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

他們卻是驚愕地看到,夜歡來到光幕壁壘前,意念催動間,那綿柔的海神之力,居然直接化為一柄鋒利的水刃!

利刃處一道道淡藍色的光芒閃過,居然慢慢形成了淩厲的冰刃。

噌!

夜歡揮動手臂,全力朝著那壁壘劃去,居然是樸實無華的一擊,冇有動用任何的武技!

冰刃落下,光幕壁壘果然被劃破。

然而,那周圍那綿柔之力湧來,卻是將夜歡的冰刃死死地裹住,好似深陷泥沼一般進退兩難。

更加詭異的是,夜歡居然驚訝的發現,剛剛好不容易煉化的海神之力,居然在以非常不弱的速度,被那光幕吞噬著。

“好詭異的光幕,這裡麵居然還融合了土屬性靈力!”

“這樣的靈力更加渾厚,相比尼普頓的剛猛之力,這樣的靈力當真是防禦的利器!”

“想要破開這光幕,不花點心思當真是難!”

“既然敵不過它,何不加入它?”

“攻不破,那便不攻!”

一念至此,夜歡直接將體內剩餘的靈力招出,將自己緊緊地包裹起來。

然後,身子往前一探,任由那股吞噬之力,將自己一併拉入到光幕壁壘之中。

眼看自己已經穿透壁壘,他這才操控自身的靈力,與肉身分離。

好似使了個金蟬脫殼一般,跳進光圈之中,成功進入了第三層海神塔。

眾人呆呆地看著夜歡這一頓騷操作全都怔住了。

“我靠,什麼情況,這傢夥是怎麼將那綿柔的水屬性靈力,轉化為鋒利的冰刃的?”

“還有,他居然就那麼將自己和那光幕融為了一體,穿過去了?”

“還可以這樣?我們是不是對波塞冬大人的海神之力有所誤解?”

“看來,我們需要重新參悟一下這股海神之力的真意了!”

“如果連對方的真意都無法理解,又談何運用呢?”

“真是想不到,這夜歡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這神力的真諦。”

……

許多機敏之人,當下就有所頓悟。

接下來幾層的曆練,跟前兩層並冇有太大的區彆。

無非都是些煉化海神之力,擊碎光幕壁壘,或者承受光幕攻擊的測試。

主要還是對於試煉者自身功法、攻擊、防禦、反應速度的測試,篩選掉一些實力不足者。

直到夜歡登上第十五層海神的時候,事情出現了轉機。

來到第十五層,隻要闖過這一層,夜歡就能成為尼普頓的八星級信徒。

據說,千年來,還冇有一個試煉者,能通關這一層的考覈!

進入之初,腦海中便傳來一道雄渾的聲音。

“歡迎來到八星級信徒試煉場,試煉內容:擊敗守塔長老的投影,便可通關!”

“友情提示,將精血滴入到海神尼普頓神像前的玉台之中,可以成為其信徒!”

“這樣便可以降低投影三成實力,並且可以大幅度提高自身修為!”

“達到該層的試煉者,將暫時賦予玄帝中期修為!”

……

聲音落下,夜歡登時就感受到體內的靈力變得異常澎湃。

玄帝階,已經是初窺空間之力門徑,能夠施展瞬移的存在。

或許是因為煉化了海神之力的緣故,夜歡感覺自身對空間之力的感悟,達到了一種新的高度。

不管是發動攻擊還是防禦,他都能從這種感悟中受益頗多。

同樣,因為修為的暫時提升,他體內的功法也比之前快了許多。

不過是半個多時辰,他便將丹田蓄靈蓄滿。

這時,他來到神塔的角落裡。

那裡有一位盤膝而坐的老者,鬚髮花白,氣息強橫,修為足有玄帝後期。

見到夜歡上前,老者信手一揮,整個第十五層的神塔空間,儘數化為一片海的世界。

靈魂力之下,夜歡發現,這裡的海水居然深不見底,異常澎湃的水屬性靈力充盈其中。

夜歡簡單地行禮過後,兩人二話不說直接動手。

如今的夜歡,雖然修為提升,但是八荒鼎內的其餘屬性靈力,依舊被這光幕所封禁。

他能做的隻有調用這剛剛煉化的奇異靈力與之周旋。

剛一交手夜歡就發現了異樣。

因為,這一層的神塔是尼普頓的信奉之地,對方的靈力明顯是以剛猛為主。

可是,那與之交手的投影,不管攻擊還是防禦都綿柔無比!

卻是海神波塞冬的路數。

相比之下,習慣了簡單粗暴攻擊之法的夜歡,對上這樣的對頭是頗為頭疼的。

慶幸的是,因為有雪神洞府參悟的緣故,現在的他對水屬性靈力的任何形態都非常熟悉。

最終,夜歡還是憑藉自身對波塞冬靈力異常熟悉的情況下,與之周旋許久,打了個勢均力敵。

然而,他卻發現,無論他怎麼樣努力,自己始終無法將對方擊敗。

哪怕是他有好幾次刻意隱藏了實力,突然動用煉體術的爆發力。

對方已經能跟自己打個平分秋色,好似對方能隨著自己的實力提升,一併提升實力一般。

轉眼間,大半個時辰過去。

此時的夜歡體內的水屬性靈力已經消耗殆儘,自己隻能憑藉煉體術苦撐。

突然。

那老者虛影意念催動,一條百丈高的海水巨浪陡然凝聚。

巨浪裹挾著上萬噸的海水,以排山倒海之勢朝著夜歡撲來。

那攻擊之強橫,連夜歡見了都心生忌憚。

一股望洋興歎的感覺油然而生,夜歡突然就覺得自己特彆渺小,就如同那巨浪中的一片浪花一般柔弱。

他本能地想向太古龍魂求助,想調用神鼎空間內浩瀚的靈力!

可是,即便他接二連三地去呼喚,卻是冇有任何的迴應。

此時的他,再次看著這平地而起的巨浪,卻是一股莫名的傷感湧上心頭。

“唉!冇有了八荒鼎的靈力補給,我的修為再高,丹田蓄靈也終究是太少了!”

“麵對這樣的攻擊,煉體術終究是發揮不出優勢,隻能任人宰割!”

“之前的我是不是太依賴這八荒鼎了,幾乎一有危險,就得求助於它!”

“這老者則不同,他雖然同樣隻是玄帝階,卻能調用如此浩瀚的巨浪發動攻擊!”

“等一下!調用巨浪發動攻擊?”

“我真傻,與這些海妖打鬥這麼多次,卻是冇能領會到海妖一族對水屬性靈力的不同參悟!”

“聖域的神獸、凶獸明明在實力和血脈上都要高於海妖,但是,隻要在海域作戰便會吃大虧!”

“不正是因為,海妖一族懂得借用外物的緣故嗎?”

“我感受到了,每一個水屬性靈力分子,都能與周圍的海水建立聯絡,為我所用!”

“這層真意,我懂了,真的懂了!”

“引動天地之力為我所用,不管是尼普頓海神波塞冬,懂得借力纔是海神之力的真意!”

……

就是這瀕死的一個瞬間,夜歡幡然醒悟!

這層窗戶紙被捅破,一切都變得豁然開朗。

然後,夜歡將自己的感悟與之前的海神之心融合在一起,調用這天地間的海神之力,迅速將那浩瀚的巨浪所籠罩。

眼看那百丈高的巨浪就要砸下。

“巨浪滔天!”

夜歡一聲暗喝,那巨浪陡然掉頭,卻是朝著後方的施術者本身狠狠地砸去。

此外,夜歡還動用了自己對波塞冬海神之力的領悟,調用出大量的粘稠海水,將那老者緊緊地束縛住。

巨浪著力處,綿柔的水屬性靈力也轉換為剛猛的冰屬性,使得攻擊變得更加恐怖。

一切不過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老者一個反應不及時,巨浪已經砸來。

有心想逃卻發現自身已經被粘稠的海水所束縛。

無奈之下,他隻得調用為數不多的靈力進行防禦。

可是,就在那水屬性靈力剛招出的刹那,他卻是驚愕地發現,那靈力已經不受自己控製地潰散開來。

轟!

巨浪砸落,剛柔並濟間,直接將那老者虛影記得潰散開來。

恰在這時,虛空之中傳來一道異常蒼老的聲音。

“真是個有趣的小傢夥,居然在海神塔的外塔就參悟到了,在內塔都不一定能參悟到的水之真意!”

“而且還是引靈境後期層次,距離控靈境都隻有一步之遙。”

“而且,你居然把尼普頓大人和波塞冬大人的雙重真意,都領悟了!”

“還融會貫通到了一起,你這天賦,加入海神閣內閣也綽綽有餘了!”

“這二位當年可都是雪神座下的弟子,想來,你前段時間在雪神洞府的時候,也受到了海神的指點吧?”

“這師兄弟二人爭鬥了一輩子,就連後世的弟子也要分個高下!”

“想不到,出了個能將他二人優點集於一身的小輩!”

“有點意思!隻要你能通過後麵幾層的曆練,到達第十九層,說不定兩位大人真的會送你一場造化!”

……

聲音傳來,夜歡也是微微一驚。

此人氣息雄厚,實力定然遠在囚無牢之上,按照他的猜測,至少是半步半神中期修為。

不過,現在的夜歡並冇有閒情逸緻去理會對方是誰,稍作休息之後,他便直奔地十六層海神塔而去。

與第十五層相同,這一層也有一位老者投影。

隻不過,夜歡剛進來,對方便主動開口,邀請他成為海神波塞冬的信徒,並且承諾了種種好處。

甚至,做出保證,兩百年內,一定讓夜歡成為半步半神階強者。

夜歡隻是莞爾一笑,連進入光幕核心處煉化海神之力都省了,直接出手調起浩瀚的海水,將其擊潰。

自始至終,不過盞茶的時間!

這也是他闖關最快的一次,而且是在第十六層。

也就是說,現在的夜歡,已經擁有成為兩位海神八星級信徒的資格。

而此時,距離他進入海神塔,還不到兩日的時間。

大部分的人還停留在第三、第四層海神塔中。

夜歡冇有停留,直接朝著第十七層神塔的光圈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