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麵沉如水,一臉冷厲地朝那畢炎走去。

就在剛剛,他已經讓萱兒,將數枚仙品五紋大還丹丹寵送入洞府中。

雖然確定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並無生命之憂。

可是,從萱兒的靈魂波動上,他已經捕捉到那血腥的一幕。

泛著霞光的鮮血足足染紅了大片埋骨地洞府。

人形狀態下的諦謫仙麵色蒼白如紙,高高隆起的腹部也在劇烈的起伏著。

好似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在痛苦地掙紮般。

如今,罪魁禍首就在眼前,夜歡定然不會輕易讓對方死去。

“鳳兒,放他出來!”

簡短的幾個字說出,眾人已經感受到其話音中壓抑的殺伐之意。

那眯成縫的一對冷眸中,散發的卻是自帶凋零般的末日光輝。

“歡哥,他有著十階八品修為你小心點!”鸞鳳兒聞言急忙揮手將那畢炎周遭的囚牢撤去,還不忘關心的提醒一句。

後者見狀登時便有些六神無主起來。

聽到鸞鳳兒對夜歡的稱謂,畢炎扭頭又看了看一旁的驪冪兒,還有秦起的一大隊傀儡。

突然。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一個驚恐般的念頭在腦海中閃過。

“你…你纔不過二十多歲,她身為青鸞族的族長,居然叫你一聲歡哥!”

“還有這驪冪兒,還有這傀儡大隊,這一身煉丹術!”

“啊!我…我知道了!”

“你…你是葉歡,那鸞鳳兒千年前的老姘頭,昔日的妖傀宗聖主。”

“你居然真的重生了,前幾日,狻鶴群還懷疑你可能是葉歡的傳人!”

“原來你就是夜歡,你帶著八荒鼎再入輪迴重生了!”

“可是,你…你不能殺我,我祖父乃是丹神宗的宗主,我們的附庸勢力眾多,已經不是如今的妖傀宗能夠抗衡的了!”

“你若是殺了我,一定會惹禍上身的!”

……

一邊恐嚇的同時,畢炎接連倒退,卻是不敢靠近夜歡。

他不知道自己是被葉歡昔日的名頭嚇到了,還是被對方周身那股莫名的域場所震懾。

反正,此時此刻,他從葉歡身上感受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眼看夜歡步步緊逼朝自己走來,畢炎終究是真的有些怕了。

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真的殺了夜歡,也是不可能離開這的。

“夜歡,求求你不要殺我,我是不會把今日之事說出去的!”

“我體內有一枚本源火種,是排名第二十的鬥彩妖凰火,這是由太古神獸元鳳的火焰分化而來!”

“你彆看它排名靠後,卻是有著覺醒神魂的神效!”

“若是用這樣的火焰煉製丹藥,是有概率引發丹變的。”

“隻要你不殺我,我就把它送給你的!”

“連狻鶴群都對此物有所覬覦,專門讓我分出一道二級支援火種給他!”

“就是為了煉丹時借用其神威,引發丹變的!”

……

畢炎侃侃而談,言語中已經流露出諂媚之意,直到現在,麵臨死亡之際,他才決定放下自己丹神宗少族長的架子。

夜歡聞言也不由得來了興致。

傳言鬥彩妖凰火是由元鳳的獸火進化而來,火焰催動會有鳳鳴之聲傳來,聞之有醍醐灌頂之效。

是少有能越過血脈品質,直接覺醒神魂的存在。

若是用此物煉製丹藥,形成丹寵之時,鳳鳴聲能夠誘發丹變,大幅度提升丹藥的品質。

“哦?確實是好東西,可是,我殺了你,這東西不照樣是我的?”

“我說過了,一定要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說著,夜歡再一次取出許久未曾動用的那對拳套。

如今再次戴上它,五千多斤的重量已經顯得異常輕巧。

隨手揮動間,居然執若無物。

不過,慶幸的是,之前遇到驪冪兒的時候,對方已經隨手幫自己更換了半神階的複合靈陣。

而且,

每隻拳套五千斤的增重,也能夠增加不少的分量了。

若是直接用拳頭招呼,根本不能解他心頭之恨。

畢炎從來冇見過這等怪異的武器,見到對方要跟自己動手,他也假惺惺地提醒道:

“夜歡,你不是我對手的,我不跟你打,免得傷了你!”

“你殺了我一萬多人,算上那些看熱鬨的諦聽獸,也足有兩萬多了,氣也該消了!”

“再說了,我當時那一腳大部分的勁力都被諦謫仙卸了去,威力並不大,她不會有事的!”

“夠了!”夜歡厲聲嗬斥。

清冷的聲音在王之蔑視域場的輔助下催動,直接嚇得對方一個激靈。

“你聽好了,我給你一次活下去的機會,隻要你能在我手上支撐半個時辰的時間,我就放過你!”

“當然,如果你覺得自己有本事殺了我,在場之人也不會為難你!”

“冇有人敢忤逆我的意思,隻要你有本事殺了我!”

那畢炎將信將疑地看了夜歡一眼,有心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是,夜歡的身形已經化為一道流光衝了上來。

事已至此,他也不得不放手一搏。

畢炎心中盤算,以昔日妖傀宗聖主的名頭,決計是不會騙自己的。

一念至此。

他直接身形一陣變幻,化為一隻三十丈有餘的巨型鳥人,雙翼化手,掏出一對鳳爪鉤,猛劈夜歡。

麵對一位靈力修為隻有玄帝階,靈魂力修為不過神玄境中期的人族,他還是有一定信心的。

哪怕對方是昔日的高手重生,如今冇有成長起來,也不過是紙老虎。

此時的他,幾乎有十成的信心,可以在十息的時間內斬殺對方。

至於對方所說的支撐半個時辰,在他看來,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然而。

當他雙爪揮出,準確無誤地命中在那道身影之上,嘴角不由得挑起一抹得意的弧度時。

他卻驚愕地發現,那道黑影居然被自己一爪擊得潰散開來。

不好,是殘影!

畢炎也並不是個棒槌,身為畢方族的少主,他從小到大除了修習煉丹術,也是在家族高手的對練中長大的。

也有著非常豐厚的對練經驗!

下一刻。

他便感受到後腰處一股陰風襲來。

“靠,老子可是十階八品強者,你這點小伎倆,對付十階以下的娃娃還差不多!”

“空間護鎧!”

不等話音落下,厚實的空間護鎧已經席捲畢炎的全身。

緊接著。

他對著身前的虛空猛地揮出一爪,一股空間波動過後,爪刃便出現在了夜歡的周身。

實力達到這種層次,攻擊已經可以在空間之力的裹挾下隨意出現在周遭的任意方位。

隻不過,這個過程會因為調用空間真意,存在非常短暫的延遲。

加之自身又有空間護鎧守護,幾乎是無死角全方位防禦。

顯然,夜歡這種靠身法偷襲的伎倆,並不太適合這種層次的切磋。

然而。

令他萬萬冇有想到的是,眼看自己的爪刃後發先至,即將落在夜歡身上,後者同樣冇有閃避的意思。

“龍玄護盾!”

意念催動間,夜歡直接調用浩瀚的空間、金、土三重屬性靈力,將自身守護起來。

哢嚓!

一道道火光乍現,強橫的攻擊落在夜歡周身的一道龜形護甲之上,便雙雙潰散。

對方居然憑藉玄武族的防禦技能,硬生生接下這一擊,而且毫髮未損。

隻是,令畢炎冇有想到的是。

下一刻,當葉歡的鐵拳落在自己的腰眼之際,居然有一股極其凶悍的暗勁直接透過鎧甲,鑽進他的體內,好一陣肆虐。

噗!

“我的腰!”

鑽心的劇痛襲來,畢炎高大的身軀忍不住劇烈的抽搐了幾下。

任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個玄帝階的人族,居然憑藉一擊之力,破開了他的防禦。

殊不知,這拳套上麵刻畫的複合靈陣中,就包含一座聚靈破空陣。

是專門破壞由空間之力凝聚的護鎧的。

雖然當時已經表示不怎麼用這拳套了,隻是偶爾跟黑魁對練的時候會用一用。

可是,驪冪兒還是非常細心地幫其升級了上麵的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