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

一道身材修長,滿頭紫發,身著藍紫色妖豔長裙的女子浮現。

這女子生得雖然算不上國色天香,倒也清秀。

最關鍵的,對方水蛇般的流線型腰肢,卻是有些勾人心魂,挺翹之處也都頗為完美。

“哼!就你們幾個相互間那點巴不得吸乾對方精血的交情,居然還好意思在我麵前裝好兄弟!”

“真拿老孃是傻子,會被你那莫須有的義氣感動?”

女子自言自語間,已經來到了夜歡幾人百丈開外的區域。

這樣的距離,對於半神階的強者來說幾乎是心念轉動間,攻擊便可到達。

就連太古祖龍見狀都眉頭緊鎖,以他如今的實力,居然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般的氣息。

“極致七品的劇毒,外加極致五品的水屬性、暗屬性靈力,你到底是什麼人?”

聽到太古祖龍這話,那妖豔女子也不由得眉頭緊鎖。

“極致八品的火屬性靈力,上古二代品質的祖龍血脈!”

“這個位麵居然還有這種層次的強者?”

“還好你的修為隻不過是半神初期,不然的話,本座還真就奈何不了你了!”

“我放你們一條生路,把這小子留下,其餘人趕緊滾!”

說著。

那女子玉手深處卻是直指夜歡。

說話間,一條紫黑色的分叉長舌吐出,貪婪般地舔舐著自己的紫唇。

對於夜歡的覬覦之心毫不掩飾。

嗡!

太古祖龍勃然大怒,身形一陣變幻直接化為一隻兩百丈的巨龍,騰騰的氣息釋放,猛撲那女子而去,傲然的聲音響起,震耳欲聾!

“哈哈,好狂妄的丫頭,不過是一隻得到了上古二代天蝮毒龍傳承的海蛇罷了!”

“居然敢在老夫麵前囂張,今日我勢必殺你!”

恐怖至極的威壓襲來,那女子好像被一座大山砸中一般,不堪承受。

下一刻。

她便搶在太古祖龍衝來之前,一個閃身陡然消失在原地。

“該死,你的靈魂品質,居然達到了太古階!”

“這…這怎麼可能?”

“不是說,太古階的血脈和靈魂,早在數十萬年前的一次次浩劫中,消耗殆儘了嗎?”

“你是從何處得到這龍魂的?”

“若不是我的靈魂和這新肉身還冇有完全融合,先去與那人打鬥時又受了不弱的傷。”

“否則,憑藉上古二代的血脈定然與你分個高下!”

“你們等著,等我傷勢恢複,服下這地坤墨玉果,再與你一戰!”

“可惜了,本打算養好傷,回海神城找個不錯的煉丹師幫我出手的!”

“這樣一來,倒是浪費這麼一顆寶果!”

說著,那女子就要捧起麵前那枚漆黑如墨的玉果吞服。

正是那地坤墨玉果。

因為其特殊的暗屬性靈力,具有一定的吞噬能力,可以輔助新增其他屬性的妖果一同服用。

最關鍵的,這地坤墨玉果天生就具備輔助肉身和靈魂融合之效。

而且,還對神魂具有極強的滋補之效。

對於剛剛吞噬了天蝮毒龍精血的蛇女而言,是極好的補品。

然而。

就在她即將吞服那藥果之時,夜歡焦急般的聲音卻是如時響起:

“前輩,且慢!”

“我是一位仙品煉丹師,我可以幫你將其煉製為一枚仙品五紋太乙融合丹!”

“其效果可比你直接將其服用強上太多太多了。”

“而且,我這裡還有一些殘餘的墨玉須菩提,還有七千年份的龍血果,將其新增在內,對你將大有裨益!”

呼喝的同時,夜歡還順手將那幾株妖果取了出來。

那蛇女見狀一臉警惕地看向夜歡。

“我憑什麼相信你?我先將修為提升,殺了他們幾個後,再將你強行奴役,豈不更加安全!”

“萬一我將這妖果給你,你把它私吞了怎麼辦?”

夜歡聞言稍作思量,他扭頭跟太古祖龍遞了一個眼神,這才大步向前,來到小靈陣前道:

“這樣吧,如果你信得過我,可以獨自將我招進陣中,我親自為你煉製丹藥!”

此言一出,那女子變得更加警惕了起來。

“為什麼?你難道就不怕我直接將你馴化,你到底打得什麼鬼主意!”

即便是以那蛇女半神後期的修為,居然被夜歡的詭異行為所震懾,一時間不敢將其招入靈陣之中。

夜歡見狀雙手一攤,聳了聳肩道:

“我能有什麼壞心思,就是覺得與前輩有緣罷了!”

“而且,我覺得我們可以成為朋友,日後可以隨時隨地幫您煉丹!”

“又何必把事情鬨得這麼僵呢?”

那蛇女聞言嘴角卻是一抹狡黠的弧度挑起。

下一刻。

嗡!

一股狂暴的空間波動湧來,直接將夜歡強行拖入到靈陣內部。

“哈哈,狡猾的人類,你是怕死了吧?還非得說的這麼大義凜然!”

“實話告訴你,本座不僅不會放過你,就連那太古級的龍魂,我也誌在必得!”

“靈魂奴役!”

嗡!

喝聲落下,一股恐怖至極的靈魂之力席捲而來,直接將夜歡的頭顱儘數籠罩。

那蛇女居然直接動用半神初期的靈魂力,要強行將夜歡馴化!

囚牢之外,幾人見到這般場景,無不嚇得魂不附體。

花仙子更是一個閃身來到大陣壁壘前,麵露焦急之色。

然而。

就在那浩瀚的靈魂之力襲來之際,夜歡的嘴角卻是一抹詭異的弧度挑起,麵露狡黠之色。

下一刻。

“海神墓碑!”

“靈魂撫慰!”

轟!

一座無形的藍金色墓碑從夜歡的眉心迸發而出,狠狠地朝那蛇女砸去。

後者見狀大驚,有心想要調用靈魂之力抵抗,卻發現,那墓碑之上璀璨無比的藍金色光輝灑落,如同一座座大山壓來一般。

恐怖的威壓之下,就好比是神冥從上蒼俯視,使得她不敢有半分反抗之心。

緊接著。

他便感受到一股直觸靈魂的撫慰之感,內心深處,一股虔誠之意湧來,心中對夜歡的敵意瞬間消失。

驚人的一幕出現,蛇女登時大驚!

“啊?這…這是海神大人的墓碑,你…你居然得到了老海神的傳承,獲得了他老人家的神格和神位!”

“前段時間,我曾經感受到海神之位易主,本想回去檢視,奈何被那鯤魚獸所傷!”

“弟子海神閣閣主噬月兒,叩拜海神大人!”

“不知是師尊大人的傳人至此,剛纔多有冒犯,還請海神大人恕罪!”

妖豔女子跪伏在地,虔誠之心夜歡清晰可見。

早在他進入這座大陣之初,他便已經感受到陣中有一股極強的信仰之力湧出。

他本以為內部會有一群海神的信徒。

直到這蛇女出現,他才發現對方居然憑藉一人之力,便給自己提高了尋常數十萬人還多的信仰之力。

藉助海神神格的探查,他還發現,對方的靈魂深處,信徒之種已經完全成熟。

對方居然是自己最虔誠的頂級信徒。

聯想到之前對於海神閣閣主的種種傳聞,夜歡便猜到了對方的身份。

隻是,這女子的實力太強,靈魂力修為都達到了半神初期。

若是她全力反抗,完全有能力暫時隔絕海神之光的壓製。

這個時候,夜歡貿然暴露自己的身份,極有可能會出什麼亂子。

而且,就算是有太古祖龍幫助,將其製住,也難免會傷了這位得力的助手。

這是夜歡最不願意看到的。

故此,他這才冒險進入洞府的,等對方打開泥丸宮的禁製,對自己施展靈魂奴役,防禦出現漏洞時,趁機動手。

正常情況下,對方憑藉自己半神階的靈魂力修為,定然是不會對一個神玄境後期有所防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