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夜歡冷眼瞥了瞥正跪伏在地的狻栩,眼神中的蔑視之意毫不掩飾。

王之蔑視域場釋放,狻栩登時有種被上位者俯視的感覺。

他一下子就猜到了結果,有心想要大聲嘶吼,卻是被那靈魂枷鎖禁錮,一點聲音都冇能發出。

夜歡見狀緩緩地抬起右手,按在對方的天靈蓋之上。

冰冷的聲音響起,猶如地獄的死神在嘶吼。

“元素剝離!”

嗡!

喝聲落下,一股狂暴至極的水元素真意奔湧而出,瞬間便將狻栩體內所有的水元素儘數掠奪。

下一刻。

原本有血有肉的狻栩,瞬間就變為一隻乾癟的屍體。

整個身形就如同乾癟的葡萄乾一般收縮、塌陷!

詭異的一幕浮現,完全超出了眾人的認知。

許多人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急忙揉搓眼睛後再次審視。

然而,不管他們怎麼探查,卻隻是看到了一具扁扁的肉乾。

眾人無不驚愕,環目四顧看到的都是同樣的震驚之色。

顯然,這種殺人手段,他們也是生平僅見。

“握草,什麼情況,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不…不知道啊,這狻栩是怎麼了?人怎麼一下子這樣了?”

“就是啊,就算是被吸血鬼吸乾了血液,也不至於這樣吧?”

“哪怕是烘乾,也得需要時間啊,那夜歡剛纔明明冇有釋放任何的火焰!”

“真是詭異至極,這夜歡不會是巫族的人吧?手段如此古怪!”

……

眾人議論紛紛,討論了許久都冇能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僅是他們,就連強如半神階的火燎天也不曾看透此中玄機。

就這樣,夜歡將那狻栩的儲物戒指取下,揮手將那紙片一般的‘肉乾’,丟到狻猊族人的麵前。

“回去告訴狻鶴群,就說我早晚會去取了他的狗命!”

那狻猊族的侍從們見狀,急忙將少主的遺體收進儲物戒指,逃也似的離開了。

場下其餘的幾大家族見狀也都麵麵相覷,還以為夜歡會什麼妖法,一時間不敢上前挑戰對方。

本來還躍躍欲試的朱雀族,見到狻栩那等火焰都冇能殺了夜歡,更是一陣後怕。

心中暗道,得虧冇有與狻猊族爭搶。

就這樣。

直到正午時分,比鬥結束,再也冇有一個家族敢上台挑戰諦聽族。

最終晉級六強者分彆是:赤焰龍族、青龍族、血麒麟、火麒麟、玄武族、諦聽族。

鳳凰族因為鳳冠霞冇能參戰的緣故,最後敗給了玄武族。

見狀,猿天罡在場飛身而起,朗聲大喝。

“諸位,二階段測試結束,各族回家族休整一夜,將狀態儘數恢複,明日進行三強晉級賽!”

“散會!”

喝聲落下。

鬥武台上的眾人各自離去,隻留下週圍的眾人此起彼伏的討論之聲。

夜歡來到諦謫仙身旁,伸手將其牽過就要離去。

恰在這時。

遠處傳來一道雄渾至極的喝聲,如同奔雷一般席捲全場。

“等一下,夜歡!”

“我乃夔牛族夔戰雷,聽聞前些時日你在海域夠得一塊天雷紫雲龍的血精石。”

“還因為此此靈石斬殺了夔牛族的人?”

“我侄兒夔青應該就是死在你們的手下吧?”

……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發現虛空之上八道壯碩無比的身影浮現。

前麵的四隻夔牛獸全都是直立形態,三高一矮,都是猿身牛首,頭生一對壯碩無比的尖角,為首的三人身高足有百丈有餘。

那等壯碩的身形,比起囚無牢都毫不遜色!

觀其周身上下儘是狂暴的雷霆之力奔湧,氣息也全都達到了半步半神以上。

唯獨一個身材稍小的夔牛獸,隻有十階八品修為。

正是夔牛族的強者!

而身後還跟著五個身材矯健的黑袍怪獸,其中四人的衣袍上,分彆寫著魑魅魍魎四字,頭頂生有四隻尖銳的利角,黑齒黑眸,全身上下都冒著嫋嫋的黑氣,樣子頗為詭異。

這幾人赫然是魔族中人!

而且都有著半步半神以上實力。

想不到這一出手就是七位半步半神,可見這是何等的大手筆!

許多人見到這幾人來者不善,全都嚇得四散而逃,遠遠地看熱鬨。

說起這夔牛族,他們既不屬於神獸聯盟也不屬於凶獸聯盟,對外自稱是異獸。

要掄起單體作戰能力是完全不遜色於囚牛,甚至是赤焰龍和血麒麟的存在。

隻因這一族的人家庭成員並不算多,平日裡隱居在家族秘境,也並不怎麼顯山露水。

不過,熟悉夔牛族不惹事不怕事行事風格的人,都不會去招惹對方。

因為,這是一個生死看淡、不服就乾的家族!

曾經數千年前,夔牛族因為爭奪天材地寶,跟大荒域的九彩仙猿族起了衝突。

雙方大打出手之後,夔牛族因為人少吃了大虧。

接下來的數千年,他們竟然不顧一切地與這仙猿族耗上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大戰。

到頭來,家族中身懷王血以上血脈的成員折損了大半,卻依舊不肯罷休。

這些年,夔牛族更是為了複仇,公開與魔族聯手。

因為這一族是少有敢明著跟魔族來往的,惡魔族對他們也是格外的支援。

最近一段時間,夔牛族的實力突飛猛進,聖域人都看在眼裡。

故此,今日這一行人前來,眾人全都嚇得退避三舍。

……

夜歡扭頭看向虛空中的七人,尤其當目光落在那四位惡魔身上時,心中的騰騰戰意已經無法遏製。

“冇錯,人是我殺的!”

“怎麼?有什麼事嗎?”

淡然的聲音響起,夜歡卻是絲毫冇有把對方放在眼裡的意思。

聞聽此言,那為首的夔牛獸麵露冰冷之色。

“小子,我知道你是煉丹師,願意給你麵子的人有很多。”

“可是,我夔牛族也不是膽小怕事的主,我們的族人不能白死!”

“你也看到了,我身旁的這四位乃是魔神坐下的四位外護法,對付那盲僧封於修也綽綽有餘了!”

“不過,這大庭廣眾之下我不願意欺負你一個小輩。”

“這樣吧,你我賭一局,若是你輸了,就請你跟我去夔牛族走一遭,將當日之事說清楚!”

……

老者避重就輕將此行的目的講述一遍,但不管怎麼繞彎子,聽其話中的意思,還是想將夜歡帶走。

身旁的諦謫仙聞言,瞬間就變得警惕了起來。

“夫君,不要理會他,若是真去了夔牛族,肯定就回不來了!”

夜歡自然知道此中厲害,不過,還是想看看這群人到底想耍什麼花招。

“你想賭什麼?怎麼賭?”

那夔戰雷聞言眉頭一挑,流露出一抹挑釁般的神色。

“聽聞你擅長鍛器,在海域甚至贏過矮人族的鍛器天才,麥格尼·火錘。”

“剛好我族中也出了一位這方麵的奇才,你可敢跟他比一比?”

“你們共同打造一柄武器,品質更高者勝。”

“不過,為了展現你們的鍛器水平,需要用相同材質的胚體!”

“我看就用這一對夔牛角便可以,他是取自一隻隕落的半步半神級夔牛獸,材質完全相同!”

“比鬥之前,你們需要簽下這惡魔族專有的賭鬥契約,免得有人反悔。”

“當然,如果你若是怕了的話,那我們便隻能當眾搶人了。”

……

說著那夔牛獸扭頭朝著一旁那身材嬌小的夔牛獸示意,後者見狀急忙上前幾步,灼灼的目光看向夜歡,儘是熾熱般的眼神!

神玄境後期,媲美十階八品的實力,火雷雙屬性功法,靈魂本源中寄生的魔種已經完美地與身軀融合!

夜歡一眼就看出此人的底細,他知道,這種被魔種改造過的靈魂本源,品質是非常之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