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熟悉的名字,夜歡心中也不由得稍稍有些緊張起來。

上一世的自己,能夠真正與之稱兄道弟者並不多,這熊天帝尊卻是最能推心置腹的一個。

兩人彼此間有著多次過命的交情。

夜歡也曾經不止一次的考慮過,他們會以怎麼樣的方式見麵。

可是,眾人尋了好一會,終究不見熊天帝尊出麵。

圍觀者不由得暗暗歎息,錯過了一場好戲。

那白虎族長的眼神中也閃過一抹失落之色。

明眼人也都看得出這白虎族長的心思,雖然看似尋常的幾句話,卻是暗藏借刀殺人之機。

那熊天帝尊的為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人不僅快言快語、心直口快,還有一個最大的愛好便是與人切磋!

尤其天生一身恐怖的怪力,更是打遍聖域無敵手!

不滿足於此的他,甚至還專程跑到大荒域找到九彩仙猿族,與之比比力氣。

連那九彩仙猿族的現任族長都敗下陣來。

最終,族中潛修的一隻聖彩仙猿出麵,這纔將其贏了。

後來,熊天帝尊輸得心服口服,整個人都低調了上百年。

今日,若是熊天帝尊在場,見識到囚無牢的一身蠻力,以對方的性格,肯定是非出手與之較量一番不可的。

不管雙方孰勝孰負,這白虎族長卻都是樂意見到的。

最好其中一方惱羞成怒,最後大打出手,來個兩敗俱傷,那便更好了!

隻可惜,好一條妙計冇能得逞,許多人都頗感失望。

當然,如今的熊天帝尊修為早就達到了半神階,定然遠非如今的囚無牢可比。

其真正心思還是想借用熊象擘之手,教訓囚無牢。

就這樣,白虎一族吃了悶虧之後退在一邊!

然而。

正當夜歡轉身,打算回到諦聽族,準備去神獸聯盟的分部,覈對參賽者資訊時!

身後又是一道雄渾般的喝聲傳來,卻是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等一下,白虎族怕了你囚無牢,我火麒麟一族卻是非要領教一番不可!”

“這夜歡前些時日在東聖城將我孩兒打成重傷,令他永遠失去了繁衍後代的能力!”

“這麼大的場子我火麒麟一族若是不設防找回來,聖域的人豈不是當我血麒麟一族好欺負不成?”

“本座也不難為你們,把這人族小子交出來,再把諦謫仙嫁入我火麒麟一族,當日之事便算作罷!”

……

呼啦啦!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發現一大群足有數百位血麒麟族的成員湧了過來。

將夜歡和囚無牢等人儘數圍困在半空之中。

如今的火麒麟一族,已經取代了當年的血麒麟,成為麒麟各族的頭領。

麒麟各族不僅族群成員眾多,個體實力也強橫無比。

數百年前,眾族更是達成共識,組成了麒麟聯盟。

因為青龍族和赤焰龍族不和的緣故,如今的聖域,這麒麟聯盟便算是實力最強的一方。

這族長火燎天更是成為麒麟聯盟的總盟主。

其身份地位,並不比神獸聯盟的盟主差太多。

畢竟神獸聯盟是個貌合神離的爛攤子,盟主和副盟主都是以解決糾紛,主持公道為主。

這麒麟聯盟卻是有著號令所有麒麟族的能力。

而火燎原也因為通過家族秘法,繼承了上一任麒麟大帝的修為,年紀輕輕實力便達到了半神階!

麵對隻有半步半神中期的囚無牢,他自然是頗有底氣的。

眼看這麒麟族的眾人將自己一方團團圍住,諦聽族的眾人不由得有些慌亂起來。

這一次他們並冇有帶太多的族人前來,而且,近些年家族被惡魔族打壓,整體實力本就大大被削弱。

莫說是對上麒麟聯盟,就算是單純一個火麒麟家族,他們也難以應付。

何況,這火燎天的修為還達到了半神初期!

最終,所有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掌舵人諦謫仙。

後者卻是扭頭看向一旁的夜歡。

顯然,眼前的境況,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應對能力。

如果大哥諦擎天在,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如今的他,卻隻能依仗夜歡了。

後者見狀卻是發出一聲仰天大笑。

“哈哈…火麒麟一族還真就長本事了!”

“若不是看在故人的麵子上,我並不介意直接將你除掉!”

“即便如此,也並不影響我好好敲打敲打你!”

“這樣,我給你一次機會,說說你心中的想法,單挑?還是群毆?”

一邊說話的同時,夜歡冷眼看向火燎天,凜冽的殺意毫不掩飾。

後者被夜歡這麼一掃,不知為何心中居然莫名的生出一個怯意!

尤其兩人四目相對之時,他心中不知為何竟心生躲閃之意。

那一對深邃的眸子,居然連他都有些看不透了。

可是,手上掌握的強大實力,還是讓他重新燃起了信心!

“哼!區區這麼幾個勉強入流的半步半神,就敢如此目中無人!”

“今日,本座就好好教教你怎麼做人!”

“老夫也不欺負你,就按聖域的規矩辦,你我各出三人,三局兩勝定勝負!”

“你若是輸了,就把這馴奴契約簽了,永生永世做我火燎天的奴隸!”

“好,就依你!”夜歡一口答應。

緊接著。

他話鋒一轉,又道:“如果你輸了,又當如何?”

“那我火燎天便隨你處置,但凡有任何要求,我都悉聽尊便!”

夜歡聞言微微點頭,“好,你若是輸了,我便要你右手食指上的儲物戒指!”

聽到這話,那火燎天不由得伸出左手,本能地將這戒指護在手下。

那裡麵盛放的正是火麒麟一族數百年的家底。

其中包含收集而來的諸多天材地寶,他正打算去找聖域第一丹師狻鶴群,讓對方幫他煉製一批丹藥。

彆小看這一枚戒指,絕對是傷筋動骨般的存在!

不過,轉念一想,這聖域能和他麒麟族抗衡的也不過那聊聊幾方勢力。

如今諦擎天不在,整個諦聽族也冇有幾個能拿得出手的人物。

於是,他稍作猶豫之後,還是一口答應了夜歡的要求。

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二人便請在場之人作證,連發天雷劫毒誓都免了。

畢竟,這代表的是兩大家族,冇人會拿家族的名譽開玩笑。

就這樣,作為主動發起挑戰的一方,火麒麟族需要率先派人上場。

隻見那火燎天扭頭朝著身旁一位老者使了個眼色。

後者心領神會,向前輕輕邁了一步,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千丈外的虛空之上。

“老朽火蟒,領教諦聽一族的高招!”

嗡!

說話間,老者隱晦般的氣息釋放,居然有著半步半神後期巔峰修為。

居然一出手就是帝尊級的強者。

這火麒麟一族是鐵了心要在眾目睽睽之下秀肌肉了!

聖域早就傳言,麒麟眾族早就有著一統聖域的野心,今日這般不藏拙,著實有些顯露野心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