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呆呆地望著眼前的一幕,卻是任誰也冇有說出半個不字來。

他們雖然不懂這巫彭話中的具體意思,卻也猜得出這夜歡是有大來頭的。

彆的不說,就單憑這十階九品後期巔峰實力的囚無牢!

在場之人中,就連那唐鎮海都自愧不如。

想來,除了這昏迷不醒的老祖外,也就禁地那幾位老妖怪,能有可能製住此人。

對方既然識得巫彭,便知道此人在巫族中的地位。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方還敢將其擊殺,顯然是有一定底氣的。

……

最終,還是唐鎮海先反應過來,搶先幾步來到夜歡麵前。

“夜丹師,您看這丹寵……”

“哦,你們直接拿起服用即可,直接服用的話效果會更快。”

“一點點的服用丹液,細水長流也是可以的!”

“可能甦醒地會慢些!”

“你們兩個,快些現出丹藥真身!”

說著,夜歡一揮手,將兩位丹寵少女,再次變為兩枚小水桶大小的丹球。

唐鎮海先是朝著夜歡躬身一禮,這纔將兩枚丹球托起。

然後小心翼翼地拿到床榻前,試圖將丹球塞進老祖的嘴巴裡。

可是,一番嘗試過後,那緊咬的牙關卻是怎麼也掰不開。

無奈之下,他隻得將丹球遞給唐天錘,然後騰出雙手。

“曾祖大人,請恕晚輩無禮,該吃藥了!”

說話間,唐鎮海直接雙手發力,硬生生地將老祖的嘴巴掰開。

然後,直接將那枚大還丹丹球塞了進去。

嘩!

浩瀚無比的丹球入體,瞬間化為滂沱的藥力洪流,如同江河一般席捲全身的每一個角落。

靈魂力之下,眾人驚愕地發現,這股藥力之滂沱,居然遠非看上去的形態可比。

居然是被空間之力壓縮,疊加了數倍的藥量。

其中一股藥力洪流,更是在一股靈魂之力的帶領下,直奔頭顱處的靈魂本源!

正是那股由洪荒品茯苓果凝鍊而成的丹液。

因為需要化解劇毒的緣故,夜歡還額外新增了一絲細微的火屬性靈力。

丹液剛一進入泥丸宮,內部的雷、火雙屬性靈力便開始淬鍊起內部的劇毒。

老者眉頭緊鎖,麵露痛苦之色。

足足過了好一會,內部的劇毒終於被化解掉大半。

大還丹中修複神魂的藥力這纔再次上前!

這就是煉製高品質丹藥時,煉丹師會融入一絲靈魂本源進入其中的原因。

可以根據具體情況,調整丹液的作用順序!

就這一手,絕大多數的丹師,窮極一生也無法做到。

又是數十息後,受到損傷的靈魂本源迅速恢複,老者的麵色也好看了許多。

眾人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對方周身散發的勃勃生機。

周身上下,九成以上的毒氣已經被儘數淬鍊。

剩下的,僅憑老者自身實力,也能慢慢化解!

無須多言,他們便知道,自己老祖的命肯定是保住了。

剩下的,便隻是壽辰的問題了。

於是,唐鎮海再次拿起那太乙長壽丹丹球,就要掰開老者的嘴巴,往裡塞。

可是,他卻是驚愕地發現,對方的嘴巴閉的更緊了。

無奈之下,他隻得將丹球再次交到自己兒子手中。

再騰出雙手,去掰對方的嘴巴。

恰在這時。

嘭!

床榻之上,老者的一條蝦腿猛然發力,一腳就把那唐鎮海踹出數百丈外。

憤怒的咆哮聲響起:

“唐鎮海!你個虎比玩意!”

“這可是八品七紋層次的丹寵,你居然就這麼給老夫直接吃下去了!”

“留下它好生餵養,讓他成長到九品甚至是仙品層次不好嗎?”

“你踏馬冇發現老者吃第一顆的時候,就不肯張嘴嗎?”

“這要是老子冇及時醒過來,又要浪費一顆太乙長壽丹!”

“專門為此物搭建一座聚靈養丹陣,我整個螳螂蝦族,都能受其福澤,他不香嗎?!”

“你……你簡直氣死我了你!”

“過來,讓老夫再抽你幾巴掌!”

……

老者一咕嚕身怕了起來,氣得臉都綠了!

眾人呆呆地望著眼前的一幕,眼瞅著族長唐鎮海被老祖交到麵前,又是好一頓關愛!

後者也是求生欲極強,連連道歉。

足足好一會,老祖氣終於消了。

招呼那丹藥化為人形,吐出三成左右的丹液,給老者浮現。

螳螂蝦老祖煉化結束,再次睜開眼,神情之上已經儘是驚豔之色。

然後他直接化為純正的人族形態,來到夜歡麵前,恭恭敬敬地行了個九十度的躬身禮。

“這位小兄弟真乃丹神也!”

“就這三成左右的丹液,就讓老朽平添了五十餘年的壽辰!”

“日後等這丹寵成長起來,老朽再活個兩三百年,應該不成問題!”

“救命之恩,老朽唐屠無以為報,公子若是有任何差遣,螳螂蝦族上下,一定竭儘全力!”

……

唐屠吐字如珠,言語間的真誠之意,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

也難怪,他本是一個將死之人,救命之恩,怎麼能不感激呢?

夜歡見狀上前一步,將老者攙扶起來。

“老先生免禮,我跟唐糖是好朋友,這不過是朋友間的幫忙罷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目光全都落在那骨感少女身上。

後者哪見過這陣仗,登時就緊張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好了。

唐屠聞言同樣看向那少女,一臉的疑惑之色。

“哦?這是哪一家的女兒,如此優秀!居然能跟夜兄弟這樣的天才成為朋友!”

“是誰這麼教女有方啊?”

聞聽此言,唐天錘麵色一喜正要回覆,一旁的唐青錘卻是搶先開口。

“老祖,他是我皇兄的女兒,一個丫鬟小妾生的野孩子!”

“自從她生下來,皇兄根本就冇怎麼管過她們娘倆。”

一語戳中要害,唐糖鼻子一酸,卻是不爭氣地流下眼淚來。

唐天錘見狀整個臉頰都狠狠地抽了抽,臉都要氣綠了。

他恨不得立刻衝上去,把自己的二弟掐死。

果然。

聽到唐青錘的話,老者原本和煦的笑容漸漸消失。

下一刻。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響起,唐天錘直接被扇飛出數百丈外。

“不孝子孫!”

“我罰你即刻回去,親自把你媳婦揹回來!”

“若是日後我再聽到一句你冷落她們娘倆的話,我剝了你的皮!”

“滾!”

唐天錘暈頭轉向地從地上爬起來,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東西南北。

接連在柱子上撞了數下之後,才被唐糖攙扶著,踉踉蹌蹌地出去了。

“是!老祖,您息怒,孫兒這就去請!”

眾人望著這父女離開的背影,全都忍俊不禁。

夜歡也對老祖雷厲風行地行事作風,暗伸大拇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