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抓過,老者登時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果然。

就在手指骨中,有一股被空間之力開辟出來的儲物空間。

唰!

意念催動間,一大團金銀兩色的藥液被取了出來,正是那金玉茯苓果所煉化而來。

噗通!

巫彭癱倒在地,麵如死灰!

“青錘,看你乾的好事,找了這麼個蛀蟲回來!”

“若不是你皇兄找來大能高手,你險些耽誤了老祖的傷勢!”

“跪下!”

唐震海厲聲嗬斥,一旁的青甲大漢急忙跪倒在地,連連出言將自己撇清!

唐天錘聞言眼神中神采奕奕,心中暗道,這少族長的位子算是坐穩了。

一念至此,他忍不住朝著自己的寶貝女兒伸了個大拇指。

“糖兒,這件事做得不錯,回頭叫你娘搬回宮中住吧!”

“我冇事的時候,也會時常去看你們的!”

靈魂傳音入耳,唐糖激動得直搓衣角,恨不得立刻就回去,把這個好訊息告訴自己的母親。

這時,唐震海來到夜歡麵前,高傲的腰桿彎下,有生以來第一次給一個人族行禮。

“夜丹師,煩請您用這團藥液,幫老祖煉製幾枚丹藥,救他老人家於水火!”

“若是,還需要什麼藥材,儘管開口!”

“來人,給我族最尊貴的客人看座!”

唐天錘見狀,親自從儲物空間取出太師椅,貼心地放到夜歡身後!

夜歡也不是個光說不練的主,接過藥液,又列了一連串的藥材清單交給對方,便坐在一旁等候。

不多時,需要的藥材儘數被送來,而且是十副!

這時,那癱坐在地的巫彭卻是再次出言譏諷。

“黃口小兒,以你這化神境的靈魂力,融丹之時,根本不可能壓製住洪荒品藥材!”

“你這根本就是暴殄天物,唐族長,懇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

“這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煉丹,決計不耍任何詭計的!”

然而。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聲傳來,唐震海直接狠狠地甩了對方一個嘴巴子。

就這樣,夜歡揮手取出一座丹爐,招出自己的火焰便開始忙碌起來。

嗡!

就在火焰出現的刹那,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顫!

一股危險到極致的死亡氣息襲來,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身為海妖,冇有這恐怖的火焰,能讓他們更感到懼怕的了!

就連那巫彭也嚇得連滾帶爬地退出到百丈之外。

“啊?這……這是半真品火焰!”

“這怎麼可能?”

“你區區玄尊階,怎麼可能駕馭如此強橫的火焰!”

“而且如此強橫的火焰,靈火榜上居然冇有記錄在案!”

“難道天地間又孕育出新的靈火了?”

“糖兒說的居然是真的,這樣的火焰,已經並不遜色於拍賣第三的天照之火太多了!”

……

一道道驚愕般的目光投來,眾人全都對夜歡的靈火忌憚不已。

然而,一切纔剛剛開始。

當眾人看到夜歡一股腦地將大量的八品以上藥材,丟人到丹爐之中,行雲流水般地煉製起丹藥的時候。

所有人才徹底驚愕到無以言表!

相比之前那巫彭的煉丹之術,夜歡的操作幾乎是渾然天成。

單純觀看就是一種近乎美的享受。

無需看最終結果,眾人就可以斷定,夜歡最終煉製出的丹藥,品質定然在巫彭之上。

此刻,那巫彭更是一臉呆滯地盯著夜歡,口口呢喃有詞。

“啊?這……這是隨心境上品的丹道領悟!”

“距離傳說中的心神合一境,也隻有半步之遙!”

“閣下小小年紀,居然已經領悟到瞭如此高深的境界!”

“除了當年的那人,我還冇見過心神合一境的仙師級丹師!”

“就算是如今他的弟子,如今被稱為第一丹師的狻鶴群,也不過隻是隨心境上品層次!”

“而他,已經一千三百多歲了!”

……

煉丹一道,從天賦領悟角度分析,大致可分為:問心境、修心境、隨心境、心神合一境四種境界!

這種境界與丹師的品階無關,隻與丹藥的品質有關。

比如,問心境一般是隻能煉化出帶有絢麗丹韻的丹藥。

而達到修心境,便是能刻畫一到四道丹紋。

如果能煉化出五紋至九紋品質的丹寵,則屬於隨心境。

而心神合一或者丹神合一境,則是指能煉製出十紋層次的金丹級丹寵。

不同境界的丹神,在成丹初期的表現便各不相同。

所以,還不等夜歡刻畫丹紋,那巫彭便認出了夜歡煉丹術的不凡!

果然。

差不多一個多時辰之後,遮天蔽日的雷雲漸漸散去,兩枚形態迥異的碩大丹球煉化完成。

七道異常絢麗的丹紋浮現其上!

居然是同一次性煉製兩顆完全不同的丹藥!

唰!唰!

丹球一陣變幻,瞬間化為兩位長相俊美的少女!

“主人,主人,能不能不服下我們?”

“奴婢聽話!”

在場的眾人哪見過這場麵,螳螂蝦族也有懂得煉丹之道的強者,登時就是一陣喧嘩之聲大起。

“握草,什麼情況?能夠化為人形的丹寵!”

“居然是通過分神術,同時煉製了一枚八品七紋的太乙長壽丹和太乙大還丹!”

“這是何等恐怖的丹道造詣,才能擁有如此逆天的威力。”

“丹神,真乃丹神也!”

……

恰在這時。

不遠處那巫彭卻是一臉驚愕地望著夜歡,又掃了掃其身旁的烏傀。

突然。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失去了兩根手指的右手,顫巍巍地抬起,直指夜歡。

“這……這是狻鶴群副盟主的烏傀!”

“夜公子?海神城的夜歡?”

“啊!我……我知道了!原來他們的猜測是真的!”

“你……你就是……”

……

然而,他後麵的話還冇有出口,囚無牢便大手一揮,一股強橫無比的空間護衣飛過。

死死地將其周身包裹住,使其動彈不得。

夜歡雙眼微眯,冷冷地盯著那巫彭!

“冇錯,我就是葉歡,當年你的兩根中指,就是我叫人砍去的!”

“帶著這個秘密,再入輪迴吧!”

冰冷的靈魂傳音入耳,巫彭的眼神中儘是驚恐之色。

一語落罷,夜歡朝著囚無牢使了個眼色,後者意念催動,殺機大勝!

“空間塌縮!”

嗡!

喝聲落下,那包裹在巫彭周身的空間護衣,陡然收縮。

瞬間便化為一枚花生仁大小的黑球。

不過,兩枚儲物戒指,外加一團銀灰色的火種,卻是被保留了下來。

然後,黑球、火種,還有儲物戒指,一併被遞到夜歡麵前。

後者隨手將半真品的火焰招出,須臾間就將那黑球焚為虛無。

至於那銀灰色的火苗,正是巫帝破荒焰的支源火種,則被夜歡直接收入八荒鼎的火域之中。

相信,用不了太久,藉助煉火大陣的神威,外加一些丹藥的輔助,他就能淬鍊出本源火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