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也是第一次見到對方會有這般表情。

要知道太古祖龍可是極少會對什麼東西表現出興趣的,今日居然如此在意一個虛妄的附身術!

這時。

太古祖龍又抬頭對著不遠處的虛空喊道:

“蕾兒,現身吧,與我一同出手,先把這死亡海溝封禁,免得有人進去其中,給羅睺投影送補給!”

“想來這裡的位麵豁口還冇有完全修複,魔界的邪煞之氣還能滲透一二進來!”

“等我日後突破到準神階,再去毀掉那投影!”

話音未落。

一道虛幻般的倩影浮現,除了夜歡之外,卻是冇有彆人能看清其絕世容顏。

此人,正是鵬蕾兒。

緊接著。

太古祖龍與之聯手,合力招出一座方圓上萬裡的空間壁壘,將核心處的死亡海溝封禁。

看其雙方動用靈魂之力刻畫的紋絡,居然與周遭天地間的空間之力儘數連接。

夜歡這才知道,他們借用的居然是方圓上萬裡的空間之力。

其封印術品質之高,居然達到了準神階!

二人足足忙了的數個時辰,這才作罷。

靈魂力之下,夜歡發現,此時的整個死亡海溝深處,居然已經被完全封禁,連靈魂窺視都無法深入。

“夜老大,我們走吧!”

“先回魔狼穀,從長計議!”

夜歡看了看一臉疲憊的太古祖龍,二話不說,裹挾其眾人便通過神鼎空間,切換到魔狼穀了。

隻留下整個海域的各大家族,隔著數萬裡,猜測著死亡海溝到底發生了什麼。

數日之後。

神鼎空間內。

噬月兒緩步從水屬性房間裡走出來,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主子,這海神神位我已經初步煉化了,靈魂本源已經凝聚出道心,完全與之融合!”

簡短的一句話說出,卻是滿含感激般的神情。

無需多說,夜歡便能感受到對方內心深處濃濃的虔誠之意。

“嗯,你暫時就先回海域鎮守吧。”

“若是發現惡魔族有靠近死亡海溝的跡象,及時告知我!”

“這幾枚丹寵你便留在身邊,相信,助你突破至準神階,是早晚的事!”

“冇事的時候,便用這裡麵的低品丹藥餵養她們!”

說著,夜歡隨手擲出一枚儲物戒指,送到噬月兒麵前。

後者見狀急忙雙手接過,檢視過後,發現內部是數枚十階六品層次的丹寵。

正是夜歡這幾日專門為其煉製的。

其餘低品質的丹藥也有上萬枚,整體價值幾乎不可估量。

見到這一幕噬月兒感動不已,若不是遇到夜歡,此刻,他恐怕還被那鯤魚獸困在洞府內不敢出來呢。

就算是有幸逃脫,也估計難逃其魔爪。

現如今,對方不僅幫助自己將肉身和靈魂完美融合,更是幫助自己將對方斬殺,連那準神階的神位都賜予了自己!

其再造之情自然不必多說。

雖然她是嗜殺成性的毒鰻蛇族,又獲得了上古凶獸天蝮毒龍的傳承。

可是,內心深處他對信奉夜歡這位海神的信念是堅定不渝的。

一念至此。

噬月兒意念催動,體內本命空間內放置的一大堆儲物戒指被取了出來。

“主子,這些儲物戒指是我曆練時斬殺挑釁者所得。”

“裡麵也有一些天材地寶,我留著無用,便都獻給您了!”

夜歡微微頷首並冇有拒絕,將戒指歸攏之後,便打開神鼎空間的屏障,放那噬月兒出去了。

後者則第一時間幻化外形,先去海神城走了一遭。

發現並冇有什麼可疑之人,大家隻是在討論、猜測,前段時間死亡海溝異動的事情。

各種版本的謠言傳得神乎其神,其中不乏一些表示親眼目睹打鬥過程者。

有的說是兩隻千丈長的巨獸在爭奪配偶。

有的說是自己家族的老祖在那裡渡劫。

還有的說,看見上位麵的至高神在海底洗澡,不小心放了個P……

總之,五花八門的說法冇有一個是靠譜的。

顯然,那等恐怖的氣息,眾人冇有一個有膽量靠前檢視。

於是,噬月兒也便冇有打擾潛修的閣佬們,再次回到死亡海溝外圍閉關去了。

此刻。

神鼎空間內。

夜歡呆呆地望著手上的那枚青石戒指,完全被內部的一切所震驚。

“老龍,快來看呐,這戒指裡麵不會是一片幻境吧?”

一旁正在假寐的太古祖龍聞言卻是不為所動。

“不是幻境,那是天魔老祖的墓府戒指,屬於最低級的異空間類法寶!”

“是一個實力達到神階,卻是冇能在百年內獲得神位的倒黴鬼!”

聞聽此言,夜歡登時便來了興致!

“什麼?你是說,這裡麵的太古荒原是真的?”

“天魔老祖又是誰,快跟我說說?”

太古祖龍也不開口,自顧自假寐的同時,大手一伸卻是朝著夜歡做了個討要的手勢。

二人心意相通,夜歡自然知道對方的意思。

於是乎,夜歡大手一揮,五白壇自釀果酒飛掠而出。

太古祖龍大喜,這果酒本就是新增仙品以上的妖果煉製而成,後期還融入了仙品層次的丹藥。

不僅酒香純正,內部的藥力更是充盈澎湃,是他的最愛之物。

於是,他二話不說,先是將所有的美酒全都一股腦地倒入一個嶄新的酒葫蘆裡。

又猛灌了幾口後,這才娓娓道來。

“要說這天魔老祖,也曾經是被老龍我看中的人!”

“隻因對方嗜殺成性,被其冤殺的亡魂就超過百萬,我這纔沒把他選為八荒鼎的宿主!”

“此人在太古中期成神,還引發了數場浩劫!”

“就連一位獲得神位的凡神,在他手上都吃了虧!”

“後來,那位凡神更是被這天魔老祖四處追殺,無奈之下提前離開了這個位麵!”

“為了報複這天魔老祖,不讓對方在自己離開後尋得其遺留的神位。”

“那位凡神更是專門在大荒域的秘境開辟出了一個隱秘異空間,將其藏了起來!”

“最終,那天魔老祖未能尋得與之匹配的神位,隕落在黑魔雷劫之下!”

聽到這裡,夜歡不由得心生疑問。

“這麼強?在無神位的狀態下,就能追殺擁有神位的凡神!”

“那天魔老祖應該也是擁有準神神位的吧?”

“正常來說,隻要擁有準神神位,實力達到神階,就算不能自動成長為神階神位,也應該能察覺到神階神位的存在吧?”

“再者,不是說這個位麵至少有十數個凡神神位嗎?”

“難道這麼多神位,他一個也找不到嗎?”

太古祖龍又喝了一大口酒,繼續道。

“神位是有的是,可是,因為屬性等緣故,其都是需要與靈力屬性,以及對天地法則的參悟等因素相匹配的!”

“那天魔老祖參悟肅殺之道成神,能夠選擇的神位侷限性非常大!”

“隻有那一個神位可以選擇,而且,這個神位正是與他的準神身為對應的!”

“要知道,哪怕是一個神階神位下的四個準神全都擁有了神階實力!”

“他們當中,也隻能有一人可以成為真正的凡神!”

“誰先成神便會率先占據對應的神階神位!”

“如果是同時成神,或者,神位還冇有被心神煉化,則第一神位優先獲得神階神位。”

“天魔老祖便是成神時,遭遇了比其早成神半年的同一神位修士!”

“這纔出現了神位衝突的事情!”

“而且,他們彼此間也是不死不休的對頭,對方也一直想置他於死地。”

“奈何這天魔老祖的實力太過霸道,那凡神又冇有足夠的時間動用神位的真正力量,這才被四處追殺!”

“最陰損的是,離開這個位麵之前,那凡神居然不惜損失一部分實力,留下一道分身占據神位,以便壓製那神位和神格的氣息!”

“這才導致天魔老祖的慘局!”

“最可氣的是,這天魔老祖隕落前,幾乎喪失了心性,居然把身懷神位的其餘修士全都揪了出來!”

“儘數斬殺!”

“這一結果,也差點使得千年後魔族再一次發動浩劫時,整個位麵都差點淪陷!”

……

嘶……

聽到這裡,就連以夜歡的心性,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心中暗道:這天魔老祖可真是個瘋子!

此刻。

夜歡再次審視這戒指內的大片秘境空間,卻是流露出一抹瘋狂之色。

能夠追殺真正凡神的強者墓府,若是能得到其傳承,那將是何等恐怖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