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翌日清晨。

夜歡早早地就起來吃罷早餐,然後和萱兒一起趕赴煉丹係。

至於狼王,他冇有取得煉丹係的腰牌,夜歡令其留在煉體係,跟隨他古塵修煉鍛體術。

狼王也感受到這煉體術帶來的巨大提升,同樣樂此不疲。

與其在魔獸山脈躺平,倒不如追隨夜歡的腳步,成為真正的頂級強者。

煉丹係院門口處。

當葉歡到來之際,係主任柳紅棉已經親自在門口等候。

見到夜歡出現,那俊美的臉頰之上,不由得流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夜歡,你來了,我等你多時了!”

“走,我帶你去跟其他的學員認識一下,今天我要親自給你們授課。”

說著,那女子直接伸出玉手,就要去拉夜歡。

嚇得後者連連躲避,他卻是見識過這女人的厲害之處的,萬一哪一天再給自己整出什麼花邊新聞來,那慕容雪醋罈子打翻,還不知道鬨出啥幺蛾子來。

“柳主任,還是您先請,我跟在您後麵便是!”

“那好吧,我們走!”柳紅棉戲謔地看了夜歡一眼,還是率先走上前去。

見到那妖嬈的身姿在自己麵前扭來扭去,夜歡心神大亂,急忙緊走幾步追了上去,兩人並排同行。

一路之上,夜歡明顯感覺這柳紅棉的靈魂之力,在自己周身掃過數次。

他心中暗道:“這柳老濕不會跟我一樣,也好那口吧?”

不過,雖然這麼想,對方靈魂力修為遠超自己,夜歡是不敢輕易偷窺對方的。

哪怕是心底那股邪念一再湧來,也被他強壓了下去。

兩人來到一座寬闊的演武場上,此時已經有三十餘人在此等候。

見到柳紅棉到來,眾人連忙起身行禮。

“大家坐吧,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們係的新生夜歡,入學就是三品煉丹師的存在!”

“因為他的煉丹術已經達到畢業生的水平,所以,我破例授予他享受導師級待遇的資格!”

“來,夜歡,這是你這個月的補給,價值十萬金幣的藥材!”

嘩!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陣私語聲大起。

“握草,十萬金幣每個月,我一個月才五千金幣的藥材!”

“這傢夥隻不過是在柳主任麵前煉化了一株藥材,就能拿到這麼多錢!”

“十八歲的三品煉丹師,打死我也不信!”

“這傢夥不會是騙子吧?”

……

然而,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夜歡卻是上前接過那儲物戒指,語出驚人道:

“柳主任,我今天來是想接本學期的考覈任務的!”

“平日裡,我還有其他的事情,不打算在這裡上課了!”

此言一出,滿場寂靜。

那柳紅棉原本榮光滿麵的笑臉,也不由得嚴肅了起來。

“夜歡,我知道你天賦非常不錯,完成畢業考覈也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如果你接受我的教導,很有可能畢業之時達到四品或者五品層次!”

“到時候各大院係煉丹大比武,我需要你為我們東院拿一個好的名次回來!”

“如果你驕傲自滿、不思進取,將自己荒廢掉,我花這麼多金幣培養你的意義何在?”

見到柳紅棉厲聲嗬斥,許多學員私下裡暗暗叫好。

甚至,一些詆譭之言,已經傳進夜歡的耳朵裡。

一邊說著,那柳紅棉還催動神變境後期的靈魂之力,朝著夜歡籠罩而去,意圖給對方造成一種壓力,逼迫他就範。

然而,那威壓襲來,夜歡卻是麵不改色,好似冇事人一樣。

“柳主任,能否說一下,在您的培養下,我取得什麼樣的成績,您纔算滿意嗎?”

柳紅棉聞言雙目如鉤,緊盯夜歡的雙眸。

“兩年內達到四品煉丹師水平,畢業之前成為五品煉丹師,幫我們奪得四大分院鬥丹的魁首!”

“甚至,我希望你能在東大陸六大院校間的切磋上,大放異彩!”

“你若是執意要接本學期的任務的話,那我要求你年底之時,能煉製出任意一枚四品丹藥!”

“如果你有這個信心,便大可以自行離去,我決不阻攔!”

“但是,如果你到時候冇有完成本學期的任務,從下一個學期開始,你就得聽我的!”

說著,那女子右拳伸出在實木桌案之上狠狠地錘了一拳。

胸前的波濤一陣劇烈的抖動,看得夜歡差點當場飆出鼻血來。

“呃…如果是這樣的話,能不能幫我預支半年的補給,我現在就可以完成考覈任務。”

“免得我外出曆練,還得跑回來取補給!”

夜歡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柳紅棉當場語塞,“你……”

這時,場下一位高年級的男子站起身來,訓斥道:

“夜歡,柳主任已經夠給你麵子了,你不要不識好歹!”

“煉丹係可不是你信口開河的地方?”

“我們五年級的學員,都冇有一個能達到四品煉丹師水平,你居然敢口出狂言!”

“我看你分明就是來騙取煉丹係的補給的!”

見到有人開口,許多人也隨聲附和。

但是,對於這些,夜歡卻是充耳不聞。

他雙目如電緊盯柳紅棉的美眸,“柳主任,我冇有開玩笑,不知道我這個要求你可否答應?”

“好小子,有魄力,隻要你現在煉製出一枚四品丹藥,我就把半年的補給都給你!”

“我這有上百株四品藥材,你要煉什麼丹藥,自己挑吧!”

柳紅棉大手一揮,招出一大堆四品藥材,朗聲道。

其爽朗的性格,外加不俗的魄力,倒是完全不遜色於一位男子。

夜歡看了看桌上的藥材,莞爾一笑道:

“這裡麵有數株美容養顏的藥材,不如,我就煉製一枚四品駐顏丹!”

“就當是感謝柳主任的厚愛了!”

聞言,那柳紅棉先是麵色一紅,旋即又道:

“四品駐顏丹?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丹藥?你不會是誆我的吧?”

“我可是六品煉丹師,你的丹藥能否達到四品之列,我一眼就看得出!”

夜歡微微搖頭卻是不作解釋。

下一刻。

他盤坐在地,取出一尊鼎爐,雙手揮動,一股紫金色的火焰升騰而起。

精神力席捲而出,操控一株株的藥材朝著火爐中飛掠而去。

接觸不過數息時間,藥材中的雜質便被淬鍊殆儘,隻留下精純的藥力精華。

就在這火焰招出的刹那,在場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驚,體內的靈力火焰一陣急劇不安的跳動。

好似遇到了什麼恐怖的天敵一般,畏首畏尾、躲躲藏藏。

就連那柳紅棉也忍不住心中暗驚,因為,她赫然發現,對方的火焰比起兩日前,更加強橫了。

“這火焰之中,居然有幾分地下石窟金鱗聖炎靈火的氣息!”

“莫不是這傢夥動用什麼手段,吸收了那裡的火焰之力?”

“兩種不同的靈火,怎麼可能會出現在同一人的體內,卻冇有爆體而亡?”

“看來,有機會得去問問元素係的司空玄了!”

然而,一切纔剛剛開始。

當接下來,夜歡一係列行雲流水的操作結束,煉製出一枚四品三紋駐顏丹之時,眾人才真正驚愕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尤其他們看到對方引來雷雲,刻畫出三道絢麗的丹紋,更是投來崇敬般的目光。

一些本還心存質疑的少女們,全都春心盪漾,目光熾熱地看向夜歡。

如果那目光帶有溫度的話,此刻夜歡已經被燒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