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才意識到,眼前的年輕人絕非他想象的那般簡單。

要知道,尋常情況下,將體外冰屬性靈力直接轉化為水屬性靈力是比較容易的。

因為存在溫度差的原因,隻需要動用一些火元素就可以做到。

可是,由水變為冰便要難得多得多。

加之,這個過程發生在體外,對方還能輕易操控其形態發生變化,品質更是直接達到半真之品!

按理說,這是半神階強者纔有可能具備的能力!

若不是這諦玄冥的修為達到了十階八品,或許真的就被夜歡製住了!

隻可惜,彼此間判若雲泥的表麵實力,卻不是簡單的靈力品質就能彌補的!

哢嚓!

隻聽一陣脆響過後,那巨大的冰雕陡然崩碎,一隻壯碩的身形再次飛掠而出。

“好小子,你對水元素的掌握程度,居然還要在我之上!”

“還有這半真品的靈力品質,我還真就小看了你!”

“隻可惜,我對空間真意的掌握遠非你一個玄帝階可比,這一身的空間護鎧,足以遮蔽這靈力屬性的壓製!”

“接下來,就讓你見識一下,上古級血脈諦聽獸的厲害!”

“諦聽鎖魂吼!”

嗷!

諦玄冥嘶吼一聲,大口一張間,一股恐怖至極的獸吼聲響起,直接衝夜歡周身的空間。

嘶吼的同時,其體內隱晦的血脈之力被催動,其身形都猛躥了三分。

周身皮膚的紋絡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隱隱間已經泛著彩色的光輝。

恐怖的威壓,更是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得到。

一旁的諦聽族人見狀無不大驚。

這股血脈威壓,正是上古七代的諦聽獸品質,其施展的天賦技能更是有著衝撞靈魂的能力!

此刻,許多人已經忍不住朝著夜歡投去戲謔般的眼神。

諦聽族人特有的家族榮譽感,再次湧上心頭。

不遠處的萱兒和洞府中的諦謫仙更是雙拳緊握,一臉的焦慮之色。

隻可惜,想象中也獲得神魂被衝散,當場敗下陣來的場景並冇有出現。

隻見。

就在那恐怖至極的聲波襲來之際,夜歡意念催動間,體內數股浩瀚無比的血脈之力洶湧而出。

彙聚成一隻十數丈長的無形巨龍,圍繞在夜歡周身疾速地遊走盤旋。

眨眼之間就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龍鐘。

嗡!

凶悍的聲波襲來,狠狠地衝擊在龍鐘之上,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鐘鳴之聲。

鐘聲穿透力極強,聲音振聾發聵,直擊眾人的靈魂深處。

尤其那諦玄冥,他跟夜歡同處囚牢之中,靈陣的壁壘使得鐘聲不斷的迴盪,一次次的疊加之下,威力卻是變得越來越盛!

以至於到了後麵,他的吼聲已經完全消散,鐘聲卻是依舊不曾停息。

殊不知,這龍魂鐘是夜歡與太古祖龍的靈魂融合之後,獲得的太古級天賦技能。

加之,如今的夜歡已經融合了雪神的道心,以及兩位海神的神格,還有朝天犼的灌頂神魂。

這龍魂鐘的威力再次提升,夜歡心念轉動間,已經具備自行催動龍魂鐘,用作攻擊手段的能力。

咣!咣!

鐘聲不斷的迴盪,直接透過諦玄冥空間護鎧,轟擊在他的靈魂本源之上。

恐怖的鐘聲使得周遭的圍觀者都不堪,就彷彿有人拿著一柄小錘,輕叩他們的腦瓜仁一般。

所有人都嚇得連連倒退,幾位閣佬更是同時出手,招出數座空間囚牢。

這纔將那鐘聲的威力遮蔽掉大半。

可是,囚牢內,那諦玄冥便冇那麼幸運了。

即便他十階八品的空間護鎧已經隔絕了大半的聲波,可是,靈力壁壘不斷地使得聲波迴盪。

就如同自己被扣在巨鐘之內,享受這狂暴的奏鳴一般。

“啊!該死的夜歡,你這是什麼武技,快停下!”

“有本事的跟老子正麵硬剛,小爺我非教你好好做人不可!”

“獸血沸騰!”

嗡!

喝聲落下,諦玄冥終於有些不情願地開啟了秘法,周身氣息變得更加狂暴了。

說實話,對付一位玄帝強者,還需要動用秘法,其高傲般的內心深處,是有些羞愧之感的!

奈何,對方手段著實了得,他也隻能憑藉自己肉身和靈力修為的優勢,迅速將其解決。

若是再拖下去,他便更覺得丟人了。

此刻,他已經毫無保留!

唰!

巨大的獸爪揮出,明明與夜歡隔得老遠,卻是突兀地出現在夜歡身後的頭頂。

正是動用高深級空間真意,從空間亂流強行穿梭的結果。

然而,身懷空間屬性靈力的夜歡早有準備,早在進入這靈陣之初。

他便暗中調用控靈境上品的空間真意,將整座靈陣中的空間屬性靈力都儘數捕捉。

甚至,連空間亂流深處的靈力,也一併探查。

就在對方揮動爪刃之時,他已經敏銳地捕捉到空間亂流內的空間波動。

眼看那爪刃剛剛探出,夜歡信手一揮,一對半月形的彎刀陡然浮現。

唰!唰!

夜歡反手就是兩刀,猛地朝著身後揮去。

錚!錚!

清脆的金鐵撞擊聲響起,火光乍現。

再看那鋒利的獸爪,居然直接被削去了近丈長的數段,連外部覆蓋的空間護鎧和冰雪鎧甲都儘數斬斷。

不過,恐怖至極的轟擊力,也使得夜歡的身形急速倒退。

他扇動風神之翼,好不容易纔穩住身形。

那諦玄冥來不及去管自己的爪刃,雙爪合十,調用浩瀚的空間之力,凝聚成兩座堅固的壁壘。

就好似兩座大山一般,趁著夜歡身形不穩,再次朝其砸來。

此刻,那諦玄冥雙目猩紅、睚眥欲裂,體內狂暴至極的靈力波動,外加幾近扭曲的瘋狂之色。

都彰顯著他果決般的殺意,此時的他卻是冇有絲毫的保留,完全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氣。

從死亡峽穀那死人堆裡爬蟲來的他,深知這機會的寶貴。

這就是經常在生死邊緣徘徊的強者,練就的本事,懂得抓住敵人的任何失誤。

哪怕是一個瞬間,往往都足以決定生死!

看那恐怖的威力,顯然是要一擊必殺的。

現在的諦玄冥已經開始變得極為認真起來!

眼看那空間壁壘襲來,夜歡也瞬間就感覺到了危險。

有心動用控靈境上品的空間真意,將其驅散。

可是,他卻是驚愕地發現,任憑自己掌握的天地法則比對方高出許多,終究無法撼動那空間壁壘分毫。

正是彼此間實力相距甚遠的結果。

若是換成半步靈神合一的水屬性靈力,夜歡或許還能勉強做到,這空間壁壘卻是超出了他的應對能力。

就這一瞬間的遲疑,那兩座壁壘已經來在眼前。

而且,周遭可以遁逃的空間,也都被諦玄冥招出空間壁壘封堵。

凝實般的危險氣息襲來,夜歡又一次感受到瀕臨死亡的感覺!

他這才意識到,貿然挑戰十階八品層次的高手,並不是一個明智之舉。

至少,他應該在對方輕敵之初,就抓住對方的破綻,施展致命一擊。

可是,一切都太遲了,就這短暫的瞬間,他就感覺時間變幻了一般,腦海中無數個念頭,閃電般襲來。

隻可惜,他卻是未能想出足以抵抗那恐怖壁壘的方法。

就連神玄境中期的靈魂之力,催動的空間真意,都無法與之抗衡!

下一刻。

轟隆隆!

撼天動地般的炸響聲傳來,兩座山嶽般的壁壘對轟在一起,方圓百裡的空間都是一陣劇烈的動盪。

大陣之中的空間不堪那恐怖的轟擊力,使得周遭的空間都儘數坍塌。

波及範圍足有方圓上千丈。

寧靜!

死一般的寧靜!

時間就彷彿靜止了一般,在場的所有人都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