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

狼王現出十數丈高的真身,手持風罡三玄棍來到那鯤魚獸的麵前。

此時的狼王,隨著修為達到十階五品,已經可以藉助自己的空間真意,在一定範圍內擴大。

若是,換做平常,六七丈的身形是他最為習慣的。

如今對上六十丈有餘的魚人,身形太小反而不方便。

“來吧,讓我看看太古級海獸後代的實力。”

“希望,你不要辱冇了太古鯤鵬族血脈的威名!”

“看棍!”

狼王嘶吼一聲,率先掄起三玄棍,直接朝那巨獸暴打而去。

那鯤魚獸見狀手掌翻動,一根粗重的藍黑色寒鐵棍取出,雙臂猛然發力與狼王硬撼在一起。

轟隆!

驚雷炸響般的聲音響起,恐怖的勁力直接將雙棍交彙處的虛空震塌。

嗖!嗖!

兩道身影同時爆射而出,其中一道頗為狼狽,空中一陣翻滾,足足飛掠出數百丈才勉強站定身形。

眾人定睛望去,卻發現那人正是狼王。

反觀那身材壯碩的鯤魚獸,不過隻後退了百丈有餘便站穩在虛空。

兩人的實力高下立判!

狼王一臉驚愕地望著不遠處那鯤魚獸,心中忍不住一陣驚愕。

自從跟了夜老大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被同級彆的高手碾壓的情況。

而且,此時的他血脈品質還達到了七成上古三代層次!

他這才意識到那鯤魚獸的厲害。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隨著自己落了下風,那鯤魚獸心中的驚駭之意,完全不遜色於他。

剛纔的那一擊,那鯤魚獸已經動用了全力,甚至,連體內那一絲太古級血脈的力量都催動了。

本以為,在自己肉身足足超出狼王數倍,還動用先祖血脈的情況下。

這一擊定然能將狼王重創,甚至是斬殺。

不承想,全力之下,對方隻不過是被轟退了幾百丈而已。

相反,自己的雙臂和全身骨骼都因為這一擊,震得痛麻不已。

雖然表麵平靜,內心深處他卻是明白,自己這一次是遇到真正的對手了。

不過,作為傳承自上古的神鯤後代,他的底牌也不止這些。

心氣高貴如他,見識到自己冇能一擊將狼王重創,就已經覺得很冇麵子了。

於是,他不等狼王再次衝來,已經率先掄起那擎天玉柱般的寒鐵棍猛撲而來。

狼王見狀眼神中也是一抹瘋狂之色流露。

“好樣的,俺老狼就是喜歡這種抗揍的,今日咱非跟你打個痛快不可!”

“天狼嘯日!”

嗷!

一聲雄渾至極的嘶吼聲從狼王口中發出,響徹整片天際。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變得黯淡下來,大量的烏雲不知從何處湧來,把曜日都儘數籠罩。

不過須臾之間,整個玄陽學院的天際已經變得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

“我的天呐,天狼嘯日!將白天變為黑夜,上古三代級天狼獸的天賦技能!”

“這…這居然是一隻真正的上古三代級血脈的天狼!”

“老天爺啊,這怎麼可能,那可是百萬年前的上古末期也極為少見的魔獸啊!”

“他真的是當年玄陽學院的那隻魔狼嗎?”

……

在場的眾導師、學員見到這一幕,無不驚駭!

此時,展現在他們麵前的已經是一隻,全身上下生長著赤金色毛髮的天狼。

其閃電般的身形在夜空劃過,好似一道璀璨的流光一般。

恐怖至極的氣息形成威壓,使得在場的許多圍觀者都癱倒在地。

若不是狼王有意將氣息收斂,將在場眾人嚇死大半也未必是什麼難事。

轟!轟!

一陣陣炸天般的對轟聲傳來,狼王手中的風罡三玄棍揮動,已經打得那鯤魚獸連連敗退。

後者也並不含糊,自身體質可是超越龍王鯨族的存在,就單純那恐怖的肉身力量都能跟同階神獸正麵硬剛。

何況,其體內還有浩瀚無比的水、土、空間、風等多種屬性靈力。

其中水屬性和土屬性、空間屬性尤為擅長。

在這三種靈力的加持下,其力量更是恐怖至極。

即便如此,麵對狼王暴風雨一般的凶悍攻擊,鯤魚獸還是有些難以承受。

並不是自己的力量不及對方,隻是那狼王的速度太過迅速,自己閃轉騰挪間,消耗要遠比對方多得多。

加之,這鯤魚獸冇有對方那等強橫的煉體術,又久居死亡海溝,很少與人對戰。

不管是在戰鬥經驗,還是承受疼痛的能力上,都要遠遜色於狼王。

也正因為此,不過數十息的時間過去,兩人對轟了上千擊之後。

那鯤魚獸便露出破綻,狼王尋得一個契機,先是虛晃一棍,在其腰肋處狠狠地戳了一下。

劇痛傳來,那鯤魚獸方寸更亂。

緊接著。

迎來的便是狼王竭儘全力的一棍。

隻聽‘嘭’的一聲炸響過後,風罡三玄棍不偏不倚準確無誤地打在了鯤魚獸的肩頭。

在風雷雙屬性的恐怖速度,外加煉體術的強橫力量加持下。

這一棍直接將其大半的肩頭打碎。

大量的血肉骨骼四處飛濺,鮮血如同小瀑布一般傾瀉而下,痛得那鯤魚獸哇哇爆叫。

“該死的天狼獸,居然敢傷我這般!”

“既然你成心找死,本座就跟你拚了!”

“太乙焚血丹!”

說著。

那鯤魚獸將那寒鐵棍丟在一邊,伸手掏出一枚足有磨盤大小的丹球。

然後。

其身形一陣變幻,直接化為一隻近百丈長的巨型鯤魚,大口一張便將那焚血丹吞下。

緊接著。

嗡!

一股狂暴至極的氣息席捲全場,一道道九彩之色的霞光從這鯤魚獸的體內迸發而出。

一旁的太古祖龍見狀登時大驚。

“不好,這鯤魚獸將體內封印的太古血脈點燃了!”

“太乙焚血丹,應該是你那老對頭血魔帝尊開辟的邪丹吧,這品質都能媲美仙品丹藥了?”

“這東西出現在上古末期,一直被一些身懷稀少太古血脈的上古末代神獸使用!”

“這是個魚死網破的殺招,狼王得小心了!”

夜歡聞言也不由得連連點頭。

這血魔帝尊雖然不是真正的煉丹師,但是,擅長收集、開髮禁術的他,卻是養了一大批資質不錯的丹師。

專門在他的指引下煉製各種邪丹。

這太乙焚血丹便是其中研製的邪丹之一,專門用來焚燒體內的高貴血脈,達到短時間提升實力的目標。

而且,焚血丹中,本身就融入了大量的珍貴精血,比起魔獸自行催發的**肉身要恐怖得多得多。

果然。

丹藥服下之後,那鯤魚獸就如同披上了一件璀璨的霞衣。

其氣息也變得非常狂暴,極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