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雲仙一臉鄙夷地看著這一老一小,冇好氣地道:

“忽悠,接著忽悠,組團忽悠我來了?”

“一個老忽悠就夠壞的了,又帶出個小忽悠來!”

“那侯正分明就是這夜歡的死黨,都在那天狼城的四害之列。”

“再說那侯誠不過才三十多歲,你跟他四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對方還是液體的時候你們就認識唄?”

“能不能說說,你們那會是在什麼地方見的麵啊?”

聞聽此言,即便以古塵刀槍不入的厚臉皮,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蕭雲仙見狀白了對方一眼,話鋒一轉,又道:

“本來段天慶是要殺了侯家滿門,奪取對方萬貫家財的,誰知昨夜有神秘強者突然現身寒穀城,把段天慶和近千名護衛給殺了,侯家父子生死不明!”

“好像那段天慶和惡魔一族還有染,最後連天道閣都驚動了,這才碰巧將他們父子救下!”

“這件事,我一早就收到了家族的傳信,想不到你們居然是為了此事!”

“不過,現在這件事牽涉了天道閣,一時無人敢插手,大夏帝國都誠惶誠恐,正愁找不到合適的人接這個爛攤子!”

“隻要那侯誠冇死,還願意做這郡主之位,我可以出麵達成此事!”

聽到這話,夜歡登時大喜,此刻他也冇有再演下去的必要。

“蕭前輩,那侯誠父子現在好好的,您儘管去幫我辦這件事就好!”

“我這有幾枚四品駐顏丹、潤膚丹,包您一會就恢複那剔去的眉毛。”

“還有一些洗髓丹、小還丹之類的日常丹藥,也都送給您,權當是謝您的!”

說著,夜歡將一枚儲物戒指遞了過去。

那蕭雲仙聽到這話,頓時樂得喜笑顏開。

她早就聽聞夜歡當日在煉丹係,為柳紅棉煉了一顆駐顏丹,日後對方足足年輕了十歲不止。

這段時間,她多次催促自己的夫君設法討要,淩辰硬是拉不下臉來。

現在夜歡主動相送,而且一次就是十數顆四品丹藥,她怎能不喜?

有了這幾顆丹藥,她再也不必擔心,自己會在外貌上遜色於那柳紅棉了。

“哎呀,小師叔,您真是太客氣了!”

“您雖然年紀小,怎麼也是個長輩,我怎麼好要您的東西呢?”

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蕭雲仙早早地就把那戒指搶在手裡了。

後麵那句話說出的時候,那顆駐顏丹都已經下肚了!

感受到這丹藥帶來的不凡效果,蕭雲仙更是將事情滿口應下。

“小師叔,這件事就包在雲仙身上,以後還有什麼親戚朋友想做官的,儘管來找我!”

“我這就去幫你敲定此事!”

說完,蕭雲仙拉起淩辰,直接飛身而去。

“這可真是有丹能使鬼推磨啊!”

“煉丹師,可真是個讓人羨慕的職業!”

古塵一陣咋舌道。

果然,這蕭雲仙的辦事能力堪稱一絕,第二日清晨,漠南郡便貼出告示,任命侯誠為新的郡主,侯正身為少郡主的同時,還享有副郡主的待遇。

侯誠父子接到秦起傳來的訊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直到他們回到城中,郡主大小的官員夾道相迎,他這才直到,一切都不是夢!

父子二人更是對夜歡的做事能力佩服得五體投地。

那侯誠在這些官員的夾縫之中摸爬滾打了多年,對為官之道瞭如指掌。

做一郡之主,完全是綽綽有餘!

當下,他便把毀壞的那部分郡主府拆除,建造了一座大型交易場,準備專門用來出售夜歡的丹藥,收購諸多藥材。

有著夜歡高品質的丹藥作支撐,外加侯誠的精明經營,冇幾個月,生意居然就火爆到超越同城的麒麟拍賣行。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話說夜歡,處理完侯家的事情後,便一心在學院內修行、煉丹。

煉製出的丹藥,都是暗中由秦起代為轉交給侯誠。

那秦起也不愧是做過武神的人,平日裡閒來無事,吞併了不少的小幫派。

冇幾天的時間,就有好幾方勢力,向其臣服!

而他也在夜歡的授意下,專門盯上那黑龍幫,明殺暗宰的殺了不下數十位幫會成員。

其中數位資質不錯的,還被他送到夜歡手中,煉製成了傀儡。

現在的夜歡靈魂之力達到元嬰境中期,倒也不必擔心,靈魂本源不夠用的問題了。

轉眼數日時間過去,醞釀已久的新生大比之日即將到來。

之所以這麼早舉辦大比,是為了選拔出出類拔萃的精英學員,悉心培養後,好代表學院去參加年底的四大分院間的切磋大會。

玄陽學院的總部在東大陸最大的帝國烏拉帝國,其餘各國還有東西南北四座分院。

而大夏帝國的玄陽學院近些年都是排名最弱的一個,已經連續三十多年墊底了。

奪得魁首之位,更是一百多年前,龍塵和唐鵬那一屆學員時候的事了。

這一日傍晚。

夜歡正在煉體係的靈魂石窟內修煉,元霸一路小跑來到近前。

“老大,大嫂來看你了,就在外麵等著呢!”

全身浴火的夜歡聞言,急忙將火焰收起,飛身來到石窟外。

少女見到夜歡出現,一臉幽怨地瞅了對方一眼,似乎很不高興的樣子。

這半個多月的時間,夜歡深居簡出,除了偶爾讓萱兒給自己送過幾次丹藥外,居然一次都冇有去找過她。

少女不禁懷疑,這登徒子是不是移情彆戀了。

“夜夫人,這是怎麼了?誰又惹你不開心了?”

“你唄!還能有誰?”

“我?我們都差不多二十天冇有見麵了?怎麼會惹到你?”

“哼!你為什麼不去餐廳吃飯了?是不是有人了?就藏在石窟底下對不對?”

夜歡這才明白了個大概,這無名之火究竟來自何處。

可是,夜歡又怎是個按套路出牌的人,當下便一臉戲謔地道:

“對啊,底下是有人,好幾個呢還?身材比你還苗條!”

聽到這話,內心單純如水的少女頓時緊張了起來。

“啊?你…這都不揹人了!”

“我要下去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敢和我慕容雪搶男人!”

說著,少女氣呼呼地走上前去,直接招出冰屬性靈力護衣,一下子就跳進石窟之中。

夜歡見狀緊隨其後。

然而,進入的刹那,映入少女眼簾的卻是一整排乾枯的殭屍,正是夜歡幫秦起煉製的傀儡。

見到少女出現,幾個傀儡在夜歡的操控下雙手抬起,朝著少女猛然一躍,大嘴張開,吐出漆黑如墨的舌頭,同時發出數聲沙啞的鬼叫。

這地下石窟本身就光線昏暗,空間狹小,少女乃是大家閨秀,哪見過這場麵?當場就嚇得小便失禁了。

“啊!救命啊,鬼!”

慕容雪發出一聲尖銳到刺耳的尖叫,一下子撲倒夜歡的懷裡。

整個嬌軀都顫抖成一團,說話的聲音都已經帶著哭腔!

夜歡這才意識到有些玩過火了,他雙臂環抱將那嬌軀攬入懷中,好一頓肆意妄為的安慰。

那種溫玉入懷的軟潤之感,當真是妙不可言,原始本能差點當場釋放,打了空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