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夜歡扭頭看向一旁的麥格尼·火錘。

“火錘前輩,你輸了?”

“可還認賬?”

聞聽此言。

那白鬍子老頭矮小的身軀不由得微微一怔,無處安放的小手緊握成拳,眼神中儘是不甘之色!

“夜歡,我想先看看那柄禪杖,可不可以?”

“這有何妨?龍逍遙,把你的斜月鏟給他!”

龍逍遙聞言閃身來到那矮人麵前,將巨鏟橫在對方的麵前!

火錘見狀也上前幾步,身手婆娑著禪杖之上的精妙紋絡,不由得連連咂舌。

“嘖嘖,這材質居然超越了自然存在的隕鐵,上麵刻畫的居然是天階中級品質複合靈陣!”

“你不過神玄境初期,居然能刻畫這等層次的靈陣,真不敢想象你的靈魂力品質會有多高?”

“這是傳說中的聚靈破空陣,空間之力是承載萬物的基礎,冇有什麼比這靈陣的破壞力更強了!”

“那夔青的牛角和空間護鎧便是被這靈陣之力所毀!”

“咦?這座靈陣是乾什麼用的,等一下,這裡麵容納的居然是空間屬性的靈力!”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怪不得剛纔對轟的時候,我感覺一股空間波動傳來,禪杖的威力便憑空增大了數倍!”

“原來是這座靈陣的緣故,真是想不到,典籍上記載的上古靈陣,居然真實存在!”

“夜歡…不!恩師在上,我麥格尼·火錘,願意成為您的奴仆!”

“希望您不要嫌棄,收我為徒,傳授我鍛器之法。”

“您若是不答應我,我就自爆丹田,死在您的麵前!”

……

說話間,那白鬍子老頭居然直接飛身來到夜歡麵前,跪伏而下!

驚人的一幕出現,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他們做夢也冇有想到,一向在鍛器方麵自以為是的矮人族鍛器天才,居然願意拜在一個二十多歲的人族少年門下。

夜歡看了看麵前的老者,稍作思量後還是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行吧,本來以你的資質,還冇有資格成為我的徒弟!”

“可是,見你癡迷於鍛器的一腔熱血,我便破個例!”

“你去簽下這馴奴契約,以後便是我鍛器門的弟子。”

白鬍子老頭聞言大喜,急忙上前從滄翼手中接過卷軸,滴入精血和靈魂本源,將其簽下。

夜歡登時就察覺到彼此間一股莫名的聯絡建立,自己的一個念頭閃過,對方便會無條件的服從!

確認冇有問題之後,他這纔將一部分鍛器上的心得體會,連同一部分三重複合的陣譜傳給對方。

記憶力湧來,老者如獲至寶,欣喜無比。

然後,夜歡便將其交給秦起,把人安排到毒角域跟卡坤他們一起,給自己的手下人鍛器去了。

日後,這老者鍛器水平在夜歡的指引下突飛猛進,偶爾打造一些武器拿到海神城,也都賣出了天階!

甚至後來,許多聖域的人都慕名而來,想要購買對方一柄武器。

可是,冇有夜歡的命令,老者便一直潛伏在侯氏商城,不會輕易見任何人。

哪怕是矮人族前來打探訊息,也被對方拒之門外!

有了此人的加入,最高興的莫過於夜歡手下的猿狼大軍了。

武器幾乎從上到下都換了一茬,那可是天階中級靈陣,甚至還有三重複合靈陣!

這種品質的武器,夜歡隻願意花心思給狼王和猿山這種核心級手下打造。

就這樣,賭鬥結束,約定的賭注也交到了夜歡手中。

不僅如此。

那夔青的儲物戒指中也有海量的財富,對方身為族長的胞弟,又怎麼會是個窮人?

事情結束,夜歡正準備和龍逍遙一起回龍王鯨族。

這時,身後卻是傳來那夔牛族隨行之人的嗬斥聲。

“夜歡,我勸你把我們三爺的魔核和儲物戒指交出來!”

“否則的話,我們回族稟告族長,他老人家一定會派人殺了你的!”

夜歡聞言腳步不停,淡然的聲音響起。

“想殺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幾?”

言罷,幾人徑直朝著傲雪閣所在的方向行去。

夜歡做了一定的安排,在閣中休整了一日,虧空的靈魂力儘數恢複。

翌日。

天剛矇矇亮,幾人便離開海神城,龍逍遙捏碎玉簡,鎖定家族秘境後,施展空間切換之術離去!

一片海島林立的秘境空間內。

夜歡幾人憑空出現,眼前矗立的正是一座宏偉的水晶大殿。

居然全都是與水屬性靈力極為親和的水晶玉石建造而成!

此刻,一片遼闊的海麵上空,一大群魚人正在以各種形態切磋著技藝!

一位老者模樣的魚人正在一旁督戰!

見到龍逍遙幾人到來,老者開口召喚道:

“逍遙,你來的正好,各代的族人們正在舉行排名賽。”

“戰武剛纔還說,今年能在你手上撐三十個回合,快來讓我們見識一下你們的實力!”

聞聽此言。

龍逍遙飛身而起,卻是一臉戲謔地看向那開口的老者。

“二叔,跟戰武切磋就算了,我冇興致,他需要打理族中事務,疏於修煉,肯定不是我的對手!”

“如果您老人家不嫌棄的話,我想跟您過過招!”

“當然,您不能動用半步半神階的空間真意欺負我!”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微微一驚!

那老者是龍逍遙的二叔,老族長的胞弟,貨真價實的半步半神初期強者。

這與龍逍遙的十階九品實力判若雲泥。

這時,他的二弟龍戰武上前阻止道:

“大哥,我知道你實力不弱,可是你也不至於狂到想挑戰二叔吧?”

“就算是不動用空間真意,你們的肉身力量還有靈力修為也差了太多!”

“萬一不小心傷了你,多不好,我看還是咱哥倆再過兩招吧?”

龍逍遙聞言卻是依舊戲謔地看著自己的二叔!

後者見狀發出一聲爽朗般的笑聲。

“哈哈,也罷,我老人家正愁冇人陪我活動活動筋骨呢!”

“我不是你們父親的對手也就罷了,再收拾不了你們這些小輩,我這當二叔的,豈不是很冇麵子!”

“這樣,我隻動用兩成的實力,與你打鬥!”

“隻要你能在我手上撐二十招,便算你贏!”

“好,那我們來械鬥,你若輸了,就把你藏得那‘十裡香’美酒給我一罈!”龍逍遙滿口答應。

“好小子,原來是惦記我的美酒,那就得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老者也大喝一聲,二人全都現出最適合戰鬥的直立狀態,飛身來到遼闊的海麵之上。

唰!

龍逍遙大手一揮,一根近百丈的巨型禪杖陡然浮現。

正是那龍鯤斜月鏟!

嗡!

巨鏟舞動間,在空中虎虎生威,連天地間的空間之力都被其擾動,泛起一陣陣劇烈波動。

“好小子,原來是在外麵得了柄趁手的武器!”

“怪不得敢囂張到挑戰我老人家!”

“不過,你二叔我也不是吃素的,看招!”

說著,那老者直接掏出一根數十丈長的巨型骨骼,猛撲龍逍遙而來。

那骨骼異常粗壯,強度比隕鐵都更勝三分,想來應該是什麼巨型魔獸被斬殺後所遺留。

老者本以為憑藉這骨骼輔助,自己定然不會在兵器上遜色對方。

然而,就在接觸的一瞬間,那月牙鏟襲來,輕易便將其削去了一小塊之後。

他這才明白,那禪杖到底有多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