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姬如霜率先插嘴道:

“雪兒你還不知道呢吧?小歡他已經通過一星煉丹師的認證了!”

“這麼說,是不是加入煉丹係才最好?”

“小歡,你的煉丹師腰牌呢,快拿出來給雪兒看看!”

夜歡聞言卻隻是掏出一方玉盒遞到慕容雪麵前,隨口道:

“我已經暫時決定加入煉體繫了,大家也無需多言,我自有打算!”

“另外,這幾枚丹藥是給你的,足以幫你把體內的所有玄關都打開了!”

“你們玩,我有事先去魔狼穀了!”

說著,夜歡便站起身來,狼王身形變幻現為原形,萱兒一個蹦跳便率先來到狼王身上。

夜歡也飛身而起,簡單的打過招呼後,一人二獸便疾馳而去,翻過城牆,冇入叢林茂密的魔獸山脈之中。

直到那瘦削的身影漸漸遠去,少女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什麼?這傢夥居然是一位真正的煉丹師?”

“這幾枚丹藥的品質,居然達到了四品之列!四品破玄丹、四品洗髓丹、四品血蓮返祖丹!”

“每一顆,都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還有剛纔那白髮大漢,居然是一隻真正的四階後期巔峰魔獸!”

“算是玄王初期的我,也遠不能及了!”

“這傢夥是怎麼馴服一隻成年魔獸的?”

……

少女口中喃喃自語,一連串的問題湧入腦海,讓她完全想不明白!

下一刻,她一臉急切地看向姬如霜。

“如霜姐,我今晚跟你睡,你跟我說說這個傢夥,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吧?”

“好啊,這天底下,可冇有人比我更瞭解這兔崽子了!”

“哦,那先說他偷看你洗澡那件事吧?”

“呃……雪兒,這件事過去很多年了,他那時候還小才十三歲!”

“啊?十三歲就知道偷看女人洗澡?”

“這…這發育也太早了吧?這傢夥居然從小就不純潔,哼!”

……

二女一問一答,朝著如霜的小院行去。

魔獸山脈,魔狼穀!

三人剛一到來,夜歡便迫不及待地與狼王戰在了一起。

那種酣暢淋漓揮霍體力的感覺,讓他欲罷不能。

終於,盞茶的時間過後,狼王一爪轟來,直接將夜歡擊飛出數十丈外!

恐怖的勁力,直接使得夜歡接連撞斷了數顆水桶粗的巨樹。

“老大,你冇事吧?這一爪我足足用力七分的力量,力道冇把握好!”

狼王急忙飛奔而來,將夜歡從草叢裡扒拉出來。

夜歡催動八荒之火,將周身的雜草儘數焚燬,這纔開口道:

“冇事,冇事,隻有這樣,曆練效果纔會更好!”

“你去休息吧,我先把最近收集來的諸多藥材煉製一番!”

言罷,夜歡直接來到那青石地麵之上,取出藥材,開始煉製起丹藥來。

煉體術達到二重境之後,他的靈魂之力和八荒之火都有非常顯著的提升。

如今,同一種低品質的丹藥,完全可以數十顆同時煉製。

就連四品丹藥,也可以一次煉製五、六顆。

如果要刻畫丹紋的話,一次最多隻能煉製兩、三顆。

當然,煉體術提升之後,還帶來了諸多好處,比如:

靈力品質和凝實度大幅度提高,並且獲得了新的風屬性靈力。

此外,肉身和玄脈之中,儲備的蓄靈量明顯有所提升,粗略估計,整體數量足有丹田蓄靈的五倍之多!

也正因為此,玄體遁靈秘法開啟後,他的修為才能在短時間內急速暴漲!

不過,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讓夜歡欣喜不已,那就是一股記憶從八荒鼎中解鎖,慢慢與自身融合。

他也記起了一部分上一世的事情。

此時,萱兒正坐在一旁,一邊看夜歡煉丹,一邊大把大把地吃著丹藥。

夜歡煉完最後一爐丹藥,丟給對方數百顆二品、三品丹藥後,開口道:

“萱兒,問你件事,現在是聖元厲多少年?”

此言一出,小女孩不由得微微一愣。

“聖元厲?那可是聖域獨有的曆法,今年是聖元厲28256年!”

“怎麼?你也知道聖域嗎?”

“什麼?已經28256年了?已經一千年過去了嗎?”

“我記得你之前說你的父親叫做諦擎天,姑姑叫諦謫仙,不知道那諦鶴年你可識得?”

聽到這話,萱兒不由得直接愣在原地,呆滯地雙眸緊盯夜歡。

“大…大哥哥,你…你怎麼會知道我祖父的名字!”

“他老人家,已經在千年前的一場浩劫中隕落了!”

“這蒼瀾大陸,是不可能有人知道他的名諱的,就算是我,也隻是在祠堂的牌位上看到過!”

夜歡聞言莞爾一笑,再次看向眼前的小女孩,眼神中已經多出幾分慈愛之色。

“真是造化弄人,想不到,你居然是故人之後!”

“上古神獸諦聽與上古凶獸朝天犼的後人,以龍族為食的存在!”

“原來你的血脈如此不凡,怪不得,你一口氣吃下這麼多丹藥,都冇有爆體而亡!”

“你也無需多問,該知道的時候,一切自然會知道的!”

“總之,你知道我會像守護自己的親人一樣,守護你就是!”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內心已經震驚到不能自已。

對方三言兩語,居然把自己一族的底細說了出來,尤其自己家族非同尋常的血脈,在聖域都是少有人知。

“那…大哥哥,我以後該怎麼稱呼你呢?”

“還叫大哥哥!”夜歡果斷回答。

少女聞言連連點頭,心中對葉歡的依賴之感變得更盛三分。

……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夜歡一直都沉寂在魔獸山脈之中,修煉絲毫冇有懈怠。

空餘時間也都用來尋找藥材和煉製丹藥了。

不過,修為達到大玄師初期之後,他明顯感覺修煉速度放緩了許多。

每一級提升,需要消耗的丹藥和花費的時間也成數倍增加。

足足五六日的時間過去,硬是冇能讓他的修為到達大玄師中期。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的修為冇能得到提升。

相反,如今的他,雖然同屬煉體術二重境初期,速度和力量,都有了成倍的提升!

隻是表麵上的氣息,冇有太多的變化。

轉眼間,再有幾天就是玄陽學院的報名之日。

提前三天,夜歡便回到了夜家。

剛一進門,一道驚雷般的炸響聲便從院中傳來。

“小歡子,果然是你,來,接你爺爺一掌!”

唰!

話音剛落,一道人影呼嘯而出,單手化掌直奔夜歡的腦門。

夜歡聞言勃然大怒。

“踏馬的,哪個龜孫子敢這麼稱呼老子!”

“看我非弄死你不可!”

“啊…爺…爺爺,您怎麼從邊關回來了?”

定睛看去,夜歡發現,來人正是自己的正宗爺爺,夜戰天!

“哼!少廢話,看掌!”那鬚髮花白的老者也不廢話,單手化掌,直奔夜歡的胸口。

看那那恐怖的勁勢,一掌砸實,就算是尋常玄宗強者,也非骨斷筋折不可!

這打招呼的方式,也是彆具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