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傳音入耳,聲音中裹挾著不容置疑的威嚴,那是夜歡動用太古級龍魂的結果。

獸人族本就是百萬年前,由龍族血脈、仙猿族血脈與其餘獸族血脈互動後分化而來。

聽到夜歡這話之後,那獸人本就毫無反抗之力。

加之,對方承諾會為他救助自己和弟弟一家,他便更加毫無保留。

果然。

就在自己弟弟的彎刀即將砍來之時,那獸人登時便將體內狂暴的靈力毫無保留地灌注到手中的剃刀靈陣中。

嗡!

刹那間,一隻五丈有餘的細長刀身浮現。

比起那厚重的彎刀,這尖刀卻是顯得更加輕盈、迅捷,快如閃電!

尤其刀刃處那股鋒利之感,更是讓人看一眼就心有餘悸!

唰!

剃刀被揮動,以閃電般的速度猛地朝那彎刀揮去。

刀刃所過之處,周遭空間都被帶起陣陣漣漪,正是夜歡所刻畫聚靈破空陣的結果。

其鋒利程度可見一斑!

就這樣。

兩人一上一下,硬撼在一起。

本身,弟弟身體在上,又是俯衝而來,占據了諸多優勢。

獸人哥哥卻是腳踏地麵避無可避。

照此清晰,這一擊下去必分勝負不可!

圍觀的眾人見狀,幾乎全都料定那獸人弟弟必勝無疑。

然而。

令所有人都預想不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隻見那兩刀相接,獸人弟弟手中的彎刀虛影,如同一塊鬆軟的泥土一般,居然被輕易斬斷。

就連加持刀身的空間護鎧都被輕易摧毀。

緊接著,那剃刀斬斷對方的彎刀,力道絲毫不減,卻是直奔獸人弟弟的胸膛而且。

二人見狀同時大驚!

冇了那彎刀的刺激,獸人弟弟也終於清醒過來。

獸人哥哥更是大驚失色,急忙催動靈陣,試圖撤去內部的靈力。

可是,一切都太遲了!

兩人距離極近不說,獸人弟弟的身體本就在疾速俯衝,根本收不住。

下一刻。

噌!

沉悶的聲音響起,鋒利的剃刀瞬間就將獸人弟弟的身軀齊胸斬斷!

“啊!二柱!”

獸人哥哥急忙將剃刀丟在一邊,跪伏在弟弟的上半身麵前,茶碗大的淚珠簌簌而落!

相反,那獸人弟弟躺在地上,卻是麵露難得的微笑。

“大哥莫哭,剛纔是弟弟不好,是我被那惡魔的邪魂所染,迷了心智!”

“麻煩你幫我照顧弟妹和孩子們!”

獸人哥哥連連點頭,心中說不出的悔恨之意。

眼看這自己弟弟的內臟散落一地,鮮血已經沾染了方圓數丈的土地,他的內心如同刀割。

此刻。

圍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登時便不淡定了。

“握草,什麼情況,這夜歡的剃刀居然斬斷了對方的空間護鎧!”

“兩柄刀是同樣的材質,怎麼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這種情況下,不是由靈陣品質決定勝負的嗎?”

“還有,那獸人弟弟明顯催動了惡魔族的邪魂,對方是怎麼不受其影響,調用起靈力的?”

“難道,這夜歡靈陣上的造詣,還要比惡魔族的異界魔典厲害?”

……

不遠處,那夔牛族一方的幾人見狀,同樣驚愕地長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

恰在這時。

那獸人弟弟也已經嚥氣,獸人哥哥扭頭看向夜歡,卻是遞過一個憤恨般的眼神!

“騙子,你還我弟弟!”

夜歡立在原地,稍作猶豫還是一個閃身來到兩人麵前。

“他已經冇救了,或者說,已經冇有救的價值了!”

“不過,我答應過你要救你們的家人,自然是不會騙你的!”

“隻是,我需要你明白,誰纔是殺害你弟弟的凶手!”

“如果你執意要找我報仇,日後隨時都可以去找我!”

言罷,夜歡扭頭看向一旁的元鼎。

“元鼎前輩,請把賭注交給我吧?”

“還有,我想還這獸人一個自由身,還有這兩兄弟的家人,你開個價吧?”

聞聽此言。

那元鼎也是微微一愣,他扭頭看向一旁的夔戰雷,卻是麵露為難之色。

“戰雷老弟,對不住了,事已至此,我也隻得將賭注交給對方!”

說著,元鼎信手一揮那盛放夜歡精血和神魂的玉簡,連同四枚超大號的儲物戒指,一同朝著夜歡方向丟去。

這一丟速度並不快,戒指和玉簡在空中足足飛行了近半息的時間。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虛空之中,一股狂暴的空間波動傳來,一股莫名的空間之力,卻是直接將那戒指和玉簡包裹。

隆隆般的聲音響起。

“哈哈,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本座不在參賭之列,搶這賭注不會遭天雷劫反噬吧?”

話音未落,一道身著血紅色戰袍的大漢浮現虛空。

此人雖是男子模樣,卻是皮膚異常白皙,唇間吐著殷紅的丹砂,好似一個女子一般俊美!

認識他的人都知道此人有一個極為響亮的名字:血魔帝尊!

夜歡當年的頭號敵人,響徹聖域的大能級強者!

雖然如今到來的隻是一道分身,觀其實力,也足有半神中期!

可以想象,其本體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然而。

令他冇有想到的是,自己施展空間真意,竟然冇能將那戒指躲過。

哪怕空間就彷彿被一股神秘力量禁錮了一般。

恰在這時。

又是一道雄渾般的聲音傳來,卻是有幾分生澀之感!

“桀桀!魔刹天,你怎麼儘喜歡乾些齷齪事!”

“這諦聽族乃是我妖傀宗的朋友,你這麼做未免太不把我老金放在眼裡了吧?”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卻是發現一位身穿金黃色戰袍的高大身影屹立虛空。

此人身高三丈有餘,通體呈現暗金之色,刀削般的臉頰好似金剛一般,僵硬的神情更是不帶任何神色。

若不是那一對金黃色的眸子轉動,不知道的人或許還以為這是一尊雕像呢!

此人便是聖域赫赫有名的金魁大帝,位列聖域九大帝尊之首!

就連赫赫有名的血魔帝尊,都得屈居此人之下!

其巔峰時期的修為,更是達到了半神後期巔峰!

放眼這明麵上的聖域,幾乎無人能出其右!

就算是現在重傷初愈,也有著半神後期實力!

“金!魁!”見到此人出現,魔刹天不由得麵露憤恨之色。

咬牙切齒般地吐出這兩個字,可見他對麵前之人恨到了什麼程度!

“臭傀儡,你果然冇有死!居然還敢來管本座的閒事!”

“桀桀!身為傀儡,本座本來就是不亡人!”

“能殺咱的人,還冇出生呢!”

“你區區一道分身就敢在這大放厥詞,信不信本座將你留在這!”

說著,金魁信手一揮,卻是將那玉簡和儲物戒指送至夜歡麵前!

呆滯般的金眸在夜歡身上微微停留,雖無任何的表情,可是靈魂深處卻是一股隱晦的波動傳來。

夜歡同樣打出一股特殊的靈魂印記予以迴應,那是前世的自己,與金魁之間特殊的溝通方式。

印決傳人識海,金魁大帝僵硬的臉頰不由得微微抽動了一番,靈魂深處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老主,真的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