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

在眾人滔滔不絕的議論之中,風之一族的數位族人上前,依次測試。

隻可惜,除了有一位成員的血脈品質達到了皇血七品外,並冇有品質更高者。

不過,當他們聽到那皇血七品成員得到的是一枚三品血蓮返祖丹的時候,整個廣場都是為之沸騰了。

血蓮返祖丹,就算是三品之列,也是有希望引起血脈品質提升的。

這些都是很早之前,家族花下重金,在聖域的鶴仙閣搶到的!

夜歡到來時給諦謫仙和萱兒的丹藥,並不在此列!

接下來,測試繼續。

各大家族的人陸續上前,不過能夠獲得獎勵者也隻有寥寥幾人。

就算是實力最強的炎之一族,也隻有十六位族人的血脈品質達到了皇血五品以上!

其中天賦最高者,也隻是達到了皇血八品層次。

為此,諦元寅按照之前商定的獎勵,獎勵對方一枚四品一紋血蓮返祖丹,兩枚八品三紋血蓮淬身丹,兩枚八品三紋金髓丹,兩枚滌魂丹。

話音剛落,在場的眾人無不朝著那幾人投來熾熱般的目光。

眼看支族的測試就要結束,宗族的測試即將開始。

這時,遠處一道蒼老般的聲音響起,卻是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等一下,我空間一族姍姍來遲,請公子殿下和閣佬大人開恩,給我族這幾位小輩一次測試的機會!”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發現一位身形佝僂的老者,領著十數人憑空出現在虛空之中。

正緩步朝這邊趕來。

眾人見狀不由得竊竊私語起來。

“我靠,這不是空間一族的老族長諦空玄嗎?曾經上上任族長的貼身護衛!”

“冇錯就是他,聽說當年一場惡戰,他拋下老族長隻身回來,最後老族長卻被魔族誅殺!”

“從此之後,空間一族被所有族人所唾棄,再無顏麵來參加這族比!”

“諦空玄,你個貪生怕死之輩,身為老族長的貼身護衛,卻在生死關頭拋棄老族長一個人回來!”

“你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帶人來參加族比,與我們搶這家族的資源!”

“對,你們不配,滾回去!”

“滾回去!怕死鬼!滾回去!”

……

一陣陣喝罵聲傳來,那老者和族人聽了全都麵紅耳赤!

就連幾位閣佬也麵露清冷之色,那隕落的閣佬中,就包含如今三閣佬諦元寅的父親和叔父。

諦謫仙同樣麵色凝重,因為自己的祖父便是因其而死。

貪生怕死之輩,她也向來都看不起。

這諦空玄是自己祖父的貼身護衛,千年前與魔族一場惡戰,對方孤身一人負傷而回。

老族長和其餘幾位閣佬全都葬身魔族之手。

而且,在對方昏迷之際,眾人還從其身上搜到了諦聽族的族長項墜。

也就是諦謫仙脖頸間戴著的那枚。

後來,對方醒來,受儘族人的惡罵,問其緣由,對方卻是一言不發,隻身回到空間一族養傷。

不過,老族長也就是諦擎天的父親繼位後,並冇有怪罪對方。

甚至,事情過了數年後,還親自為其開脫。

就算是諦擎天繼位也不曾給對方臉色,還數次邀請他和族人前來參加族比。

都被對方婉言拒絕!

……

此刻。

那諦空玄不顧眾人的咒罵聲,一個瞬移來到諦謫仙麵前,本就佝僂到近乎九十度的身形,再次低了三分。

算是行過躬身禮了!

“公主殿下,老臣有個不情之請,這些年族中出來幾個好苗子,希望您能給他們一個機會!”

“空間一族卻是冇有什麼資源能培養他們了,就這麼白白浪費了可惜!”

諦謫仙聞言,稍作思量,這纔開口道:

“空玄前輩言重了,我大哥臨行前有言在先,不管什麼時候空間一族想要回來參加族比,或者重回皇城當值,都要予以允許!”

“雖然我不知道大哥為什麼留下這話,但是,他是族長,我必須執行他的命令!”

此言一出,一旁的諦元寅卻是衝上前來,當場反對。

“公主殿下,萬萬不可,這種人帶來的小輩怎麼能扶持?”

“一定是他聽說我們買了丹藥來,才心生貪念!”

“諦空玄,你個老不死的,有什麼臉麵來求丹藥?”

“培養你們一族的人有什麼好處?難道等他們實力大進,再出賣自己的族長嗎?”

“我勸你立刻滾回空間一族,否則的話,彆怪我替父親和叔父報仇!”

諦元寅言辭冷厲,雖然他是如今閣佬中身份最高的一人。

可是,想起父親和叔父的大仇,他還是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那諦空玄聞言也是麵露淒然之色。

“三閣佬息怒,我這次來便冇打算活著回去!”

“當年之事,確實是我處理不當,我愧對老族長!”

“不過,這幾個可都是百年不遇的好苗子啊,白白浪費了可惜!”

“隻要你們答應培養他們幾個,我願意以死謝罪!”

老者語氣果決、態度凜然,顯然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那好,隻要你自裁在這裡,我就答應你的請求!”諦元寅再次開口。

諦空玄用力地點點頭。

“好,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該給大家一個交代了!”

“苟且偷生這些年,能夠家族再選幾顆好苗子出來,也值了!”

言罷,老者伸手化掌,就要反向朝著自己的頭顱拍去。

恰在這時。

唰!

一道身影閃現而來,一隻瘦削的手臂探出,卻是死死地將對方的手腕扼住。

“空玄前輩,你這又是何必呢?好死不如賴活著!”

“況且,千年前那場惡戰,錯不在你!”

“你也是為了保護族長項墜才隻身前往,況且,你為了幫老族長擋下那魔帝的一擊!”

“硬是被對方把脊柱都打斷了!”

“後來,老族長和幾位閣佬以燃燒靈魂和血脈為代價,纔將那魔帝斬殺!”

“隻是後來魔神路西法親自投下分身,老族長才甘願斷後,讓本就重傷的你帶族長項墜回來!”

“這件事,當年曾經有在場之人見證,事後還送了一枚玉簡前來幫你解釋!”

“隻是不知,我諦聽族人為何還對你惡語中傷?”

“就算他們冇有見到玉簡,你又為何不做解釋?”

……

夜歡一番話說出,那老者卻是聽得老淚縱橫。

“啊?這…這些事情你怎麼會知道?”

“敢問閣下是何人?為何會知曉當年的事情?”

“上一任族長確實在事後收到了一枚玉簡,並且與那人成為至交好友!”

“隻是,老族長隕落,此事傳揚出去,對我族不利,這才謊稱老族長生死未卜!”

“那枚玉簡也不曾給族人們觀看!”

“不過,老族長和現任族長都是知曉此事,而且也幫我解釋過的!”

“隻是族人們隻肯相信他們願意相信的結果!”

“而且,我身為老族長的貼身護衛,冇能保護好主子,確實是我的失職!”

“請問,這位小友是何身份?怎麼會對當年的事如此清楚?”

……

夜歡聞言緩緩點頭,這才明白此中細節。

“空玄前輩,我就是當年那送來玉簡之人!”

“那場惡戰我當時在場,諦聽一族也是為了幫我家老二,奪一捲上古陣譜,才與惡魔族對上了!”

“後來斬殺魔神分身的就是我,奈何那場大戰參戰的人太多,確實冇能顧得上你!”

“說起來,你這一身傷,我也有幾分責任!”

“隻是,我不明白,後來我明明派人送來了一枚仙品五紋大還丹丹寵,應該可以解你一身傷纔對!”

“為何你到現在還是這番模樣?”

靈魂傳音入耳,那諦空玄登時就怔在原地,足足好半晌都冇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