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鼎核心區域內。

靈魂力之下,夜歡驚愕地發現,千瓣蓮花的根基,已經遍佈八個空域的八個房間門口。

甚至,有些還生長到了房間內部。

八種屬性靈力,正在源源不斷地送向千瓣蓮花的蓮蓬處。

原本半丈大小的花盤,比之前更大了三分。

曲線優美的花瓣包裹在一起,形成一個花骨朵,依稀間居然對映出一個妙齡女子的輪廓。

“握草,這蓮蓬怎麼回事,怎麼變成人形了!”

“難道,這就是花仙子的神之道心?”

“難不成,我之所以能在天夢幻境中施展時間真意,與這花仙子打通神鼎靈陣還有很大的關係?”

“怪不得我感覺體內的功法運轉都變快了,調用各房間的靈力都更加得心應手了!”

……

夜歡將神鼎空間內的畫麵投射給太古祖龍看,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後者見狀眼神中卻是流露出一抹驚豔之色。

“夜老大福緣深厚,日後必見分曉!”

“你已占據天時、人和,如今隻差地利,說不定時隔百萬年,那位的夙願真的有希望完成了!”

夜歡不明對方話中意思,再去追問,太古祖龍卻是不肯多說。

恰在這時。

不遠處傳來那沃爾圖裡·帕丁森暴怒般的聲音。

“這一局不算,那娘們明明有能力戰勝這魔猿,她卻選擇留手,一定是你們耍詐,提前串通在一起!”

“此局隻能算平手!”

風清玄見狀正要上前與之爭辯,夜歡卻是搶先開口。

“無妨,今日,五局打鬥,隻要你們能贏一局,這玄陽學院的禁地便任由你們去闖!”

風清玄聽到夜歡這話,雖然覺得有些不妥。

可是,他卻是對夜歡有種莫名的信任。

不論其一身高超的煉丹術,就單純對方為自己橋接玄脈改造的功法。

加之,對方先前曾經催動八荒伏魔陣斬殺了魔王羅桑。

他就知道對方一定是大有來頭的,說不定跟當年的老祖龍玄陽都有一定的淵源。

那凱撒學院的眾人聽到這話,急忙抓住話把。

“這可是你說的,哪怕我們贏一局,你們也的讓我等進入後山禁地探查一番!”

“既然如此,學員組的最後一局,便由新學員海域的鯤魚族少主出戰!”

說著。

那帕丁森扭頭看向身旁的一位藍衣大漢。

後者身著藍金色戰袍,負手而立間頗有一番雍容華貴之氣。

聽到對方開口,這大漢飛身而起,身形一陣變幻,直接化為一隻六十丈有餘的巨型魚人。

那魚人生得頗為壯碩,身後一對藍金色的羽翼,好似一對翅膀。

堪稱魁梧的身材比起龍王鯨族的成員都絲毫不弱。

鯤魚族,乃是太古級神獸鯤的後代之一。

莫說是蒼瀾大陸的海域,就算是大荒域的幾大海域,也很少遇到這一族的後人出現。

今日得見,卻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夜歡見到這副形態,不由得想起當日自己在雪神洞府參悟時,施展雪神道心,在死亡海溝窺探到的那隻巨物。

記憶中,那巨獸身形足有三百多丈,形態跟這鯤魚獸倒也頗為相似。

他這才明白,那死亡海溝之所以被稱為禁忌之地,原來是這一族的人潛伏其中。

隻是,對方這點高貴的血脈,已經毫不遜色於大荒域的超級家族,為何會聽那帕丁森擺佈?

難道對方手上有什麼貴重的寶物?

聯想到對方可是身懷血脈帝尊頂級秘術的存在,夜歡倒也不懷疑其能力。

……

“諸位,看好了,這是我們凱撒學院新收的學員,太古神獸鯤的直係後代,壽命可以輕鬆達到數萬年的存在!”

“雖然已經傳承了上百代,體內依舊是有太古血脈留存的!”

“此人有著十階六品修為,你們哪一位學員敢與之一戰?”

聽到帕丁森對自己吹捧,那鯤魚族少主卻是變得更加盛氣淩人起來。

“我的時間寶貴,不怕死的快點上來送死!”

“到時候,仙品血蓮返祖丹的丹液到手,我還要回族麵見老祖呢!”

“帕丁森,咱們可說好了,我要的是狻鶴群之前給我展示的那隻丹寵的丹液,必須灌滿這個玉瓶!”

說著,那大漢又取出一個玉瓶比劃了起來。

透過對方的靈魂力波動,夜歡發現一隻丹寵精靈虛影浮現其腦海。

居然是一隻貨真價實的仙品八紋血蓮返祖丹丹寵。

正是出自當年的自己之手。

想來,應該是當時自己送給徒弟狻鶴群的。

他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這千年來,狻鶴群一直跟血魔帝尊還有魔族眾人勾結在一起。

想來,為了對付自己,他們直接從聖域調集人手來,難免被天道閣的人察覺。

這纔不惜花大手筆,請海域的鯤魚族出手!

顯然這等層次的強者,莫說是玄陽學院的學員了,就算是龍塵這樣的副院長,也不見得能是對方的敵手。

在場之人,除了風清玄,幾乎冇有人有必勝把握。

那可是足以碾壓聖域神獸、凶獸的存在!

“夜歡,聽聞你在海神城都頗有威名,可有本事與鯤少主一戰?”

“當然,如果你真的怕了,大可隨便找個學員上來送死!”

沃爾圖裡·帕丁森一臉戲謔地看向夜歡,出言挑釁道。

夜歡見狀隻是微微冷笑,一旁的風清玄卻是搶先開口。

“不妥,夜丹師已經被玄陽總院聘為名譽院長,已經不屬於學員之列!”

“如果有人非要與之切磋,一會導師階的比鬥可以參戰!”

眾人聽到這話無不大驚。

名譽院長,那可是比風清玄這副院長的級彆還要高的。

按理說對方還不過是三年級的學員,連畢業都冇有。

玄陽學院被稱為蒼瀾大陸第一學院,在各地都是享譽盛名的。

這麼一頂大帽子扣在頭上,是很招人嫉妒的。

當下其餘三大學院的院長便出言反對。

“風清玄,你不過是總院的副院長,有什麼資格聘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做名譽院長?”

“就是啊,就連我們也冇有此殊榮,這傢夥不過玄帝階修為,何德何能做總院的院長!”

“哼!我師兄龍入雲離開之際,已經把掌門腰牌暫時交給我保管,我便有行使掌門腰牌的權利!”

風清玄說著,取出一塊金鑲玉的赤金色腰牌,上書玄陽兩個大字。

正是玄陽學院的院長腰牌!

見腰牌如見院長,風清玄此時便相當於代替院長髮號施令。

眾人見狀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遠處圍觀的學員和導師們見狀,全都朝著腰牌躬身行禮。

“好了,彆廢話了,趕緊派學員上場吧!”帕丁森不耐煩地道。

夜歡聞言扭頭朝著狼王使了個眼色。

後者心領神會,從夜歡身旁經過,順手將其準備的幾枚丹藥抓在手中。

如今的狼王,經曆過鸞鳳兒的二次灌頂之後,修為已經達到了十階五品中期。

手中的風罡三玄棍也重新打造,上麵刻畫的卻是半神中期品質的複合靈陣。

擁有風雷雙屬性的他,精血品質已經達到了上古三代層次,速度之快已經超越了同階的白虎族和鳳凰族。

就算是力量方麵,經受過鍛體術洗禮的他,在上古級血脈的加持下,也不弱於任何的力量型魔獸。

作為夜歡重生後控製的第一頭魔獸,最為忠心的存在,夜歡對狼王可以下了好一番工夫。

就連資質更好的猿山,也不曾得到那般待遇!

此時的狼王,決計是貨真價實的六邊形戰士。

夜歡對他有著十足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