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那朱開天眼看自己的老祖被斬殺,也早就嚇得怔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你…你居然敢殺我族的二閣佬?”

“該死的東西,是你逼我朱厭一族走出這一步的!”

“看我將大閣佬招來,滅了你們這一群螻蟻!”

“還有你們這三大家族,死性不改,邪神有什麼好?你們信奉了數萬年,有一人成神了嗎?”

“隻要成為魔神大人的忠實信徒,實力纔是真正的暴漲!”

“你們想不到吧?朱耷玄前輩,已經成為真正的半神強者了!”

……

哢嚓!

朱開天嘶吼的同時,隨手取出一枚暗金色的玉簡一把捏碎。

伴隨著空間波動的擴散,一道足有一百五十丈有餘的巨型九頭蛇陡然出現。

隆隆般的聲音響起,震得整片空間都是一陣劇烈的動盪。

“小天,發生什麼事了,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招我出來!”

“咦?這血腥之氣,是達通?”

“我二弟呢?是誰傷了他?”

說到最後,在場之人已經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殺意!

氣息釋放在場之人全都察覺到來人的恐怖修為!

半神強者!

居然是真正的半神強者!

在場之人無不大驚,半神級的強者,放在整個位麵都是頂尖般的存在了!

尋常的大家族,就算是兩三千年也未必能出一位這樣的強者。

況且,這朱耷玄不過才兩千多歲,數百年前才半步半神初期。

正常情況下,冇有個兩三千年,是不可能踏入半神階的!

……

朱開天見狀急忙上前,先是躬身一禮,旋即用靈魂共享的方式,將剛纔發生的一切,告知對方。

不過須臾之間,那巨蛇的九顆頭顱調轉,十八隻碩大的眼眸,分彆落在了烏傀和夜歡的身上。

“該死的東西,居然殺我二弟,壞我朱厭一族好事!”

“死!”

說話間,其中兩顆頭顱大口一張,分彆對著烏傀和夜歡吞噬而去。

攻擊襲來,夜歡手上的一枚儲物戒指感受到凝實的殺意,一股隱晦般的空間波動傳來。

正是白玉兒離開時給夜歡的那枚戒指,上麵有她刻畫的靈陣,能夠感受到危險氣息。

禍甄兒之前的時候,也曾經給過夜歡一枚這樣的戒指!

後來有了白玉的戒指後,夜歡便將其收了起來!

然而。

就在白玉兒打算現身之際,一道突兀的身影卻是搶先一步,擋在了夜歡的麵前。

嘭!嘭!

來人信手一揮,對著那兩顆頭顱就是猛地一掌,清冷般的聲音響起,直接將朱耷玄都壓製了下去。

“臭蛇怪,我看你是反了天了,居然敢來我驪龍族的地盤撒野?”

“難道,當年教訓你們這麼快就忘了嗎?”

眾人定睛望去,發現來人卻是一個長相異常俊美的婦人。

那婦人青絲如瀑,身姿傲人,一對美眸豔麗無比,卻又不失淩厲之勢,絕美的臉頰帶著一股肅殺之氣,讓人不敢有半分褻瀆之心,卻平添幾分敬畏之意!

世間少有的絕世容顏,外加這盛氣淩人的獨特氣質,許多人見了都不由得有些失神!

一些修為稍遜者更是被驚豔得呆若木雞!

這姿色,除了剩餘的諦謫仙,根本少有人能與之比美。

加之那特有的氣質,更是冇有半絲的煙火之氣,連雙雪二女都顯得遜色了些。

隻是,這種彆樣的美,尋常的男子就算是喜歡,也很難駕馭!

……

“姑姥,您終於回來了?”

“嗚嗚……蕊兒差點被朱厭族的人控製了!”

“如不是夜公子,我恐怕都被他們擄到怪蛇族當奴隸了!”

驪蕊兒先是一喜,旋即又麵露委屈之色,一個閃身撲到那婦人的懷裡,哭成了淚人。

那婦人見狀,眼神中也是一抹柔和之色閃過,伸手輕輕在少女肩頭拍了幾下。

那朱耷玄見狀,登時就麵露驚恐之色!

他受了對方一擊,兩顆頭顱都被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內部的靈魂本源都被轟散了!

兩人雖然同是半神初期,這婦人的修為卻是比他強上太多!

一旁四大家族的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大驚,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握草,這人誰啊?驪龍一族什麼時候多出一位半神強者了,還如此年輕!”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應該是那驪冪兒,千年前就是因為此人,聖域的妖傀宗才幫驪龍族出過一次手?”

“啊?是她?當年那件事發生的時候,她纔不過二十歲出頭,如今也就一千多歲,怎麼可能有如此修為?”

“這一千年來海域根本冇有她的訊息,大家早就把這號人給忘了!”

“冇錯,就是她!這姿色,海域根本挑不出第二個人來!千年前妖傀宗的人殺進邪域的時候,我見過此人!”

“當時他不過纔是十階九品中期,隻因是那妖傀宗聖主的紅顏知己,才引來數位半神幫忙!”

“真是想不到,一千年的時間,她的實力居然躥升到了半神階,天賦當真是恐怖!”

……

這時,朱耷玄頗為忌憚地瞥了驪冪兒一眼,拱手一禮道:

“驪冪兒,這這次來並不是針對你驪龍一族!”

“隻是,那人族小子搬弄是非,挑撥我們五大家族的關係,我要殺的人是他!”

“還請你不要誤會!”

說著,朱耷玄幻化出雙手,朝著夜歡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此刻,烏傀正手持圓月彎刀橫在夜歡麵前,烏黑的眸子緊盯朱耷玄!

驪冪兒扭頭看了夜歡一眼,目光最終還是落在了烏傀身上!

“這…這不是血魁的雙月伏魔斬嗎?怎麼會在你手上?”

“等一下,你這身上的靈陣紋絡好生熟悉,連外貌都跟我的紫魁有九分相似!”

“我知道了!你…你是烏傀?那死鬼給狻鶴群打造的傀儡?”

“當年他斬殺了三位玄天帝八品的巫族強者,便煉製了三尊傀儡,分給了我們三人!”

“可是,你怎麼會在這?告訴我,你現在聽命於誰?”

“什麼人有這麼大本事,能把你從狻鶴群手上搶了來?”

“怪不得我剛纔察覺到異常狂暴的空間波動,還有一股熟悉的味道,過來檢視原來是你!”

“想不到你的實力也成長了許多,比陪我下棋的紫魁都毫不遜色了!”

“真是想不到,時隔千年,我居然還能遇到那死鬼的傀儡!”

說話間,驪冪兒一個閃身來到烏傀麵前,絕美的臉頰之上,已經多了一分傷感之色。

信手一揮間,一尊淡紫色的傀儡陡然浮現,隱晦的靈力波動傳來,居然又是半步半神中期修為。

兩尊傀儡出現,除了膚色不同,其餘外觀居然幾乎一模一樣!

還不等烏傀開口回答,一旁的驪蕊兒卻是上前幾步,搶先開口!

“姨姥,你肯定是認錯了,這傀儡是夜公子的,不是什麼狻鶴群的!”

“夜歡,你怎麼不說話?快告訴我姨姥,這傀儡是你的啊!”

少女一臉疑惑地看向夜歡。

然而。

聽到‘夜歡’兩個字入耳,那驪冪兒感覺自己的頭顱就要炸了,腦海中一片恐怖,體內的狂暴氣息登時就收不住了。

嗡!

恐怖至極的氣息釋放,半神初期的強橫威壓,直接將周遭的空間都震碎了大片!

在場眾人也受到波及,被震得連連倒退。

一些實力不堪者,更是直接被壓得爆體而亡。

“你…你剛纔說什麼?他…他叫什麼?”

驪冪兒一把就將自己的重孫女拉過,情急之下,差點把對方的胳膊都要捏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