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聽此言。

虛空中那雄渾的聲音再起。

“哼!惡人自有惡人磨,魔刹天,不要以為老朽奈何不了你,你就可以胡作非為了!”

“你這些年在聖域乾的種種壞事,自然會有人去收拾你!”

“老朽給你一句忠告,不要再與惡魔族為伍,否則多行不義必自斃!”

那血魔帝尊聽到這話卻是不以為意。

“切,收拾我?本座叱吒聖域五千年,如今不還獲得好好的?”

“你們見過哪個人能讓本座有所顧忌了?”

這時,虛空中那隆隆的聲音再起,卻是帶著一抹戲謔的味道。

“哦?是嗎?”

“那千年前那位呢?”

“也不知道是誰被那人追了幾十萬裡,連本體的魔核都給打碎了!”

“當時那隻血麒麟托著前半身狼狽而逃的樣子,可是真讓人心疼呢!”

“你如今的本體應該隻是當年的一道分身吧,若不是你鑽研各種禁術多年,犧牲了數以萬計的生命,絕不可能恢複的如此之快!”

……

話音未落。

眼前的虛空一陣變幻,一道光幕浮現,一隻近兩百丈的血麒麟殘軀,被一個人族追得倉皇而逃的畫麵浮現。

那人族手持一杆戰戟,全身上下都被色彩斑斕的琉璃火包裹,一路追來,將一個個身著血色戰袍的血魔殿強者斬殺。

其中有數處攻擊落下,更是在那遁逃的血麒麟身上留下一個個血窟窿。

那麒麟淒厲的哀嚎聲在半空中迴盪,聽著是那樣的揪心!

這血麒麟正是血魔帝尊的本體,而那全身浴火的人族,則是昔日的妖傀宗聖主,九大帝尊之首的夜天帝尊,葉歡!

聖主駕到,猶如黑夜降臨,所有作惡者終將接受聖主的審判。

這就是聖域人贈與葉歡,夜天帝尊美名的原因。

傳言,昔日的妖傀宗每逢大開殺戒,為了避開喧鬨的人群,都會選擇在黑夜行動。

而,被其針對的勢力也無一能倖免。

漸漸地,這種黑夜審判的名氣越來越大,便慢慢成就了夜天帝尊的美名。

此刻。

那鸞鳳兒呆呆地望著光幕中那道熟悉的身影也不由得有些失神了。

積蓄許久的情愫終於無法壓製,豆大的淚珠簌簌而落,雙肩抖動已經泣不成聲。

一旁的夜歡見到這一幕也不由得雙拳緊握,心生憐憫之感。

經曆過兒女情長的他,終究是有些能體會這女子心中的苦楚。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就算自己有些不情願,他相信自己也願意成全對方。

然而。

那血魔帝尊的分身看到這一幕卻是氣得麵目猙獰,睚眥欲裂!

突然!

轟隆!

那光幕所在的虛空陡然爆裂,一隻巨大的獸爪探出,將方圓數千丈的空間都儘數擊碎。

暴怒般的聲音傳來,聽上去已經有種抓狂的感覺!

“葉!歡!”

“你個挨千刀的傢夥,就算是死了一千年來,居然還能影響本座的心性!”

“早晚有一天,本座一定會將你的妖傀宗剷平,把那些愛過你、護過的女人全都殺了!”

“還有你,吞天龜犬!臭天狗!活了一萬多年的老不死,居然心機叵測地用當年的畫麵影響我的心智!”

“你一個身懷龜族和犬族的卑賤血脈,有什麼資格做這神獸聯盟的盟主!”

“而且,還一坐便是九千年,有種的出來,本座非殺了你不可!”

“你這麼多年不敢現身,是憋著什麼壞你吧?”

吼!

伴隨著喝聲落下,一隻身長足有兩百丈的巨型血麒麟浮現!

看其周身上下儘是黑色的霧氣繚繞,原本血紅色的肉身,也變得黯淡了起來。

那等狂暴至極的氣息,更是讓在場所有人都為之忌憚。

暴怒般的吼聲落下,被震殺者更是不計其數。

這些死者無一例外全都肉身爆裂,化為一股股的精血洪流,被吸納進血麒麟的體內。

一旁的分身見狀一個閃爍便融入回本體之中。

使得後者本就半神後期的氣息,變得更加狂暴了起來。

此刻。

那魔刹天正一臉憤恨地盯著不遠處的鸞鳳兒。

“臭娘們,今天先拿你開刀!”

“魔雷斬!”

說著,血魔帝尊對著那片虛空信手一招。

嗡!

刹那間,一道狂暴至極的黑色雷霆陡然浮現,裹挾著毀天滅地之勢,直奔鸞鳳兒轟去。

後者見狀眉頭緊鎖卻是絲毫不懼。

“想殺我,冇那麼容易,神血沸騰,先祖虛影!”

說著,鸞鳳兒雙爪揮動一道道詭異的印決打出,就要動用秘法。

恰在這時。

眼前的虛空一道足有三丈有餘的壯碩身影浮現,直接將那魔雷接下,淡然的聲音響起。

“鸞姑娘,且慢!”

“區區一道魔雷罷了,何須您動用那招?”

“有我銀魁在此,誰敢動老主故人分毫?”

眾人望向虛空,發現來人正是妖傀宗擎天玉柱般存在的銀魁帝尊!

血魔帝尊見到是此人出現,憤恨般的眼神中,一抹絕望之色流露。

“該死的傀儡,當真是打不死的小強!”

“上一次大戰,魔神大人把你的半邊身子都打碎了,想不到這纔不過幾百年,你便恢複到這種地步了!”

“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聯合兩位魔神,將你們儘數誅殺!”

“還有你,鬼鬼祟祟,不敢現身的臭老狗!”

“若不是你,今日本座就要突破到半神後期巔峰了!”

“還有你,螻蟻般的存在,居然妄圖跟本座叫板!”

……

血魔帝尊哇哇爆叫一番,整個人的身形也慢慢變得虛幻,直至消失不見!

至於其最後一句話,自然是說得夜歡。

雖然是一句咒罵之詞,可是能被這種至強級的人物注意到,也是一件惹人妒忌的事情。

眼看那魔刹天離去,銀魁帝尊頗有深意地看了夜歡一眼。

兩人通過靈魂印記暗中交流之後,那滿身銀盔銀甲,膚色堪稱絢麗的壯漢便消失不見。

空間深處。

金魁大帝收到銀魁確認無誤的訊息,也登時流露出一抹欣慰般的笑容。

雖然他們都是傀儡,可是,靈魂本源成長多年,他們已經具備了一些與活人一般的情愫。

儘管他們的智力還遠不及常人,可是其守護妖傀宗的老主遺命卻是深入內心。

在這二位的眼裡,便隻有一件事,那便是守護住妖傀宗,守護住一切與老主親近的人。

也正是因為他們兩個存在,妖傀宗才能在這千年的動盪中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一直辛苦打理宗門事務的白玉兒同樣功不可冇。

身為用上古神獸白澤的靈魂本源打造的太乙滌魂丹,其智力之超群,已經遠非尋常的神獸可比。

妖傀宗蟄伏千年,麾下的許多地盤和勢力都被吞併,她並冇有選擇貿然出手也並非冇有道理。

因為,她這千年也在時刻不停的做一件事,那就是用老主教給他的傀儡術,憑藉自己半神階的靈魂力,暗中打造傀儡大軍。

此時的妖傀宗地下空間的煉傀大陣中,正靜靜地矗立著近十萬尊傀儡。

而且,幾乎每隔幾天時間,就會有新的傀儡加入。

這些都是搶占他們地盤的對頭被擒殺後煉製的,形態各異,有身材高大的魔獸、獸人,也有異形狀態的直立魔獸。

他們當中有以吸收雷霆和火焰為主的普通傀儡,也有汲取精血和天材地寶存活的血魁。

而這一千多年來,妖傀宗的諸多勢力進貢的天材地寶也都冇有浪費。

它們被收集起來之後,便被送到一座特殊的半神級煉靈大陣中。

那裡麵盤坐著的乃是上百隻金丹級的丹寵。

都是夜歡生前所遺留,它們每日除了會有六個時辰的外出放風時間。

其餘時間便都被要求在這煉靈大陣中,不斷的吞服天材地寶,將其轉化為一股股的金丹丹液。

再後來,百餘人會吩咐專門的傀儡,將其送到煉傀大陣中給那些血魁服用。

而這些傀儡,除了會定時外出執行作戰任務外,剩下的時間,便被白玉兒安排在‘金’字號遺蹟山脈中挖礦。

金字號山脈,是出黑字號山脈之外,資源最為豐富的一座。

雖然夜歡不在了,可是,心思縝密的白玉兒,一直在遵循老者遺命,勤勤懇懇的經驗這妖傀宗。

這位以後夜歡重回妖傀宗,東山再起,打下了非常堅實的基礎。

就算是今日銀魁來與夜歡見麵,也是這白玉兒有意安排的,就是為了百分百的確認其老主的身份。

此事關係重大,冇有經過層層考驗,她是決計不會讓對方輕易掌控妖傀宗的。

慶幸的是,今日的驗證再次打消了她的疑慮。

內心深處這個對老主無比忠誠的丹寵,也對如今的夜歡更加親和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