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些,唐屠將眾人遣散,單獨將夜歡幾人留下。

一番豐厚的酬謝自然是不在話下。

仙品藥材足足給了數十株,洪荒品藥材,都有一株。

卻是一顆萬年份的紫月天毒珠!

這珠子是生活在死亡海溝獨有的一種毒海蚌體內的。

這毒蚌雖然實力低微,奈何這深海底部,靈力濃度很高,天材地寶也有不少,使得這裡的生物壽命頗長。

偶爾間,出現壽命達到上萬年的毒蚌。

則會有極低的概率,孕育出這樣的毒珍珠!

這樣的毒物,他們留著冇用,拿出來送人情卻是極好的。

若是拿到聖域,彆那些身懷毒屬性功法的毒獸遇到,也能賣出一個天價。

夜歡看著那足有嬰兒頭顱大小的毒珍珠,內心深處卻是暗自高興。

這裡麵的靈力品質達到半真之品,而且隻要刻畫上一座靈陣,就能具有煉化天地靈力的能力。

日後開啟毒屬性靈力,定然有大用。

而且,此物還可以像天雷珠一樣,用來煉製傀儡。

試想一下,一隻擁有半真品劇毒的傀儡,戰鬥力將是何等的恐怖?

此外,這東西就算是給太古祖龍服用,對方肯定也非常喜歡。

果然。

就在毒蛛入體的刹那,太古龍魂便湊上前來,嗅了又嗅!

“呀,夜老大,這可是好東西呐!”

“半真品的毒屬性靈力,毒性比我的天蝮毒龍精血還要強!要不就讓老龍暫時先幫你保管吧?”

“等你日後開辟毒屬性靈力,或者用得著它的時候,我再還給你!”

“哦!你若喜歡,直接服用便是,談什麼換不換的!”夜歡也毫不吝嗇。

聞言,太古龍魂直接大口一張,將其吞入腹中。

“換還是要換的,老龍我將他培養一段時間,就能擁有與之相仿的毒氣。”

“把它煉化掉反而是一種浪費!”

……

處理完毒珍珠,正當夜歡打算告彆眾人,到死亡海溝外圍閒逛一番之際。

那唐屠卻是猶豫再三,再次開口。

“呃……內個……夜小友,老朽還有一事相求,還請您見諒!”

“隻因我那家族禁地的礦脈中,被一隻實力強橫的毒獸所占據!”

“而且她在礦脈深處,搭建了一座強橫的大陣。”

“這些年來,我們之間爆發過不止一次的爭鬥,都未能將其驅離!”

“甚至,老朽我憑藉半步半神中期修為,還被她打傷了!”

“最近那大陣好像到了虛弱期,防禦力大減不說,大量的毒屬性靈力從裡麵泄露出來,毒氣愈發強橫了。”

“連空間囚牢都無法將其遮蔽,眼看就要擴散到整個家族大陣了!”

“再不想想辦法,整個螳螂蝦族就得舉族搬遷了!”

“您身懷半真品火焰,能否幫我們壓一壓陣陣的毒氣?”

……

老者將事情的簡單的講述一遍,夜歡這才明白。

原來這大陣的地下空間,有一座上古時期留下來的靈石礦脈。

裡麵被一隻毒獸占領,毒氣已經開始從地下空間朝外擴散了。

夜歡本身對這毒獸很是好奇,對方又隻是請自己焚燒毒氣,降低一些毒氣濃度。

並冇有什麼危險可言,於是他便欣然答應!

就這樣,那唐屠施展空間切換之術,裹挾著夜歡幾人來到一座地下礦脈中。

靈魂力之下,夜歡發現,整個地下礦脈,正被十數座空間囚牢包裹著。

而且,礦脈的空氣中,到處都充盈著濃鬱的毒屬性靈力。

礦脈最深處,還有一座紫黑色的靈陣矗立。

毒氣正是從那裡蔓延開來的。

見狀,夜歡直接大手一揮,隨手取出十數條裹挾著支源火種的火龍!

火龍四處遊走間,不斷地噴吐火焰。

半真之火,擁有灼燒各種屬性靈力的能力。

不多時,空間內的毒屬性靈力便被焚燒掉大半。

這時。

螳螂蝦族的眾強者,全都聚集在一起,將葉歡守護在最中間,朝著那小靈陣區域慢慢靠近。

“夜小友,麻煩你往那小靈陣中也放幾條火龍,把裡麵的毒氣燒一燒!”

“不然的話,用不了一年半載,這裡的毒氣又恢複到剛纔的樣子了!”

夜歡點點頭,有這麼多高手在,他也並不擔心安全問題。

於是,眾人來到囚牢外圍,唐屠硬生生打開一個小口子。

夜歡間伸手探入其中。

唰!唰!

又是十數道火龍被釋放出來。

剛一出現,眾火龍便大口地吐息著,灼燒著內部充盈的毒氣!

然而,令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是。

當火龍逼近核心區域的時候,火焰再次噴吐,卻是無法灼燒那毒氣半分!

夜歡登時就發現了異樣!

“我靠,超越半真品的毒氣,這毒獸的靈力品質居然到達了這種層次!”

可是,就在夜歡驚撥出口,準備將火龍收回的刹那。

大陣深處,一股清冷般地驚疑之聲傳來,嚇得眾人魂不附體!

“嗯?居然是半真品的天地靈火?”

“真是想不到,在這種地方,還能有人擁有這種層次的火焰!”

“不過,想用它對付我,好像還嫩了些!”

“來吧,讓我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話音未落!

一股狂暴無比的空間之力奔湧而來,直接將夜歡的身形鎖定。

下一刻。

夜歡所在的空間,連同他的身體陡然消失在原地。

任憑唐屠和囚無牢怎樣阻攔,都無濟於事!

突如其來的一幕出現,眾人都始料未及。

然而,反應最快的卻是烏傀!

幾乎就在夜歡消失的同時,他周身狂暴的空間之力湧動,瞬間就鎖定夜歡的氣息追了過去。

囚無牢和唐屠也緊隨其後。

其餘人修為較低,根本不堪那恐怖的劇毒,卻是不敢貿然進入靈陣。

此刻。

靈陣深處的小靈陣中。

夜歡身披空間枷鎖,正被一位一襲黑衣的女子扼在手中。

那股堪稱恐怖的擠壓之感襲來,夜歡全身的骨骼都是一陣劈啪作響,骨骼都險些崩斷。

“咦?想不到隻是區區一個玄尊階!”

“現在這天地間的靈火都爛大街了嗎?”

“憑此實力,被我這麼一握還冇有肉身崩碎,也算是妖孽級的天賦了!”

“可惜,你遇到的是我禍鬥毒皇,終究難逃一死!”

說著,那女子再次發力,就要將夜歡的肉身捏爆。

然而,恰在這時,夜歡體內迸發出一股莫名的神力。

一尊色彩絢麗的神鼎虛影浮現,直接將夜歡周身儘數守護起來。

一股熟悉的味道湧出,女子登時就察覺到異樣,急忙停手。

“等一下!你身上這股丹香之氣,好生熟悉!”

“你是一位煉丹師?告訴我,你師從何人?把你的師門十八代都說與我聽聽!”

“還有這丹鼎虛影,好像也似曾相識!”

就在這危急關頭,一道烏金身影閃電般襲來,手中一柄單月伏魔陣揮動,直奔那女子的頭顱。

後者見狀登時大驚,另一隻手臂抬起,狂暴的空間之力湧動,直接將烏傀的身形囚禁在半空!

以其十星九品後期巔峰的實力,居然不是這女子的對手!

這時,那女子驚愕之聲響起,卻已經帶了幾分顫音。

“烏……烏傀!”

“你怎麼在這?”

“還有這彎刀,不正是血傀的雙月伏魔斬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