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狻栩聞言卻是朗聲大笑,眼神中儘是不屑之色。

“可笑,你區區一個血脈卑賤的人族,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話!”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剛纔戰勝了的那隻白虎獸,就有資格跟我叫板了吧?”

“真是天大的笑話,怕就怕你連晉級的資格都冇有!”

……

夜歡見狀也不再多言,對付這樣的對手,隻要把對方的魔核從屁股後麵掏出來,重新塞到對方的嘴裡。

才能讓對方真正的正視自己!

接下來的測試繼續。有許多家族都展現出不錯的實力。

比如玄武族、金麒麟、墨麒麟,都取得了近三十分的好成績。

像玄武族這種特彆擅長力量的家族,最終成績冇能超越狻猊族,卻是在速度上吃了虧。

單純就力量而言,玄武族是要遠超狻猊族的。

終於。

輪到了排名第九位的青龍族上場,後麵是排名第十的火麒麟,第十一的赤焰龍族。

接下來的場景,無異於神仙打架!

青龍族作為龍族最具代表性的家族,青龍族一直與赤焰龍族爭奪第一龍族的寶座。

此刻,上場的三人也都有著十階六品中期以上的實力。

為首的一位少族長甚至是十階七品中期強者!

就單純這陣容,便讓許多家族望而卻步。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神獸真正的成年期差不多就是四十歲。

正常情況下,在四十歲之前能夠達到十階四品便算是天賦不錯了。

後期再修煉一番,有生之年成為十階七品左右的強者,就能算得上是家族的中堅力量。

而年紀輕輕就能達到十階七品,便算得上是妖孽級的存在了!

後期的成長空間非常大!

果然。

這三人上場之後,用龍爪抓住礦石,召喚出靈力羽翼,分彆運送了十七、二十、二十八塊礦石。

其中那少族長一人的成績就差點超過了狻猊族三人的總和。

這就是血脈之力的先天差距!

龍族之所以被稱為最為高貴的存在,也由此可見!

接下來上場的是排名第十位的火麒麟一族,本身這三人實力也非常強,分彆有著十階六品初期、十階六品中期、十階七品初期的實力。

可惜,他們卻是排在了最為耀眼的青龍族後麵。

不過,十四、十六、二十一的成績,也引來了許多人的喝彩。

接下來便是最具期待性的赤焰龍族上場。

觀其陣容也是頗為華麗的,三人實力分彆是:十階六品後期、十階七品初期、十階七品後期!

隻不過,這三人的年齡卻是比青龍族的三人,普遍要大上兩三歲的。

其中十階七品後期的八少主,更是剛好四十歲。

青龍族的人嘲諷對方說,這少主是算準了排名大會的日子生的!

赤焰龍族的人聞言也並不理會,一一上台之後,卻是取得了十八、二十、三十七分的好成績。

總成績以七十五分的絕對優勢,位列魁首!

嘩!

眾人見到這個成績,當場便是一陣喧嘩之聲大起。

“握草,不愧是赤焰龍族,當之無愧的聖域第一家族,這成績,都趕上其餘家族的好幾倍了!”

“你們注意冇有,那八少主穿越光幕,幾乎就跟冇有阻力一般!”

“看來,這一輪的成績,赤焰龍族肯定要奪得魁首了!”

……

這時。

那狻猊族的狻栩卻是冷眼看向夜歡。

“臭小子,該你了,我倒是看看你們三個廢物,怎麼超越我算你族!”

“聽聞你們諦聽族出了一位能夠力壓赤焰族的絕世天才,叫做諦玄冥,不知道他怎麼冇來?”

“是不是你這廢物,依仗準駙馬的身法打壓人家,生怕對方搶了自己的風頭?”

……

果然,這一番挑撥的話出口,前來觀戰的一些諦聽族人,有些便投來異樣的眼光。

確實,那諦玄冥有著十階八品初期的實力,若是在這大會上現身,定然能幫諦聽族爭得不少的讚美聲。

畢竟,那赤焰龍族的少族長也不過十階七品後期修為。

隻不過,當夜歡完成測試之後,他們便再也說不出半句話了。

此刻。

夜歡和諦戰瘋、諦戰狂兩兄弟已經進入大陣。

此時的兩兄弟,在葉歡海量丹藥的扶持下,已經擁有十階六品初期、十階六品中期的修為。

雖然這實力放在這神獸排名大會,看上去並不算驚豔。

可是,兩人的年紀卻是隻有二十歲左右。

可以想象,按照這樣的進度,兩人到達四十歲的時候,將會擁有何等驚人的修為。

不過,相比之下,夜歡玄帝初期的實力,在眾人麵前便有些不夠看了。

然而。

若是眾人知道對方隻不過修煉了兩年多的時間,便達到了這種層次,不知道又該作何感想。

測試開始。

諦戰狂第一個出手,隻見他現出諦聽獸真身,一頭紮進光幕之中。

等來到對方的礦石堆麵前,其大口一張,直接將一大塊礦石銜在口中。

然後,便扭頭疾速朝著對麵飛奔而來。

單看那疾風一般的速度,許多人就知道其實力之不凡。

果然。

等到半炷香的時間過去,戰狂正在運送了十七塊鐵礦石。

實力達到十階六品中期的諦戰瘋,也運送了二十二塊礦石。

單純這兩人的成績,就已經將狻猊族甩在了後麵。

那狻栩見到是這般場景,卻是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

“這有什麼?諦聽族的實力本來就是不弱於龍族和麒麟族的存在!”

“就算他們勝過我們狻猊族,也是這兩隻諦聽獸的功勞,跟他夜歡可冇什麼關係!”

“本少主可是運了十四塊礦石的,就這人族小子,能運一塊,我都算他厲害!”

“真不知道,諦謫仙怎麼會看上這麼一等貨色。”

這時,一旁觀戰的青龍族的少族長卻是一臉戲謔地道:

“狻少主此言差矣,這夜歡怎麼也是一位高品質煉丹師,價值還是有的!”

“隻不過,如果我是諦謫仙的話,一定會想辦法把這傢夥煉製成丹奴。”

“不知道謫仙妹妹可有這個興趣?這種秘術我青龍族中剛好有。”

說著,那少族長還扭頭看向諦謫仙,嬉皮笑臉地擺出一副討好的嘴臉。

諦謫仙見狀卻隻是側目斜視了一眼,然後便迅速厭煩般的扭過頭,連搭理的意思都冇有。

尤其對方神情中流露出的厭惡之色,就彷彿一柄重錘般,狠狠地砸在那青龍獸的心頭一般。

其餘一些想著上前搭話的人,見到身份顯赫的青龍族少主都碰了一鼻子灰。

便冇有人敢再去嘗試。

惱羞成怒的青龍獸,瞬間便把怒火轉移到夜歡身上。

“臭小子,我看你最好還是放棄吧,彆上前丟人現眼了!”

“玄帝階修為,我們青龍族許多四五歲幼獸都能到這層次了!”

夜歡見狀卻是置若罔聞,直接招出一對數丈寬大的靈翼,將浩瀚的半真品風屬性靈力灌注其中。

然後。

唰!

眾人便驚愕地發現一道閃電般的身影,一頭紮進了光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