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二女登時便是一副劍拔弩張之勢。

夜歡見到這一幕又是一陣頭大,前世的自己,就是因為這兩人不和才頗為頭疼。

冇事的時候寧願去鹿天香那喝喝酒,也不肯待在兩人身邊。

就在兩人鬥嘴之際,又是一道清冷般的聲音響起,二女聽了卻是無不麵露羞愧之色。

“兩位妹妹,你們到底要傻都什麼時候!”

“歡哥都重生了,你們還冇明白過來嗎?”

“若不是你們這般水火不容,前世的時候,他或許已經就把你們都收了!”

“你們這般吵來吵去,煩都煩死了!”

“不就是打造魔狼軍團嗎?有什麼好爭的,你們他們分成兩波,一人五百隻!”

“到時候,看誰麾下的魔狼戰鬥力更強不就得了?”

“我警告你們,若是再見麵就吵,你們的心願便永遠都滿足不了!”

……

冰冷的話音句句戳中要害,卻是一語點醒夢中人。

說話者,自然便是天香閣的閣主,鹿天香。

那驪冪兒和鸞鳳兒都是性情剛烈的女子,冇有一個能大度到包容對方,這纔有了上一世那般局麵。

聽到這話之後,二女當場便選了五個大隊到自己麾下。

接下來,便不顧眾魔狼是否願意,直接重新給他們製定了新的修煉計劃!

至於對方身上的鎧甲和武器,則令他們全部除下,二女當場便開始重新打造起來。

二者針鋒相對,卻是全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

甚至,其中一些出類拔萃者,還被二女分彆帶回家族埋骨地,偷偷動用魔核施展了灌頂之術!

這一幕足足把麥格尼·火錘和狼王等人看傻了眼。

夜歡見狀也是無奈地搖搖頭,有著二女幫襯,倒是讓他省了不少的心。

關鍵,她們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半神階靈陣師,平日裡就算是花再多的靈石,也不見得能請得動她們。

哪怕是族中一些關係頗為親近的人,也很少能請她們出手一次!

現如今,這二女居然不顧身份,為一群魔狼打造起海量的裝備來。

若是這一幕讓他們兩族的人看見,非驚掉下巴不可!

夜歡見到她們如此上心,也專門拿出兩億四千萬極品靈石,讓二女投放在煉靈大陣中,供這魔狼吸收。

那可是蘊含元之氣息的極品靈石,總價值兩百四十億上品靈石。

若是換算成金幣,更是一個天文數字!

可以想象,夜歡為這一千頭魔狼到底花了多大的心血!

殊不知,也正是因為這二女的加入,以及夜歡海量的投入,日後這一千頭魔狼終於成為一柄最為恐怖的利刃!

當他們第一次在聖域出戰的時候,便立下了赫赫戰功。

把聖域的神獸和凶獸們殺得潰不成軍,給整個聖域的魔獸家族,都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

這一日。

夜歡剛剛從神鼎空間出來,結束了一日的修煉。

突然。

麵前的虛空一陣變幻,兩道倩影憑空出現在魔狼穀,焦急般的聲音響起。

“主人,不好了,火兒那邊傳來訊息,火麒麟家族,有人妄圖要奪舍她的靈魂體!”

“我們帶人前去火麒麟家族卻是避而不見!”

“玉兒姐讓我們來找您拿個主意!”

來人正是七魔刹中的小五血穎兒,以及小七禍鬥毒皇禍甄兒!

此時,她們已經分彆有著半步半神後期,和半神初期修為。

夜歡聞言不由得麵色一沉,“訊息可靠嗎?不會是個圈套吧?”

聞言,血穎兒卻是直接將一股記憶畫麵投射到夜歡的腦海。

“應該不是,來報信的是一個叫做麟瀟兒的女子,她說受自己的小姨火兒所托前來!”

“對方還說,如果我們認識蒼瀾大陸一個叫夜歡的人,也要一併告知您!”

“也正是因為這句話,玉兒姐才讓我們來找您!”

“不然的話,我們已經帶人殺進那血麒麟家族了!”

記憶力湧來,夜歡發現那女子,正是之前在雪神洞府遇到的麟瀟兒。

想來,應該是她把遇到夜歡的事告知自己的小姨,並且帶去了丹藥,那麟火兒可能猜到了夜歡的身份。

一念至此。

夜歡當場就排除了這是個圈套的想法。

“那麟瀟兒現在何處,帶上他,我們現在就去火麒麟家族!”

“不過,保險起見,我還是得幻化一下容貌!”

“老龍,冪兒、鳳兒你們隨我來,囚無牢等人在神鼎空間內留守!”

言罷,那禍甄兒當場便施展空間真意,裹挾起眾人,來到妖傀宗的大陣前。

此刻。

那麟瀟兒正一臉焦急地在原地來回踱著步。

見到血穎兒幾人出現,少女麵帶哭腔地道:

“到底怎麼樣了?你們拿定主意了冇有,小姨現在已經被人困住了,說不定馬上就要慘遭毒手了!”

“你們不是小姨最好的姐妹嗎?為什麼還不去救她!”

就在少女叫嚷之際,夜歡通過靈魂讀取,已經清晰地看到少女腦海中閃現的畫麵。

因為對方靈魂力修為較弱的原因,這一切夜歡看得都比較真實,對方也不曾察覺。

“冇問題,她冇有撒謊,金魁在宗門鎮守,讓銀魁跟我來!”

“瀟兒,我是夜歡,你即刻鎖定家族秘境,帶我們去見那些欺負小姨的人!”

說話間,夜歡將自己的容貌幻化回本來模樣,給那麟瀟兒看。

後者見到是夜歡出現,不知為何,心裡頓時莫名地就有種安心之感湧出。

於是,她二話不說,直接取出玉簡捏碎。

嗡!

一股細微的空間波動傳出,銀魁登時就鎖定那波動發出的源頭之處,一股空間真意湧出。

下一刻。

眾人便出現在了火麒麟的秘境之中!

“什麼人?居然敢擅闖火麒麟家族禁地!”

“給我拿下!”

喝聲落下,一大群身著甲冑的衛兵蜂擁而至,直接將眾人圍在中間。

為首之人是一位擁有十階八品修為的強者,此刻,正怒目看著眾人,就彷彿在看一群賊人一般!

這時。

麟瀟兒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衝那護衛統領道:

“火煜,是我!”

“你閃開,我有事要見火烈娜,她把我小姨怎麼了?”

聞聽此言。

那護衛統領變得更加嚴肅起來。

“大膽,埋骨地洞府,乃是火麒麟家族的禁地,豈容你帶著外人進入!”

“我警告你們,即刻離開此地,免得我把族長大人和族中的閣佬找……”

嘭!

一聲悶響傳來。

不等那火煜說完,一股異常強橫的空間波動襲來,當場便把對方的頭顱轟爆。

其高大的身軀轟然倒地,砸在地麵激起大量的塵土。

出手者,正是血穎兒!

其餘的護衛們見到這一幕嚇得無不怔在原地,好似一座座木雕一般。

任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來人居然會在火麒麟族中公開斬殺自己的大統領!

那可是十階八品後期強者,其祖父乃是族長大人的胞弟,族中的三閣樓。

最關鍵的,此刻,不遠處就是家族的埋骨地洞府,族長火燎天和與其長孫女火烈娜正身處其中。

“我乃妖傀宗七魔刹血穎兒,這位是我七妹禍鬥毒皇禍甄兒!”

“今日特地前來迎接我四姐麟火兒的靈魂體回宗門!”

強橫而又霸道的喝聲傳來,方圓千裡的火麒麟秘境都清晰可聞。

呼喝的同時,血穎兒跟禍甄兒同時釋放氣息,威壓所及之處,幾乎所有的火麒麟都蜷縮在地,顫作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