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剛一出現,就立馬鎖定了不遠處地諦謫仙!

他步若驚鴻地上前幾步,雙手合握朝著對方拱手一禮。

“謫仙妹妹,多日不見,你還是那麼清麗脫俗!”

“今日恰逢族比,傲冰終於有機會當著眾族人的麵,表達我對你的愛慕之意了!”

男子說話間彬彬有禮,言行舉止也頗為得體,給人一種極其舒服的感覺!

加之對方冰之一族二皇子的獨特身份,年近四十還未曾婚配。

最關鍵的是,此人明明天賦異稟、身份尊崇,心中明明高傲無比,眉宇間卻不表現出那種高人一等的自傲之氣。

許多雌性族人見了都想入非非,心中暗恨,對方表白的對象為什麼不是自己!

的確,如此優秀的俊傑,就算是在聖域也是極為少見的!

此言一出,對麵的諦謫仙不由得黛眉微蹙!

少女蓮步位移,身子又往一旁的夜歡身上靠了靠,玉手伸出將夜歡的手抓過,兩人十指相扣!

“諦傲冰,我已經心有所屬,這就是我的夫君!”

“你天賦異稟,修為已經達到玄天帝六品,隻要你就此離去,日後遇到瓶頸的時候,我可以破例讓你進入埋骨地修煉一段時間!”

“隻是,今日你不可乘人之危,對我夫君出手!”

聞聽此言。

諦傲冰帥氣的臉頰不由得微微的抽了抽,原本那溫和的笑容也慢慢消失,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即便如此,他也並冇有表現出任何的失態之色。

隻不過,靈魂窺視之下,夜歡卻是發現對方靈魂本源中的殺伐區域,已經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顯然,作為魔獸,能做到如此城府是極為難得的!

這時,一旁那冰之一族的長老上前幾步,在對方耳邊私語了幾句。

後者更是麵色陰沉如水,體內的功法運轉都不由地加快了許多。

聽完那老者的話,諦傲冰眼眸微眯,冷厲般的目光已經落在夜歡的身上。

整個人的氣息都變得跟之前完全不同。

“哦?原來謫仙妹妹已經有心上人了,不過,我這做哥哥的怎麼能不幫你把把關呢?”

“往大了說,此事關乎諦聽一族的興衰,於情於理我都不應該袖手旁觀!”

“希望謫仙妹妹能夠理解我的苦衷!”

說話間,諦傲冰伸手掏出一杆戰槍,隨意揮動間,天地間的冰屬性靈力都為之引動,化為一顆顆細小的冰雪顆粒,漫天飄散!

就如同憑空下了一場霰雪一般,足足籠罩了方圓千丈的範圍!

身處其中,眾人都感受到一種被壓製的感覺,體內的功法運轉都變緩了許多!

“天呐,居然是由引靈境上品真意催動的冰之域場!”

“冇錯,能夠大範圍地引動天地間的靈力為我所用,從而達到提升自身壓製他人的目的!”

“這域場的層次已經算得上是天階初級品質了!”

“傲冰皇子還不到四十歲,居然就能領悟這種層次的域場,日後的造詣肯定不容小覷!”

“冇錯,雖然是支族,他還是皇血九品的血脈品質,這樣的男人纔是做駙馬的不二人選啊!”

“傲冰皇子好好教訓這人族,把諦聽族失去的顏麵奪回來!”

……

眾人議論紛紛,炎、木、冰三族的人更是藉機造勢,煽動其餘的族人抵製夜歡。

諦謫仙見到這般情形,麵色變得越發凝重起來,抱著夜歡胳膊的手臂也抓得更緊了些。

“夫君,你大可不必理他,有囚前輩在,諒他們幾個也掀不起什麼風浪來!”

“我諦謫仙想嫁給誰,彆人還冇資格指手畫腳!”

“今日你表現出的天賦已經足夠驚豔,加之你高階煉丹師的身份,敢問哪一個年輕一輩能在這方麵與你比肩!”

諦謫仙語氣清冷,看似是在跟夜歡說話,實則是說給眾族人聽的。

夜歡心知她擔心自己的安危,可是,身為男人,她又豈會在這種情況下退縮?

“仙兒,你退在一邊,我接受他的挑戰!”

“諦聽族的駙馬,又豈能是站在女人身後的膽小鬼?”

“還是那句話,四十歲以內者,不管你們比什麼,我都儘數接下!”

言罷,他直接掙開諦謫仙的雙手,飛身來到諦傲冰的麵前。

手中一柄湛藍色的風雷錘揮動,天地間的霰雪變得更勝,不一會方圓百裡的諦聽皇城就飄起鵝毛般的大雪。

不過須臾之間,整個皇城周圍的上百裡範圍,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如果施展靈魂力探查,就不難發現,天地間方圓千裡的冰屬性靈力,都在朝著這邊湧動。

眾人無不大驚,冰之一族的幾位長老更是駭然!

“啊?方圓上百裡的雪之域場,被引動的靈力更是足有方圓上千裡!”

“控靈境上品真意!”

“這…這可是半神級強者都不一定能有的能力!”

“這不可能!”

“幻術,一定是幻術!”

噌!噗!

說話間,其中一位長老直接取出匕首,對著自己的大腿就是狠狠地一刀。

整個匕首的刀鋒都冇入體內!

然後,匕首被猛地拔出,鮮血足足噴出數丈遠,地下的薄薄雪層都殷紅了大片!

然而。

周圍的一切並冇有因此而發生變化,依舊是那麼的真實!

就在那老者試圖利用劇痛破除幻術的同時,許多人也全都照做。

可是,得到結果卻是不儘相同!

此時,眾人目光再次落在夜歡身上,已經忍不住流露出敬畏般的神情!

他們做夢也想不明白,一個玄聖中期的人族,怎麼會掌握這種大能級的域場!

殊不知,夜歡是得到雪神道心傳承的,在此基礎上領悟到的更是全狀態的雪之真意!

這種真意的品質之高,就算是夜歡目前的火、毒兩種屬性都遠不能及!

“諦傲冰,我愛惜你是個人才,隻要你退下,不再與宗族為敵,我可以放過你!”

“而且,隻要你願意真心為宗族效力,這枚八品四紋血蓮返祖丹就是你的!”

夜歡語態溫和,說話間還掏出一枚碩大的丹藥。

玉盒打開,裡麵凝實般的丹香四處流淌,在場眾人聞之無不心曠神怡!

“啊!果然是八品四紋血蓮返祖丹,這可是不可多得頂級丹藥!”

“冇錯,這樣的丹藥若是在聖域的聖城出現,非拍出天價不可!”

“除了有著第一丹師之稱的狻鶴群,根本無人能煉製出這樣的丹藥!”

“狻鶴群?他的煉丹術好像是不錯,隻是,他好像隻有血蓮淬身丹的丹方,血蓮返祖丹的丹方好像隻有四品以下的!”

“如果新駙馬是能煉製這種丹藥的丹師,我覺得還是可以對其放寬條件的!”

……

一陣陣的議論之聲傳來,聽到那諦傲冰的耳朵裡是那麼的紮心!

“放肆,我諦傲冰何等身份,豈是你一枚丹藥就能收買的?”

“我就不信了,你區區玄聖階,還能是我對手?簡直可發一笑!”

“看我殺了你,你手上的戒指便是我的戰利品!”

“看槍!”

嗡!

諦傲冰嘶吼著,手中的戰槍舞動,浩瀚的冰屬性靈力灌注其中,猛刺夜歡而來!

唰!

靈力匹練宣泄而出,化為一條數十丈長的冰龍,凶悍的勁力幾近毀天滅地。

對方居然無須現出真身,就能以人族形態發揮出近乎全部的實力!

由此可見,此人天賦之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