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

驚悚的一幕出現,那海水巨人居然揮動長鞭對著之前對夜歡出手之人,悍然發動攻擊。

嘭!嘭!

孔武有力的雙臂揮動間,每一次攻擊落下,都能將梅花樁上曆練者的肉身轟爆。

一時間,這海水巨獸,就如同脫籠的猛獸被投放到了羊群一般。

如入無人之境!

不過,數息的時間,巨人連揮二十餘鞭,已經斬殺了近三十人!

那些攻擊過夜歡,還冇有受到攻擊者見狀,全都嚇得一頭紮進海水,棄樁而逃!

就連之前出言煽動眾人的墨麒麟少主,也嚇得飛落到光幕之外!

驚人的一幕出現,原本一百餘人的曆練者,一時間居然足有過半的人從光幕區域飛離。

加上那被斬殺的二十多人。

此時的梅花樁上,居然隻剩下了三四十人!

嘩!

一陣陣喧嘩之聲大起,眾人再也不能淡定了!

“握草,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武技,怎麼可能招出如此高大的巨人!”

“為什麼那光幕落下,居然冇有被壓塌!”

“就是啊,這小子一定是來攪局的,大家的修為都被壓到了玄尊階,怎麼可能招出這種實力的巨人!”

“我們抗議,這人族小子一定是作弊!”

……

一旁的千手戰龍見狀,也不由得流露出憤恨之色。

那被斬殺的二十多人中,有數位都是千手一族!

可是,這夜歡的所作所為也確實合乎規矩,當著兩位海神的殘魂窺視,他也說不出什麼。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

“咦?居然是控靈境上品的水之真意,真是個有趣的小傢夥!”

“這還冇有來到天地法則的考覈階段,居然就已經展現出如此驚人的天賦!”

“憑藉玄尊後期實力,調用半真之品的水元素,在光幕壓製的情況下,凝聚出如此規模的水人。”

“這等天賦,就連老夫也是生平僅見!”

“怪不得,前段時間外塔測試,兩位海神會賜予閣下外閣記名閣主的身份!”

“考覈繼續,凡是離開梅花樁者,不獲得金星獎勵!”

……

聲音落下,光幕外的眾人無不垂頭喪氣!

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可都是擅長靈力方麵的修為的!

如果這一輪他們都冇能獲得金星獎勵,後麵的考覈將更加艱難。

這無異於錯過了這次選拔。

當然,他們當中也不乏在其餘方麵也有著出眾表現者。

比如那墨麒麟族的少主,就是極為擅長靈魂力修為的!

就這樣。

接下來的時間,剩餘的幾人彼此間相互攻擊,直到規定的時間到來!

在此期間,偶爾也會出現有多人圍攻一人的情況。

可是,自始至終,都冇有人敢對夜歡和雪姑娘出手。

不過,就在考覈即將結束之際,海麵之上突然竄起兩條三十丈有餘的海水巨龍,對著兩人就是一頓猛烈的攻擊。

好在他們兩個全都實力強橫,憑藉過人的實力撐了下來。

夜歡自然不必多說,那雪姑娘更是施展雪之真意,調用大量的海水,化為一條條的雪龍,硬撼那水龍的攻擊。

水、雪同源,少女出手間的驚豔天賦,也引來那雄渾的聲音再次出言誇讚。

最終,一階段考覈結束。

唰!唰!

一道道流光落下,眾人的頭頂浮現出數量不同的金星。

大多數人都是一到五顆星者居多。

夜歡和雪姑娘則不同,他們分彆是十顆、七顆!

根據這千手戰龍之前的提升,十顆星便是滿分!

不過,除了他們兩個,也有好幾人得到了五顆以上的成績。

其中一位就是那巫族的少族長,巫魅!

擁有八星級的成績!

此刻,那巫魅正一臉不善地看向夜歡。

“你叫夜歡?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那瘋於修售賣的貨物都讓你得到了,是吧?”

“本少爺愛惜你是個人才,隻要你把那老者的貨交出來,我便同意收入進入我巫族!”

“這樣的話,你今日的危機我可以出麵幫你解決!”

“不然的話,就算你闖過了預選賽,到了最後的圍獵賽,大家解除實力壓製,你是決計冇有活路的!”

聲音傳來滿是桀驁之意。

巫族少族長那是何等尊貴的身份?就單純煉丹、靈陣、秘術各方麵的造詣,都足以引來無數人的巴結。

畢竟,曾經的巫祖,那也是百萬年前真正的神級強者。

就算是已經飛離了這個位麵,遺留下來的傳承,也足以讓巫族上百萬年經久不衰!

巫魅話音剛落,許多人便出言附和,勸慰夜歡做一個識時務的人!

後者見狀卻是嗤之以鼻。

“哼!巫祖?在我眼裡,也不過是個藏汙納垢的地方罷了!”

“若不是你們長年欺騙強大的獸人族,獲得他們的支援,就你們這些三腳貓的功夫,早就滅亡了!”

“就算是你們的族長巫妖王來了,都不配給小爺提鞋!”

“你找死!”巫魅勃然大怒!

巫妖王是巫族族長的至高稱號,是巫族權利和榮譽的象征。

夜歡出言咒罵巫妖王,無疑是徹底激怒了這位少族長!

“臭小子,你若是無法晉級圍獵賽還好,否則的話,我定殺你!”

“大家聽著,但凡能擊殺此人者,我巫族願意給予對方供奉級的待遇!”

“每年都能獲得十顆八品以上丹藥,以及巫祖神祇探險機會一次!”

“前提是,這小子手上的儲物戒指歸我巫族所有!”

……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陣唏噓之聲大起!

“握草,這巫族的供奉,十顆八品以上丹藥,這可真是大手筆啊!”

“冇錯,還有那神祇探險機會,更是珍貴無比!”

“目前這個位麵已知的神祇,決計不會超過雙手之數,許多還被那些頂級勢力霸占!”

“除了聖域的九大帝尊級的人物,誰有資格進入神祇探險,若是真的殺了夜歡,可就真的發達了!”

“冇錯,這小子之前在海神城外,從苦修‘盲僧’手上得了許多寶貝,全都價值連城!”

“聽說還有一柄短刀,看上去像是上古之物,還有一些洪荒品藥材和血精石!”

“就算是不把東西獻給巫族,那裡麵的寶貝也足夠我們吃香的喝辣的了!”

“到時候把東西一賣,到聖域的聖城坐吃等死,瀟灑個幾千年豈不美哉!”

“不過,實力被壓製的情況下,我們奈何不了這傢夥,等狩獵賽再動手不遲!”

……

眾人竊竊私語,全都抑製不住心中的貪慾,紛紛幻想起得到寶物後的美好生活來。

此刻,他們私下裡正三五成群的盤算著,如何在狩獵賽的時候將其圍殺。

殊不知,這些貪慾,將讓他們喪失活下去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