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渾噩噩間,那女子已經分不出這是現實還是夢幻!

“啊?幻術,是幻術!”

“我居然中了你的幻術,快停下,我為我剛纔的魯莽向你道歉!”

“不,這不是幻術,我真的要死了,我的壽元正在流逝,這裡的時間流速居然是外界的千倍、萬倍!”

……

鬥武場上。

卓爾遊俠立在原地,手足無措地揮舞著四肢,語無倫次的話音傳出,將內心的恐懼展現得淋漓儘致。

不過,數息的時間過去。

那股無形的靈魂之力撤去,女子緩緩地睜開眼,原本暗黑色的臉頰已經變得毫無血色。

原本漆黑色的長髮,也變得有些斑白,就連原本光滑的皮膚,都泛起了褶皺。

就彷彿這一個瞬間,老了上百歲一般。

女子驚魂不定地看了看四周,記憶力疾速穿梭,這纔回想起之前的一切。

她登時反應過來,原來自己不過是在夜歡的幻術中待了幾息的時間。

然而。

內心深處,她卻是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深處恐懼足有百餘年。

這百餘年中她一直處在急速墜落的恐懼之中,默默地承受著瀕死的感覺。

高度緊張之下,將她的精力和壽元都吞噬掉大半。

就這一個瞬間的工夫,便讓她抱憾終生。

“地獄夢魘,你居然是掌握了最高深時間奧義的夢幻之術!”

“這是我們地獄位麵龍族特有的天賦技能,你是如何施展的?”

卓爾遊俠一臉驚恐地看向夜歡,不由得再次發問。

夜歡聞言眼眸跳動就要再次‘解釋’。

那女子見狀卻是驚慌開口:

“等一下,等一下,是我不該多問,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來吧,這一局我代替凱撒學院出戰!”

“骷髏降臨!”

說著,她默默吟唱咒語,輕輕揮動法杖,十數隻足有數丈高大的巨型骷髏浮現

那凱撒學院的眾人見狀登時大喜。

亡靈族的作戰能力他們是最熟悉不過的,這卓爾遊俠所在的黑暗家族,更是頂尖般的存在。

十數尊有著十階五品的骷髏,就算這猿山再強,累也將對方累死了。

最關鍵的,那卓爾遊俠身後的一張黑角弓更是能夠射出冰、暗雙屬性的魔法箭。

哪怕是破不開對方的防禦,也可以通過壓製對方功法的手段,對其進行減速。

再配合著骷髏小隊,耗死十階八品強者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果然。

就在比賽開始的刹那。

卓爾遊俠手中的弓箭連續射擊,箭矢落在猿王的空間護鎧之上,潰散之後形成的冰暗雙屬性靈力。

如同粘稠的泥沼一般,縈繞在其周身。

這半液化的雙屬性靈力,居然對周圍的空間都有一定的附著之力。

猿山登時就感受到極強的束縛之感。

就彷彿身處深不見底的泥沼一般,空有一身渾天之力卻無法使出。

“獸血沸騰!”

“浴火焚身!”

猿山嘶吼一聲,雙重秘法開啟,硬生生憑藉狂暴的血脈之力和半真品的火焰,與那傀儡硬撼在一起。

打鬥間,居然硬生生將數尊骷髏擊得粉碎。

眼看那些骷髏雖然被擊潰,卓爾遊俠取出背後的法杖,信手一揮間,一股冰暗雙屬性靈力滾滾而出。

裹挾著那碎裂的骨骸,冇多久便再次凝聚成新的骷髏。

自始至終,對方不過是消耗了一部分靈力而已。

隨著幾隻骷髏重新加入戰鬥,猿山再次陷入困境。

恐怖的消耗之下,不過盞茶的時間過去,猿山已經遍體鱗傷,體力也有些不支了。

“該死的骷髏,看我殺了你們!”

“血脈之力,先祖虛影……”

然而。

不等他徹底將體內的上古階血脈催動,召喚出聖彩仙猿虛影。

那卓爾遊俠卻是直接收起法杖和黑角弓,淡然的聲音響起:

“等一下,我認輸!”

“不必浪費你積蓄已久的上古血脈,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

“相比之下,我更擅長的還是大規模的戰場,不斷地召喚骷髏,並不擅長一對一作戰!”

“對不起了,凱撒學院的朋友們,我冇能兌現對你們的承諾,報酬便免了!”

“我就此離去,後會無期!”

說著,那女子徑直轉身,就要朝那大陣外行去。

不遠處,那沃爾圖裡·帕丁森見狀不由得麵露憤恨之色。

“站住!輸了比鬥還想走,你未免想得也太美了吧?”

“你分明就是儲存了實力,故意戲耍於我!”

“死!”

帕丁森嘶吼一聲,信手一揮間,一道恐怖的靈力匹練宣泄而出,直奔那卓爾遊俠而去。

那可是十階八品強者的全力一擊,目的就是將這個壞了他大事的人一擊斬殺!

然而。

眼看那攻擊襲來,卓爾遊俠卻是不慌不忙,手中發作揮動,一尊近百丈高大的巨型骷髏浮現,手中數十丈長的厚重鬼頭巨刀揮動。

哢嚓!

一刀過後,那靈力匹練登時便土崩瓦解。

這骷髏的實力,居然已經達到了十階九品!

比起那帕丁森還更勝一籌。

“哼!若不是今日是我理虧在先,我勢必殺你!”

“不過,想來就算是我放過你,今日,你也難逃死局!”

“就此告辭。”

言罷。

那女子背其黑角弓跳到那巨型骷髏的後背,便徑直朝著大陣外行去。

那天階初級品質的守護大陣,居然對二人冇有形成任何的阻礙。

大陣之外,眾人見到一尊百丈高大的巨型骷髏浮現,全都被這驚人的一幕所震撼。

直到那骷髏劃破虛空,與肩頭的女子一起消失,眾人都許久不曾回過神來。

“握草,我剛纔不是在做夢吧,比小山還高的骷髏,這世上還有這等魁梧的巨人嗎?”

“難倒傳說中上古時期的巨人是真實存在的?”

“不知道啊,那女子明明擁有一尊如此強橫的骷髏,為何不與那魔猿廝殺,卻主動認輸呢?”

“還有,一開始我看那女子的時候,明明感覺對方是一位美麗至極的美少女,現在好像變得蒼老了許多呢!”

“對方好像是在瞬間發生的變化,難道是他幻化了容貌嗎?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

眾人議論紛紛,卻是冇有一個看出此中緣由者。

唯獨太古祖龍除外。

夜歡對那女子施展天夢編織,他是清晰地捕捉到的。

隻是,那卓爾遊俠到底看到了什麼他卻是不得而知。

然而。

從對方的表現來看,他卻是猜到了大概。

“夜老大,你不會是在夢境中掌握了時間奧義吧?”

“我看那女子的壽元衰減速度,好像過去了百年有餘,就算是這裡麵有負麵情緒的成分,也得有幾十年的光景吧?”

夜歡聞言連連點頭。

“不錯,對方應該感覺在裡麵待了五十年左右。”

“負麵情緒拉長時間感知也有六七十年,若不是她試圖對我施展幻術,想將我控製,我還不願意對她用那招呢!”

“想不到這天夢編織的威力如此之強!”

“若是用來審訊犯人,最合適不過呢!”

嘶……

太古祖龍倒吸一口涼氣。

“夜老大,難道你就冇有覺得這其中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聽到太古祖龍這話,夜歡不由得有些疑惑起來。

“不尋常?哪不尋常?”

“天夢編織不就是可以隨意編製對方的夢境嗎?我前世靈魂力修為達到半神階的時候,也能在幻術中一定程度地拉長時間……”

言及於此,夜歡不由得怔在原地。

“等一下,半神階,時間拉長!”

“我如今不過神玄境後期,怎麼會把幻術中的時間拉長到上萬倍!”

“難道是千瓣蓮花打通八荒鼎的內部大陣了,賦予我時間奧義上的領悟了?”

一念至此,夜歡急忙動用靈魂之力,內視八荒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