此刻。

千丈之外,那婦人一臉驚恐地看向夜歡,口中一陣自喃。

“這…這傢夥居然掌握了時間層次的幻術!”

“隻不過數息間的功夫,就讓我感覺過了數載一般!”

“這等神威莫說是族中的老祖了,想來,除了大荒域那位大能,根本無人能施展了吧?”

“難道,此人乃是大荒域那位的後人?”

夜歡見到對方不肯離去,卻是站在那裡發呆,不由得扭頭遞過一個詢問般的眼神。

“怎麼還不走?是打算留下來吃飯嗎?”

那婦人聞言嚇得一個激靈,逃也似地跑開了。

一邊跑,還不忘朝著夜歡靈魂傳音提醒。

“這位少俠,如果你要去岩漿海禁地,我勸你多帶點人,那裡現在被應龍一族的人圍了起來!”

“傳言,那裡能找到盤古界火的痕跡!”

“聖域和大荒域許多勢力都派人去那了,以你的實力就算是去了也是送死!”

……

聽到這話,夜歡不由得一怔,剛纔他讀取對方的記憶,也不過是刻意尋找有關戒指的一部分。

如果是強行讀取他人的記憶過多,難免形成混亂,對自身並不是一件好事。

聖域幾乎每一年都會出現,有修煉者覺得讀取他人記憶有趣,濫用靈魂拷問,使得自己意識錯亂,走火入魔者。

上一世的自己也在冇有辦法的情況下,讀取了上百人的記憶。

後來渡劫關頭,他便感受到外來記憶與自身記憶難以分辨,從而造成阻礙的事情。

直到後來,他的靈魂力修為達到半神初期,對靈魂法則有一定參悟後。

強行抹除了一部分無用的記憶,這才使得日後的修煉更加穩固!

所以,這個有所針對性的靈魂讀取技能,還是頗受夜歡喜歡的。

“岩漿海有盤古界火出現的痕跡?”

“那便更應該去那裡走一遭了。”

一念至此,夜歡直接通過傳送大陣鎖定秦起的位置,靈魂傳音道:

“秦起,赤字號遺蹟山脈往南萬裡之遙,有一片方圓近百萬裡的岩漿海!”

“你帶人去那瞧瞧,五點鐘方嚮往裡深入千裡,曾經出現過小三燭燈兒的身影。”

“發現其動向後及時告知我!”

“另外,大荒域的許多勢力可能去那調查盤古界火的訊息了,一併探查下!”

……

“是!夜老大!”秦起應了一聲,一把捏碎手中掐著的一位武神宗弟子的頭顱,便帶人直奔岩漿海而去。

夜歡收起攤位上的藥材和戒指,就要轉身離去。

恰在這時。

不遠處一道嬌喝之聲傳來,卻是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喂!臭小子,居然敢在東聖城大庭廣眾之下,公開搶彆人的東西!”

“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快把那仙品駐顏丹丹寵交出來,不然,本姑娘可饒不了你!”

夜歡扭頭望去,發現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前段時間跟自己打賭輸了的貔幼兒!

貔貅族的刁蠻小公主!

此刻的他又幻化了另外一番容貌,對方顯然是冇能認出自己來。

“哦?這戒指本來就是我的,我拿回自己的東西有錯嗎?”

此言一出,那身材高挑,上身鼓鼓傲人的貔幼兒卻是氣不打一處來!

“胡說八道,這東西是你的?真是恬不知恥!”

“實話告訴你,這戒指乃是我師尊大人的,先前那麼丹藥也正是出自我師尊之手!”

“你再不把它交出來,信不信我把師尊大人喊來,好好地教訓你這個貪婪的傢夥!”

“他老人家的煉丹術,如今在聖域可是人儘皆知的。”

“連有著第一丹師之稱的狻鶴群,都冇有給我師尊提鞋的資格!”

夜歡聞言不由得來了興致,他千年不回聖域,卻是不知道聖域又出來這樣的煉丹高手。

“哦?實不相瞞,我最是喜歡煉丹,不如你把你師尊請來,我們切磋一二!”

“他若是能贏我,這丹寵我雙手奉上!”

“不知道你師尊姓甚名誰,是在遺蹟山脈得到了哪位上古大能的傳承嗎?”

說著,夜歡還朝那貔幼兒行了個拱手禮,一副求賢若渴的模樣。

見到夜歡語氣誠懇,完全冇有了先前的傲人模樣,貔幼兒也不由得心中暗自得意。

於是乎,少女雙手負於身後,挺起更加傲人的上身,踱步道:

“哼!要說我師尊大人的名諱,如今在聖域可是如雷貫耳,說出來怕是要嚇死你!”

“我勸你還是乖乖地把丹寵交出來,免得他老人家來了,把你嚇得跪在地上失了麵子!”

夜歡聞言扭頭看向一旁的囚無牢和太古祖龍,對方也是麵麵相覷,完全猜不出那神秘人的身份。

“不要賣關子,要是冇有這號人,就不要故弄玄虛,嚇唬人!”

“我看你資質平平,根本就不像是有高人願意收你為徒的樣子!”

說著,夜歡扭頭就要離去。

見到這般情形,貔幼兒登時不樂意了,急忙一個閃身雙手伸開,攔在夜歡麵前。

後者見狀急忙止步,可是,身後跟隨的囚無牢不知是有意,還是真的冇收住腳,一下子撞在夜歡身上。

後者身體前傾,硬生生跟那一對鼓鼓之物撞在了一起。

軟彈軟彈的感覺湧上心頭,妙不可言!

即便以夜歡的定力都忍不住一陣新潮盪漾!

“你…你占我便宜!知道我是誰嗎?”少女急忙後退幾步,怒指夜歡,一臉羞憤的樣子!

“對不起,是我朋友不小心,我也是無心之舉,隻怪你太魯莽了,衝上來距離我太近!”夜歡聳聳肩一副無辜的樣子。

見到少女絕美的容顏隻是一陣羞紅,卻又不知如何是好,他急忙岔開話題。

“快說說吧,你那子虛烏有的師尊是何方神聖,若是冇有這麼一號人,我就要走了!”

少女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要乾什麼。

“哼!誰說子虛烏有了,說出來嚇死你!”

“你聽好了,我師尊姓夜名歡,乃是昔日的妖傀宗聖主重生!”

“前些時日我們在謫仙閣前打賭,我們不打不相識,我輸了一家店鋪給他,事後他覺得我資質不錯,就收我為徒了!”

夜歡聽到這話,不由得僵在原地,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真是人紅是非多,任他怎麼也冇想到,對方口中的師尊居然就是自己!

不過,這些年假冒他徒弟的人可不在少數,假冒他重生的人都不止成千上萬。

夜歡無奈地搖搖頭,卻是無意再理會對方,就要離去。

那貔幼兒見到對方不信更是比之前更加惱羞起來。

“站住,你這搖頭是什麼意思?”

“可是看不起我師尊嗎?”

“我不是看不起你師尊,而是看不起你,以你的資質,可不見得能入對方的法眼!”夜歡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之意。

圍觀的人群中也不合時宜地傳來一陣質疑之聲,顯然都對這少女的話有所懷疑。

畢竟,這千年來假冒夜歡傳人,招搖撞騙者幾乎不計其數。

那貔幼兒不過是一位二品煉丹師,在煉丹方麵的資質,幾乎是稀鬆平常。

哪有資格拜在夜歡的門下。

聽到眾人的議論之聲,少女變得更加羞惱起來。

“你們彆門縫裡看人,把人看扁了!”

“當日我師尊之所以冇有要那百億靈石,就是因為看中了我的天賦!”

“不信,你敢跟我打賭嗎,就賭你那枚駐顏丹!”

“我拿這枚金卵跟你賭,它還是師尊他老人家送給我的,金貴著呢!”

少女昂首挺胸,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說著還有模有樣地取出一枚小水缸大的赤金色金疙瘩,作勢要賭的樣子。

夜歡隻當她是麵子上抹不開,耍小孩子脾氣,也並不當真,就要扭頭離去。

恰在這時。

太古祖龍麵色一變,旋即一臉戲謔地朝那金卵努了努嘴。

夜歡仔細檢視之後,不由得當場怔在原地。

“這…這是一枚上古食金獸的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