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不大。

成丹環節將至。

這是煉丹過程中,從外界調用靈力最多的一次。

也是大部分丹師,最後一次提升藥力品質的機會。

狻鶴群早就有所準備,他心知自己不可能在爭奪靈力方麵取勝,便暗中準備了大量的魔毒!

隻要夜歡從周遭調用靈力,他便伺機將魔毒釋放。

到時候,丹藥中的藥性被破壞,丹藥自己就變成了廢丹。

果然。

成丹開始,夜歡意念催動,一個碩大氣旋形成,方圓百裡的靈力都滾滾而來。

浩瀚的靈力如同滂沱的江水一般朝著夜歡的丹霞鼎湧入。

驚人的一幕也著實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飽眼福!

就算是之前的狻鶴群,調用的靈力也不過十數裡地。

夜歡這一枚丹藥,居然就把方圓百裡的靈力都引動了,其丹藥之神威可想而知。

狻鶴群見狀心中暗喜,手掌翻動間,一股股無形的魔毒悄然釋放。

這魔毒乃是惡魔族特有,在氣體狀態下無色無味,幾乎很難被髮現。

最關鍵的,狻鶴群釋放的魔毒品質已經達到了極致七品,是新一代魔神‘索羅門’親自賜予他的!

就算是半神強者將其吸納,也非死即殘!

甚至,這種層次的劇毒,已經具備威脅準神的能力。

要知道,那魔毒可是像魔氣一樣,可以吸收天地之力,自行成長、轉化的!

與夜歡體內的萬毒之源,有異曲同工之妙!

眼看夜歡毫無防備地將其吸納進丹藥之中,狻鶴群不由得心中暗喜。

他知道,隻要給這魔毒十數息的時間,它就可以將其餘的藥液都染為劇毒。

到時候,藥效消失,夜歡煉製的便是廢丹一枚。

然而。

驚人的一幕,卻是直接使得那狻鶴群麵如死灰。

就在丹球凝聚而成的刹那,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變得烏雲密佈。

厚實的雷雲從空間亂流中湧出,越聚越多,直至變為十彩之色!

“我的天呐,聖彩渡劫祥雲!”

“極致八品層次!”

“這丹藥到底是具備了何種奪天地造化的恐怖神威,居然引來了這種層次的雷雲!”

圍觀的眾人不乏眼光毒辣者,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狻鶴群見狀更是眉頭緊鎖,這種品質的雷霆,那是他一輩子也不敢奢求的。

除了一千多年前,他有幸見到自己的師尊引來過幾次這樣的雷雲,這千年來他卻是第一次見到聖彩渡劫祥雲。

他心中暗叫不好,若是讓這等品質的雷霆之力淬鍊丹球,內部的魔毒非被淨化掉不可。

一念至此。

狻鶴群也不再有所保留,將儲物戒指中積蓄的大量魔毒一股腦地全部釋放出來。

夜歡見狀卻是隻是淒然一笑。

下一刻。

意念催動間,丹爐內鬥彩妖凰火的火焰之力被催動。

唳!

一聲嘹亮的啼鳴聲響起,響徹天際,彷彿是一隻源自太古時期的元鳳在鳴叫。

聲音如醍醐灌頂,透徹心扉!

泥丸宮中沉睡的神魂,都有種要甦醒的感覺!

這正是鬥彩妖凰火覺醒神魂、引動丹變的神威所在!

緊接著。

虛空中的厚實雲層彷彿感受到了召喚一般,大量的彩色雷龍不同的來回翻騰。

不一會,便孕育出一道道恐怖的黑色雷霆巨龍!

“黑魔雷!要發生丹變了!”

“我的天呐,半神階強者渡劫也不一定能引來的恐怖存在!”

“極致九品層次!”

“這夜歡是不想活了嗎?居然敢招惹這種層次的雷龍!”

“看那黑魔巨龍的威力,尋常的半步半神強者受其一擊,也得被當場轟殺!”

“這傢夥可真是個瘋子,區區玄天帝一品,就能引來極致九品的黑魔雷!”

……

眾人議論紛紛,完全被夜歡所展露出的恐怖天賦所折服。

一旁的狻鶴群本來還想再搗亂,見到這等雷霆被招出,登時就嚇得接連倒退,遠遠地躲在囚牢壁壘處。

“夜歡,你可真是個不知死活地東西,這種層次的雷霆,非一擊將你斬殺不可!”

“你為了贏老夫可真是煞費苦心呢!”

“冇有新增高品質的丹液,就能引來這等丹雷,說你不是我的師尊大人,我都不信!”

“可惜了,天狂有雨,人狂有禍,還是讓老天爺幫我收拾你吧!”

……

狻鶴群麵露瘋狂之色,已然做好了看熱鬨的準備。

然而。

夜歡下麵的舉動,確實再次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眼看那百丈有餘的黑色巨龍呼嘯而至,夜歡非但不閃不避。

相反,他卻是連靈力護鎧和空間護衣都冇有招出,任憑那黑色的雷霆狠狠地砸落在他的肩頭。

轟!轟!

如雨般的雷霆巨龍落下,每一次轟落,都使得夜歡的身軀一陣劇烈的顫抖。

甚至,細心的人不難發現,雷霆落下之時,夜歡的肩頭都被轟得皮開肉綻。

可是,當雷霆之力消散之後,其肉身又會以一種近乎恐怖的地步迅速修為。

一些心念不堅定的人甚至以為自己看到的是幻覺。

隻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如今的夜歡,隨著修為的提升,煉體術已經達到了九重境中期!

雖然還冇有達到不壞不滅的地步,但是,肉身的承受力,已經絲毫不弱於身著空間護鎧的玄天帝五品強者。

最關鍵的,他長期接受雷霆和火焰的鍛體洗禮。

對雷霆已經具備極強的免疫力。

若是在不借用護鎧防禦的情況下,尋常的半步半神強者,也未必能在這方麵比得過他。

不僅如此。

每一次雷霆之力落下,他的肉身都能藉機吸收大量的極致九品雷霆。

雷屬性房間內的煉靈大陣,更是被催動到極致,開始貪婪般地吸收著這罕見的雷霆。

漸漸地。

虛空中的雷霆已經變得稀疏,雷霆再次落下之時,已經傷不到夜歡分毫,隻是會將其身形轟得一個踉蹌。

然而。

那看似搖搖欲墜的瘦削身影,卻是硬生生地將每一次攻擊都扛了下來。

伴隨著雷霆的落下,其丹爐中的丹球,更是被刻畫上一道道的丹紋。

直到虛空中的雷雲徹底消散。

丹爐中的丹球之上,已經浮現八道絢麗無比的彩色丹紋!

仙品八紋,太乙潤澤丹!

意念催動間,夜歡將自身的靈魂之力撤去。

唰!

一道倩影浮現,丹球直接化為一隻丹寵少女!

隱晦的氣息釋放,這少女居然有著媲美十階五品的神玄境中期修為!

至於原本隱藏在丹球中的魔毒,早就被那極致九品的雷霆,淨化為精純的靈力,化為丹球的一部分了。

其實。

早在狻鶴群最初出手的時候,夜歡便已經察覺,提前調用空間屬性靈力,將其包裹,免得感染其餘的藥力。

這種手段在他麵前,不過是班門弄斧罷了!

……

嘩!

驚人的一幕出現,在場的眾人瞬間陷入沸騰之中。

“握草,握了個大草!”

“仙品八紋太乙潤澤丹丹寵,自從妖傀宗的聖主隕落之後,這等品質的丹藥,已經足有千年多冇在聖域出現了吧?”

“此夜歡,不會就是彼葉歡吧?”

“就這小子二十歲出頭的年紀,就算是昔日的夜天帝尊也不曾有這等天賦啊!”

“這狻鶴群終究是輸了,那可是仙品層次的煉丹師啊,就這樣淪為丹奴了!”

“且看這夜歡怎麼用巫族大陣做出選擇吧?”

……

此刻。

狻鶴群一臉呆滯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好似丟了魂一般。

如今,勝負已分,他就算是說什麼也來不及了。

恰在這時。

腦海中那東皇祝融的聲音卻是如時響起:

“鶴群兄,生死大陣一盞茶後會判定勝負,我隻能幫你到這了!”

“因為天地法則的緣故,我不能改變勝負的結局,拖延一點時間的本事還是有的!”

“該怎麼做,你應該比我清楚!”

“不過,事後你們兩個煉製的丹藥都得歸我!”

聞聽此言,狻鶴群眼眸中異樣的神采大盛,已經滿是瘋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