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什麼都明白了,一定是那老者遞過話了。

於是,幾人爭相押注,一下子就湊齊了兩億上品靈石!

其中有一億多還是來不及換成籌碼,直接用靈石代替的。

有幾個貪心不足的人,甚至把中品靈石和下品靈石都拿出來湊零頭。

顯然,這幾位是把家底都掏空了。

確實,一次效能拿出數千萬上品靈石,也算是頂級勢力了。

此刻,押注結束。

那侍女伸手按在骰盅之上,已經做好了開盅的準備!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死死地盯著桌上的骰盅,許多人臉上已經忍不住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就彷彿自己已經看到開盅之後,自己賺得大筆靈石的一幕了。

數千萬上品靈石啊,那可是他們家族數百年的積蓄!

這是要發大財了!

侍女黛妮也從對麵幾人的神情上猜到了什麼,此時的她已經情緒低落到了極點。

心中正在盤算,若是一會輸了,就算是拚了命也得把自家公子拉走這火坑!

然而,令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隻見那侍女迅速地抬起手,將上部的骰盅取下。

幺!幺!幺!

小!!!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畫麵彷彿在這一刻定格了一般,非靜止畫麵下,居然所有人都如同雕像一般。

這時,一道沖天般的爽朗笑聲傳來,卻是夜歡發出的!

“哈哈,小!”

“我贏啦!”

“黛妮,你丫的還愣著乾什麼?幫小爺把籌碼和靈石都拿過來啊!”

“啊……啊?啊!”少女終於反應過來,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拿起桌上的木耙,三兩下就把所有的賭注都巴拉到了夜歡麵前。

“公子,你居然贏了,真的贏了!”

“兩億上品靈石呐,夠咱吃十輩子了!”

“咱不玩了,走吧!”

哪曾想,少女這話一出,在場的幾位嘴角全都狠狠地抽了抽,鐵青的殭屍臉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如果眼神能殺人,此刻,少女恐怕已經變成一堆枯骨了!

“臭丫頭,你瞎比比什麼呢?贏了錢就想走,有你這樣的嗎?”

“再說了,你就是一個小侍女,哪有你說話的份?”

“信不信一會你主子把你輸了,我扒了你的皮!”

那金聖羽惡狠狠地出言訓斥著,說話的同時,自身十階六品的騰騰殺意流露,直逼少女而去。

嚇得黛妮急忙躲在夜歡身後,麵無血色。

一旁的鳳嬌兒見狀急忙催動血脈氣息,將黛妮護住。

夜歡也扭頭白了少女一眼,沉聲道:

“你這丫頭,冇個規矩,這裡是你亂說話的地方嗎?”

“萬一再讓狗咬著,還得浪費小爺的丹藥!”

“拿,這兩億本錢先收起來,應該是用不到了!”

那黛妮本來還被嚇得驚魂不定,聽到自家公子替自己出頭,暗罵那金麒麟是狗,登時就噗嗤笑出聲來。

內心深處,一股暖意湧上心頭,使得她對夜歡更加死心塌地。

她知道在夜歡眼裡,對方從來都冇有因為自己是個下人而看不起自己。

平日裡數千萬的靈石對方都會放心的交給她去打理,就衝這份信任,她便很是感激。

可是,那金聖羽也聽出了夜歡話語中的譏諷之意,本就輸了錢的他勃然大怒,拍案而起直指夜歡。

“臭小子,你找死是吧,罵誰呢?”

夜歡聞言微微一愣,旋即一本正經地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侮辱狗,不是說你,不是說你!”

那金聖羽本來還以為對方主動低頭了,正欲坐回去,可是轉念一想這話好像哪不對。

恰在這時,圍觀的眾人品出話中的意思鬨堂大笑。

“我靠,這夜歡夠損的,罵金麒麟是狗,還說是侮辱狗!”

“這傢夥拐著彎罵人可是一絕啊,活脫脫一個混球!”

“我早就聽說這傢夥當年在天狼城是四害之首,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呐!”

“這下可有大熱鬨看嘍,一個毛頭小子,一局就贏了兩億上品靈石!”

“如此豪賭,就算是放在魔龍島也是百年不遇了吧!”

……

那金聖羽登時就掛不住了,正要發怒之際,一旁的墨成溪卻是一把將其按在原地,急忙靈魂傳音提醒。

“金老弟沉住氣,你這要是一開打,這局可就算是攪黃了!”

“我魔龍島上萬年的規矩,賭桌上動手可是死罪的!”

“大局為重,我去問問墨老剛纔是怎麼回事,你們先去準備籌碼,我們再把輸了的贏回來便是!”

金聖羽聞言無奈地歎息一聲,他有些嗔怪地看了墨成溪一眼,卻是有苦難言。

本來,事情都是說好的,合起夥來宰這夜歡一刀。

墨氏家族經營賭場上萬年,這些手段本來是萬無一失的,他們也都信得過。

不曾想,今日居然在小陰溝裡翻了船。

安撫下金聖羽後,那墨成溪再次開口:

“夜老弟,果然好手氣,老哥我先恭喜你了!”

“不過,眼下這幾位兄弟,手頭並冇帶足夠多的靈石,我們暫且休整一會,一刻鐘後再玩!”

“夜老弟不會賺了這仨瓜倆棗的,就著急回去吧?”

聽到這話,夜歡卻是滿不在乎的樣子。

“怎麼會呢?這幾天我就住在這了。”

“我看這裡的美酒美食不少,至尊級會員還免費是吧?”

“你們先忙,我們去那邊先吃點!”

“甚好,甚好,來人,帶夜丹師和他的朋友去貴賓區享用美食!”墨成溪鬆了一口氣,急忙安排。

不遠處幾個漂亮的侍女聞言,急忙上前引路。

此刻,太古祖龍早就仰麵躺在那貴賓區,吃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果子了,手裡還拿著一大罈子美酒。

他剛剛凝聚肉身,口腹之慾還是要彌補一下的。

夜歡走上前來,抓過一枚果子遞了過去,一臉討好的樣子。

“老龍,一會他們若是派高手出來,你可得幫我啊!”

“那神玄境中期老者,我還能勉強應付!”

“若是一會出來神玄境後期,或者半步半神階,我可是要栽跟頭的!”

太古祖龍隨手丟了一枚果子進肚,隨意地瞥了夜歡一眼,這才慢悠悠地開口。

“放心吧,你隻管想辦法讓那金麒麟把吞天魔龍的血精石押上就行!”

“其餘的交給我!”

聞聽此言,夜歡登時大喜,又胡亂地抓了一枚果子遞了過來,卻是被老龍冇好氣地白了一眼。

“夜老大,我怎麼聞到了仙品丹藥的香味,給老龍我來一顆!”

“不然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一會能正常發揮!”

夜歡登時無語,心中再次懷疑,這太古祖龍跟自己簽的到底是不是主仆契約。

無奈之下,他隻得忍痛割愛,拿出一枚拳頭大小的仙品一紋滌魂丹送到老龍麵前。

後者接過,隨手丟進嘴裡,毫不吝嗇的誇讚了幾句。

“好東西,你這煉丹上的造詣,決計能甩龍玄陽好幾條街!”

“對了,這裡的高手很多,有一些甚至連烏傀都不一定能應付,也不知是敵是友!”

“一會的時候,你可得低調點,不然,老夫也護不了你!”

“除非,把那禍鬥獸找來,或許還能應付!”

嘶……

夜歡倒吸一口涼氣,卻是冇有想到還有這種強者。

以他的靈魂力探查,居然冇有發現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