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夜歡鎖定虛空那片區域,意念催動間,將那武技關聯的區域選中為火域空間。

然後,意念催動,神鼎中心區域的靈力氣旋瞬間消失。

一隻丈許長的朝天犼虛影在虛空中凝聚。

夜歡見狀急忙從各個空域中取出一堆各級靈球,並且將其一一引爆。

唰!唰!

七股靈力洪流迅速彙聚到巨獸虛影中,那虛影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

直至變為六十丈有餘,已經無法繼續膨脹!

那巨獸虛影色彩斑斕,呈現七彩之色,隱隱間透著一股藐視天下的桀驁之氣。

一對冰冷的眸子緩緩地睜開,隨意地瞥了一眼虛空中的那座囚牢。

那巨獸身處半空,夜歡感覺體內的精血都有種被引動的感覺。

這巨獸虛影居然覬覦他的精血!

這等珍貴的存在,若不是生死關頭,他可不會輕易捨棄。

諦謫仙遠遠地站在一邊,被那股氣息波及,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甚至,連她也感受到那虛影,對自己的血液有一種莫名的吸扯之力。

“啊?這……這威壓,居然是上古二代層次!”

“難道還能以精血為引,提升戰鬥力嗎?這怎麼可能?!”

“難道,他同時吸收了魔核內的獸魂?”

諦謫仙心中一陣自喃。

恰在這時。

夜歡一個念頭閃過,那獸魂猛地張開口對著那座囚牢所在的虛空就是猛地一口。

哢嚓!

堅韌的囚牢陡然潰散,小半的隕鐵以及那所在的虛空陡然消失,居然是被一口吞噬!

與此同時。

火焰空間內,一大片空間,連同般根隕鐵戰槍出現其中。

瞬間便被恐怖的火焰焚為虛無。

一擊落罷,夜歡瞬間便流露出疲憊之色。

這種感覺,他當年施展天雷召喚術的時候曾經出現過。

武技釋放居然還消耗了靈魂之力,連煉體術中積蓄的體力也消耗了許多。

若不是他有意剋製,定然非虛脫不可。

嘶……

諦謫仙倒吸一口涼氣,完全冇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同樣,夜歡也怔在原地久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仙兒,你這囚牢,動用了幾分空間真意?”

“差不多有四分吧?比起尋常的十階七品凡血神獸都要強上不少了!”

“就算是王血級的同階神獸也未必能及!”

夜歡聞言暗暗點頭,心中也算有些滿意。

這巨獸的咬合力比起天雷召喚術還要弱一些,隻是在空間層麵上的破壞力,遠大於天雷召喚術。

而且,還能將裡麵的物品,吞噬到火域空間,造成二次傷害。

“對了,夫君,我剛纔感覺那巨獸虛影浮現的時候,我體內的精血,有種要被吸扯出來的感覺!”

“是這虛影還能以獻祭精血的方式,提升戰鬥力嗎?”

“應該是這樣,我也感覺到釋放武技時的那股意念!”

“而且,應該是精血和靈魂本源都可以獻祭!”

“甚至,我感覺如果將自己的身體交給那虛影,他都能占據我的肉身!”

聽到夜歡這話,諦謫仙不由得麵色一驚!

“夫君,萬萬不可!”

“老祖當年有言在先,他與那朝天犼結合之時,對方就是閃現出奪舍其肉身的念頭。”

“隻可惜,當時那凶獸實力太弱,纔沒能得逞!”

“典籍記載,後代的諸多老祖靠近這魔核的時候,也都感受到一股邪念!”

“萬一這朝天犼的獸魂潛伏進了你的體內,就遭了!”

“就算是遇到再危險的情況,你也不能將身體的控製權交給他啊!”

聞聽此言。

夜歡也不由得麵色一沉,心中一個不妙的猜測似乎是得到了驗證。

感受到少女言語中的關切之意,夜歡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會心的微笑。

他上前幾步,在那足以讓整個位麵傾倒的絕世容顏之上香了一個,環手將其攬入懷中。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有你們在,我怎麼捨得去死!”

聽到這話,那原本沉醉其中的絕美倩影,也不由得微微一怔。

那朱唇輕咬著,似乎是有什麼話想說,猶豫再三卻始終冇說出口。

少時。

兩人不捨地分開,然後離開洞府,去尋太古祖龍和囚無牢去了。

見到太古龍魂,夜歡將朝天犼血脈灌頂的事跟對方講述一遍。

祖龍聞言眼神中一抹冷厲之色閃過。

“哼,夜老大無需擔心,暫時先不要太過依賴那武技就好!”

“你我神魂相通,等日後我修為提升,還壓不過一隻二代的異界凶獸?”

“就算是太古級的朝天犼在,俺老龍也絲毫不懼!”

“隻不過是後世的不肖子孫們太不爭氣,才讓他落了個以龍族為食的名頭罷了!”

……

夜歡聞言這才稍稍放心。

接下來的幾日,他又留在諦聽族中,專門為諦謫仙煉製了一大批丹藥。

此外,因為發現諦謫仙是身懷九種屬性的混元之體。

夜歡又專門操控煉靈大陣,將那幾種達到半真之品的靈力,全都凝聚了一枚靈核出來。

諦謫仙一一將其打入到體內的神犼空間內。

靈核入體,諦謫仙登時就察覺到異樣。

當下,她便覺得重新回到埋骨地閉關,家族的事情交給萱兒和貼己的長老來打理。

臨進入洞府之前,諦謫仙還格外叮囑夜歡,千萬不要忘了三個月後的宗族大會。

到時候,整個秘境空間內的支族都會派人前來。

按照族規,選出了準駙馬,是要跟族人們見麵的。

其中還有許多繁瑣的流程需要走,其中就包括年輕一輩的挑戰等等!

畢竟,公主和駙馬肩負家族血脈傳承的重任。

作為公主更是占用了諸多家族資源,選擇配偶向來都不是她一個人的事情!

就這樣,夜歡將這裡的事情交代好,便告彆萱兒回到了蒼瀾大陸。

臨行前,他特意將囚無牢暗中留了下來,萬一有何不測,有他在也好有個照應。

為了表示感謝,諦謫仙還用那諦元卯的魔核,為其施展了灌頂。

然後,囚無牢便自行潛伏在諦聽族的一處密林內,慢慢煉化那魔核中的海量靈力。

至於秦起等人,早就在危機接觸之後,被他送了回來。

魔獸山脈,魔狼穀!

夜歡專門把提前打造的護體軟甲穿好,確認要害處接受玄帝強者的全力一擊,也不會有事之後。

這才小心翼翼地朝著山穀方向而來。

可是,靈魂力之下,他卻是冇有發現二女的影子,動用傳送大陣去試圖鎖定她們的玉簡也根本探查不到。

就連留下來守護她們的幾尊傀儡也不見了。

好像是被某股神秘的力量遮蔽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