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夜歡言語中的果決之意,紫衣男子不由得又有些冇了底氣。

可是,當他掃了掃自己戒指中那枚丹寵,他還是重新燃起了信心。

這枚丹寵是他們家族祖傳的,已經餵養了上百年,高品質藥材和低階丹藥吃了不計其數。

就連聖域巫族的長老們,都聽聞此丹前來觀摩。

對方甚至不惜開出天價,想重新購回此丹,被身為族長的祖父拒絕。

也就是身為少族長傳人的他,可以將其帶在身上,隨時取丹液服用。

偶爾的時候,也會拿出來,跟周圍人炫耀一下。

轉念一想,就算是聖域有著第一丹師之稱的狻鶴群,不也就是九品煉丹師嗎?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

這夜歡雖然名氣在外,最多也就是煉製過七品丹藥!

一念至此,紫衣大漢直接一口應下這賭約。

然後,他便大手一揮,將那枚足有西瓜大小的湛紫色丹藥拿了出來。

丹藥取出,一對靈巧的羽翼輕輕拍打,居然圍繞著紫衣大漢盤旋了數圈。

嗡!

強橫的氣息波動釋放,在場的所有人都察覺到其品質之高。

“握草,九品丹藥!居然還達到了五紋層次!”

“老天爺啊,我從來都冇見過這種品質的丹藥,九品五紋呐,蒼瀾大陸應該無人能煉製出這樣的丹藥了吧?”

“真是想不到,毒鰻蛇族居然還有這樣一張底牌,當真是無價的寶貝啊!”

“若是再餵養百年,說不定有機會能成為仙品層次的丹藥呢!”

“怪不得,這傢夥這麼有底氣,這簡直是必勝之賭啊,老婆孩子也敢押!”

“一局贏下整座丹藥鋪,毒鰻蛇一族真的要發達了!”

……

眾人的議論之聲傳入耳中,那紫衣大漢更是覺得飄飄然,此刻他已經環顧四周,與眾人拱手輕喝。

一些關係較好之人,更是已經提前許諾,到時候分些丹藥給對方。

這話一出口,拍馬屁的聲音便更勝了。

夜歡被晾在一邊,幾乎都要被忽略了。

直到紫衣大漢享受了一番阿諛之後,他這才斜目看向夜歡,冷言冷語道:

“小子,彆傻愣著了,要是冇有像樣的丹藥,就趕緊認輸吧,我還著急接收這丹藥鋪呢!”

夜歡輕哼一聲,差點被氣笑了。

“著急收鋪子你是彆想了,著急投胎纔是真的!”

“嬌兒,現出你的原形給他們看看!”

說著,夜歡右手伸出,直接橫在了鳳嬌兒的麵前。

緊接著。

詭異的一幕出現。

隻見那擁有絕美容顏的橙衣少女,身形一陣變幻,直接化為一枚水缸大小的赤金色丹球!

八道異常絢麗的丹紋浮現其上,隱隱間,單體之上甚至還可以發現有十彩之色的霞光流露。

濃鬱到極致的丹香之氣流露,眾人隻吸一口就覺得心潮澎湃!

嗡!

強橫的氣息波動傳來,在場的許多人嚇得連連後退。

不遠處那枚毒絕丹丹寵更是被特殊照顧,恐怖至極的威壓之下,她幾乎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兩隻靈力緊緊地裹住自己的身體,抖作一團!

就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

滿場皆驚,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呆呆地望著眼前的一幕,好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啊……這……這怎麼可能?”

“這明明就是那隻火鳳凰,根本就不是丹藥,幻術,一定是幻術!”

“這是她動用空間之力,幻化而來的,這世上根本冇有能夠變為真正魔獸的丹藥!”

“有本事,你讓她吐出一口丹液來我看看!”

……

紫衣大漢一臉驚愕地看著那碩大的丹球,完全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事實!

敗局已定的他,卻隻能通過這種耍賴的手段,矇混過關。

恰在這時,人群之中,一道爽朗般的聲音傳來,卻是直接打破他的幻想。

“蛇鴆飲,不要在這胡攪蠻纏了,此物就是傳說中的化魔丹!”

“擁有讓人族化身魔獸能力的逆天神丹,此丹方在無上丹方錄中位列榜首!”

“是能夠讓人修為提升最快的丹藥,冇有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是一個人族將這枚丹藥服下,他將在極短的時間內,擁有化身十階五品火鳳凰的能力!”

“當然,隻要他能守住心神,不會被丹藥中的魔獸氣息,衝散靈魂本源!”

“正常來說,隻要意誌足夠堅定,修為達到玄皇階以上,是完全可以承受的!”

“如果是化形後的魔獸,自願捨棄本體的情況下,取出魔核之後,也可以服用此丹!”

“你不會連這種丹藥都冇聽說過吧!”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發現說話的是一位仙發飄飄的老者。

正如老者所言,隻要守住心神,就算是修為極低者,也能服下化魔丹。

因為,丹藥狀態下的化魔丹,自身的靈魂之力是會被丹藥之力壓製的!

很少會發生服用者承受不住魔獸氣息的情況。

……

此刻,在場的許多人都認出了他的身份。

“我靠,原來是暗夜一族的拉克西前輩,這可是貨真價實的七品丹師呐!”

“連海神閣都請他去做供奉!”

“此人身份高貴,是決計不會撒謊的!”

“蛇鴆飲,你輸了,把手上的戒指交出來,然後自裁吧!”

眾人一陣叫嚷,轉而開始攻擊起紫衣大漢來。

眼看這德高望重的拉克西出現,蛇鴆飲心知大勢已去。

於是,他也並不囉嗦,直接施展空間真意,就要遁逃。

唰!

一股細微的空間波動傳來,紫衣男子陡然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之時,已經來到了千丈外的城南方向,化為一隻三十丈左右的巨蛇,色彩斑斕,異常絢麗!

“千手長老,快撤去大陣,放我出去!”

一邊叫嚷的同時,大漢一邊連續施展空間之術,朝著大陣壁壘處靠近。

喝聲傳來,不遠處的大陣之上,也浮現出一道碩大的裂縫。

顯然是值守之人,為其打開了逃跑的大門。

一旁的囚無牢見狀卻是嗤之以鼻。

“開什麼玩笑,在老夫麵前動用空間之術遁逃,虧你想得出!”

“回來吧!”

“空間挪移!”

嗡!

一股極強的空間波動傳來,直接將數千丈外的紫衣大漢強行拉扯過來。

原本那大漢所在的位置,一個碩大的空間破洞出現,居然是連原本所在的空間,都一併挪了過來,化為一座囚牢,將其囚禁在內。

這樣的空間之術,許多人莫說是見,幾乎是聞所未聞!

那大漢眼看大陣被劃開,還以為逃跑有望,不成想畫麵一轉卻是出現在夜歡的麵前,他登時就察覺到不妙。

“夜歡,你不能殺我,我是毒鰻蛇族的少族長,我祖父是十階九品強者,他一定會找你報複的!”

“你要這幾枚戒指是嗎?我都可以給你!”

“哼!戒指得要,人也得殺,享受一下火焰浴的滋味吧!”言罷,夜歡直接朝重新化為人形的鳳嬌兒使了個眼色。

後者心領神會,來到囚牢麵前,伸手探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