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他們誰都冇有想到,不過一個多月之後,夜歡就真的派上了用場。

若是冇有這拳套的輔助,在不動用大殺招的情況下,想來,夜歡還需要多花些力氣纔可以。

這一擊夜歡也動用了全力,玄體遁靈的所有體力都被調用出來。

施展的也正是蠻荒拳的最強一擊。

隻此一擊便把對方的一顆腰子轟為血水。

……

那畢炎也不愧是頂級高手,受了重創之後,居然強行調用神玄境後期的靈魂之力,將那一部分的痛覺感知強行遮蔽。

“臭小子,我殺了你!”

“畢方浴火,神鳥啼魂!”

唳!

一聲嘹亮至極的啼鳴聲響起,彷彿能夠洞穿眾人的靈魂一般。

眾魔狼聞之全都感覺腦海中出現短暫的眩暈之感。

鸞鳳兒見狀信手一揮,直接招出一座空間屏障,將眾人擋在後麵。

說起來,青鸞族和神鳥畢方族,都是元鳳一脈的後人。

她自然對這啼鳴聲很少熟悉。

那是一種可以透過一切防禦,直接作用在敵人靈魂本源的攻擊手段。

有著鬥彩妖凰火的輔助,啼魂效果威力更勝三分。

即便是對夜歡的靈魂品質有著一定的信心,鸞鳳兒還是暗自為對方捏了一把汗。

若不是擔心夜歡不悅,她早就忍不住出手,一擊將這畢炎當場斬殺了。

一旁觀戰的驪冪兒更是黛眉緊鎖,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隻是,夜歡的秉性他們都清楚,這種時候貿然插手,無異於打對方的臉。

無奈之下,二女隻得袖手觀戰。

不過,若是夜歡真的遇到什麼危險,她們一定會不顧一切出手,將那畢炎廢掉的。

對於自己屢試不爽的全力一擊,畢炎也是有著絕對的信心的。

這是一種靈力和靈魂力雙重作用的天賦武技,隻要鎖定了敵人就會令對方防不勝防。

他有絕對的信心,夜歡受此一擊,就算冇有被擊殺或者昏厥,短暫的遲疑是必然會有的。

果然。

就在那啼鳴聲落罷之後,他驚喜地發現,夜歡身軀猛然一僵,雙眸一滯,直接呆在了原地。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下一刻。

畢炎直接掄起鳳鉤爪,猛擊葉歡的頭顱。

噗!

一團血霧升騰而起,夜歡的頭顱被他眼睜睜地看著擊得粉碎!

“哈哈,不是殘影,我贏了!”

“你們要履行諾言,放我離……”

然而,不等他話說完,他卻是驚愕地察覺,右側的肩膀處一股令人暈厥的劇痛之感襲來。

他扭頭望去,整隻臂膀居然被齊根轟斷。

此刻,那十數丈長的臂膀,正抓著那鳳爪鉤緩緩地跌落地麵。

對麵不遠處,清冷般的聲音傳來,他驚愕地發現,原本被自己擊潰的頭顱,居然又完好無損的出現在夜歡的脖頸間。

“劇痛果然能讓人從幻術中脫離出來!”

“看你這份表情,不會是還冇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吧?”

說話者正是夜歡!

那畢炎聞言一臉憤恨地盯著對方,僅存的左手急忙捂住右肩部,靈魂之力也調用出來,招出空間壁壘,強行將瀑布般的血液封堵。

“你…你不過區區神玄境中期,靈魂力遠不如我,怎麼可能對我施展幻術!”

“我根本就冇有察覺到你的靈魂力波動,一定是有人暗中出手幫了你!”

“葉歡,你也是昔日的妖傀宗聖主,居然玩不起!”

“哈哈……”夜歡發出一聲仰天大笑。

笑聲中摻雜的輕蔑之意毫不掩飾,上位者的氣息釋放,在王之蔑視域場的籠罩下,那畢炎就感覺自己像一隻小醜一般,被對方俯視!

“我玩不起?”

“我夜歡與人決鬥,何曾需要過彆人插手?”

“你說的靈魂品質不如你,那就讓你感受一些靈魂震盪的威力!”

“靈魂震盪!”

喝聲落下,一股浩瀚無比的靈魂之力便從夜歡的泥丸宮中湧出。

化為一隻無形大手直接將畢炎的頭顱包裹。

下一刻。

後者驚愕地發現,自己的靈魂本源居然不受控製地開始劇烈震盪起來。

伴隨著夜歡口中的龍吟之聲響起,震盪的頻率也變得越發恐怖。

不過數息的時間,就達到了畢炎的極限,靈魂本源瀕臨潰散。

眾人驚愕地發現,那畢方的身軀居然也不受控製地劇烈動盪起來。

許多人都不明所以,完全搞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

“等等等…等一下!”

“不不不…不要殺我!”

瀕死之際,畢炎拚儘全力發出一聲哀求之聲。

緊接著,令他冇有想到的是,夜歡居然真的停手作罷。

他本以為夜歡真的要放過自己。

然而。

對方後麵的話說出口,卻是直接將其拖入無情的深淵。

“就這麼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我說過,要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我相信,用不了太久,你就會求著我殺了你!”

“死亡終將會成為你的奢求!”

言罷。

夜歡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

緊接著。

嘭!哢嚓!

嘭!哢嚓!

一陣陣鐵拳砸落的聲音,伴隨著清脆的骨裂聲響起。

密集如雨點般的鐵拳砸落,不過數十息的時間,就將那畢炎的全身骨骼,都轟成了粉末性骨折。

此刻。

後者身軀癱軟如一團爛泥一般,懸浮在虛空之上。

夜歡這才意猶未儘地收起拳套,隨手取出一對鋒利的剃刀,丟給一旁的兩尊傀儡。

“張三、吳四,我要一副完整的神鳥畢方骨架,不得少一片骨頭渣!”

“給我找清楚了,擺在那邊!”

“若是骨架不夠完美,我就拿你的骨頭來湊!”

“但是,有一條,若是骨架湊齊前,人若是死了,我就殺了你們!”

後麵的那個殺字夜歡語氣格外加重,一副十分認真的樣子。

張三、吳四聽到這話,登時就嚇得一個激靈。

本身就智商不太高,還有些笨手笨腳的他們,登時就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老大放心,我們一定好好找!”

“快快快!你剔腳,我剔手!發現人不行了,趕緊給他吃醒神丹,那玩意不僅提神,還能吊一口氣!”

“好的,三哥,我聽你的,可是,我們為什麼不給他吃大還丹呢?”

張三聞言狠狠地在吳四屁股上拍了一腳。

“你蠢呐,吃大還丹不得長骨頭啊,多出來的你往哪放?”

“拚不好,信不信夜老大殺了你!”

“我們現在實力比起子哥差老多了,冇發現老大都不怎麼搭理咱了!”

“一定是老大覺得咱哥倆冇用了,想找機會除掉咱,可得打起精神來!”

“好嘞,好嘞,我知道了,快找吧,多劃兩刀,找仔細點。”

“對了,把裹腳布拿出來,先把嘴堵上,不然肯定喊很大聲,剛纔那一嗓子可紮耳朵了。”

一陣過分解讀之後,兩兄弟一頓忙碌,把那畢炎的嘴裡塞得滿滿的。

至於對方的靈魂本源,早就被夜歡提前封鎖了。

以免對方自燃靈魂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