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滅霸,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我與凶獸者聯盟的第一副盟主關係交好!”

“能否看在他們的麵子上,就此離去!”

“你這一身修為不易,我不忍殺你!”

那惡魔出言勸慰,恩威並用!

然而。

混滅霸何曾是個好脾氣,又豈是對方三言兩語能打發的?

“屁!就那矬鳥,有個屁麵子,老子見一次打一次!”

“這副盟主當年求著我老人家坐,我都不感興趣,也就猿天罡那樣的沽名釣譽之輩,喜歡做官!”

“還有,我混滅霸是最不喜歡被人要挾的,來,讓我看看你是怎麼不捨得殺我的!”

“看錘!”

老混頭一言不和,直接掄起轟天錘,對著那惡魔便當場爆砸而去!

後者見狀,隻得掄起魔槍與之硬撼。

轟!轟!

驚天的炸響傳來,還冇有完全修複的虛空,再次被震塌!

眾人抬頭望向半空,卻發現那惡魔居然被混滅霸打得連連暴退。

每一次巨錘落下,都把那巨魔震出數百丈外!

完全是一邊倒的吊打!

就連一旁觀戰的囚無牢都麵露驚愕之色。

“好恐怖的神力,不愧是半步半神後期的混沌凶獸!”

“手中的轟天錘連靈陣都冇有刻畫,便有如此威力!”

“不過,這種層次的對轟,就算是刻畫了尋常的靈陣,也很難承受這恐怖的大力!”

“想來,我要是達到半步半神後期,也不會比他強上太多!”

“不得不說,凶獸一族靈力之狂暴著實非神獸各族可比!”

“這樣下去,這惡魔決計撐不了一炷香的時間!”

果然。

就在囚無牢說完不久,混滅霸再次揮錘,一擊便把那惡魔雙臂打斷,高大的肉身也轟進了空間亂流之中。

就是單純的錘擊,簡單而又粗暴!

“哼!惡魔一族,不過如此!”

“猿天罡,彆在那偷偷摸摸地窺視了,出來吧!”

“這就是你引以為傲,曾經斬殺過的魔帝?”

“今日,俺老混頭也打殺了一隻,以後休要在老子麵前吹噓此事了!”

混滅霸手提轟天錘,對著一片虛空厲聲暴喝。

話音剛落,那片空間便傳來一股隱晦的波動,一位鬚髮皆銀的老者陡然出現。

正是神獸聯盟的副盟主,猿天罡!

“嗬嗬,老朽猿天罡,不請自來,還請諦聽族的朋友不要見怪!”

“不過,老混頭,那惡魔可還冇死呢,勝負也尚未可知!”

“你不要高興得太早哦!”

果然。

猿天罡話音剛落,混滅霸眼前的虛空抖動,便是一根戰槍陡然刺出。

後者見狀急忙揮動轟天錘去擋,凶悍的勁力居然直接將其震退出數百丈外。

他定睛望去,那惡魔居然身形完好地從空間亂流中鑽了出來!

原本被震斷的雙臂也恢複如初。

此刻,那惡魔全身上下都冒著騰騰的黑色火焰,好像被點燃了一般。

氣息也躥升至近乎半神階!

實力比之前強了數倍不止!

“是魔焰焚身,以燃燒魔血和魔魂催動的火焰,惡魔皇族的獨特秘法!”

“老混頭,隻要你能在這惡魔手上堅持盞茶的時間,這惡魔便會油儘燈枯而死!”

“萬萬不可小覷它,這種狀態之下的惡魔,半神以下幾乎是無敵般的存在!”

“實在不行,就認輸吧?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畢竟,你不是我!”

猿天罡見狀急忙出言‘提醒’!

然而,這好話聽在混滅霸的耳朵裡,卻如同有人拿兩根鋼針往裡捅一般!

異常刺耳!

畢竟你不是我?

“狗屁!”

“猿天罡你個老不死地休要小瞧了我?”

“咱倆之間的切磋,我可從來都冇動真格的!”

“九彩仙猿一族實力雖強,我混沌一族也不是吃素的!”

“看好了,老子現在就正麵擊殺他,狗才認輸呢!”

“混沌聖體,起!”

嗡!

喝聲落下,那混滅霸的氣息開始急劇攀升。

靈魂力之下,夜歡驚愕的發現,周遭天地間的土、空間、金三種屬性的靈力,全都開始瘋狂地朝著其體內湧去。

原本百丈有餘的肉身,再次躥升了三分不止!

嗡!

混滅霸雙手握錘,隨意揮動間,執若無物!

這就是混沌聖體,吸納天地之力,強行提升自身實力的存在!

居然是對三種屬性的天地法則,都達到了控靈境上品,隨意調動天地之力,為我所用。

不同的是,尋常人利用天地法則,往往是選擇加持武技。

而這混沌凶獸,卻是修煉了秘傳的混沌聖體!

這是源於上古時期的天賦技能,就連本族的混沌獸都鮮有能修煉!

這混沌聖體也是魔獸家族的煉體術中,能夠位列三甲的存在!

感受到自身澎湃的力量之感,混滅霸就覺得自己舉手投足間,都擁有了毀天滅地之力。

“夜公雞,這可是我老混頭積攢了數百年的血脈之力,才催動的神體!”

“夠給你麵子了吧,一會的時候,可否再來一罈好酒?”

混滅霸一臉期待地看向夜歡,他也是個不吃虧的主,這麼大的人情丟出去,怎麼也得想辦法撈點東西回來。

夜歡聞言朝著對方拱手一禮。

“混前輩放心,我給你十罈佳釀,外加一枚九品五紋血蓮返祖丹、九品五紋太乙大還丹、九品五紋太乙長壽丹!”

“一言為定!”混滅霸登時來了興致,眼神中都滿是熾熱之色。

那惡魔見狀卻是恨得咬牙切齒,本以為對方能知難而退,自己就不必浪費這一身修為。

現在看來,想要震懾對方獲勝的目的是不能得逞了。

於是,他直接掄起戰槍,再次朝著混滅霸殺來!

“該死的東西,我跟你拚了!”

“血祭屠神槍!”

惡魔嘶吼著,將體內的魔氣、血脈之力、靈魂之力,儘數灌注到戰槍之中。

刹那間。

一隻足有三百丈有餘戰槍虛影浮現,猛地朝著混滅霸砸來。

戰槍所過之處,周遭的空間都儘數坍塌,帶起狂暴的空間亂流。

混滅霸則不同,眼看那戰槍轟來,他卻是隨手將轟天錘丟在一邊!

然後。

意念操控間,一座足有方圓數百丈的空間壁壘陡然凝聚。

周遭天地間的土、金雙屬性靈力也儘數融合其中。

不僅如此,皇城百裡之外的一個小山包也被隔空吸扯而來,大量的土石混入其中。

不過須臾之間,這空間壁壘就凝聚出一座數百丈長寬,十數丈厚的巨大牆壁,懸浮在混滅霸的頭頂!

“混沌覆天印!”

嗡!

混滅霸雙手托印,混沌聖體的力量被催動到極致,猛地朝著那惡魔砸去!

恐怖的威力,幾近毀天滅地!

連虛空的曜日都為之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