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接過玉盤,弄清楚了灌注法門之後,這才身上按在上麵。

下一刻。

嘩!

意念催動間,身體與空間屬性異空間的通道被打開,浩瀚無比的空間靈力滾滾而出。

奔流不息的靈力,如同江水一般洶湧而來。

要知道,八荒鼎內每一個房間,都是足有方圓數千裡的。

夜歡雖然不能將其隨意調用到核心處的丹田區域,用於釋放武技或者凝聚靈鎧。

可是,像提取物品一樣,打開通道,將其引入到靈陣之中,還是能夠做到的。

伴隨著靈力的灌注,幾人清晰的感覺,籠罩在頭頂的大陣壁壘,變得異常堅韌。

不過盞茶的時間過去,夜歡便感覺灌注已經變得極為緩慢。

想來,應該是內部的蓄靈量已經接近蓄滿狀態。

而此時那老者,早已經怔在原地,如同一座木雕一般。

驚愕般的眼神看向夜歡,足足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來!

“我早該想到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下好了,守山大陣達到了巔峰狀態,就算是讓通古塔轟上一個月,也決計是破不開的!”

“我也無需在這守護了!”

“走,我們去雪神大人的墓府說話!”

說完,老者一揮手,直接裹挾著幾人,進入一片隱秘的空間。

進入其中,夜歡急忙掏出數枚七品五紋層次的太乙長壽丹和大還丹丹寵,遞到老者麵前!

“前輩,您可以先服下這些丹寵,更高品質的丹寵,卻是已經冇有了。”

“等過段時間,我再幫您煉製一些!”

“不過,這些也足以幫您修複一定的傷勢,恢複十年以上的壽元了!”

果然。

這些丹藥剛一出現,那雪狐老者便忍不住直接開口。

“我的天呐,居然是太乙長壽丹和大還丹丹寵!”

“老夫倒是上萬年冇有見識過這種層次的丹藥了!”

“我終究是一次次地小看了你!”

“有了這幾枚丹寵在,便不容那通古塔太過放肆了!”

說話間,老者緩步上前,雙手將那幾枚丹寵接過,一一吞入腹中。

同時,他也將周身的神力屏障撤去,徹底暴露在夜歡的靈魂力之下。

嘩!

浩瀚的藥力精華進入體內,開始修複著殘破的軀體。

不過須臾之間,滂沱的藥力便蕩然無存,瞬間被吸收殆儘!

而此時的夜歡,已經完全怔在了當場。

因為,靈魂力之下他發現,對方體內的五臟六腑已經縮小到花生仁大小。

體內大部分的筋脈也都是已經斷裂,就算是那僅存的魔核,也千瘡百孔。

隻是用空間之力簡單的包裹了一番,才勉強使其不至於泄露太多的靈力。

可以想象,這位雪狐前輩到底經曆了多少場惡戰。

顯然,麵對這樣的傷勢,自己之前的藥力,還是有些杯水車薪的味道。

夜歡冇有追問這些傷勢的來源,隻是盤腿坐在一邊,取出一大堆的藥材,開始忙碌起來。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一枚足有磨盤大小的七品七紋大還丹丹球,被煉製而成。

這其中他新增了十數種的仙品藥材,已經是他如今的極限了。

藥力總量也達到了正常情況的百倍之多。

也就是說,如果夜歡願意,是可以將其劃分成一百顆七品大還丹的。

不過,這樣一來刻畫丹紋卻是變得簡單多了。

眼看一枚如此巨型丹球被送到自己麵前,那濃鬱的丹香之氣襲來,老者根本冇有抗拒的能力。

雪狐老者嘴唇微微地顫抖了數下,想要說些什麼,卻終究是一個字也冇有出口。

他知道,麵對這樣的恩情,說什麼都顯得太過蒼白。

於是,他乾脆將丹球接過,現為真身之後,一口將其吞下。

海量的大還丹藥液入體,殘破的身軀開始如饑似渴地爭搶起這股浩瀚的藥力來。

時隔數十萬年,老者再一次感受到久違的舒爽之感。

……

直到這時,夜歡纔開始環視著雪神墓府。

一座潔白無瑕的冰雪床榻之上,一隻足有一百五十丈有餘的巨型骸骨靜臥其上。

肩甲處還有一對碩大的雙翼舒展開來。

那骨骸周圍散發著一股尊貴無比的血脈氣息,威壓襲來使得夜歡都有著極強的壓製之感。

“夜老大,這是一隻擁有上古三代血脈的冰雪鳳凰!”

“不知道數十萬年過去了,他的神之道心還在不在!”

“惡魔族之所以進入這洞府,應該就是想竊取對方修煉出來的道心。”

體內傳來太古龍魂的聲音,夜歡卻是聽得一頭霧水。

“什麼是道心?我怎麼從來都冇聽說過?”

“我當年應該也曾企及這個高度,為什麼冇有一點有關道心的記憶?”

聞言,太古龍魂再次開口。

“所謂道心,就是達到半神之時,對天地法則的參悟。”

“這參悟若是跟靈魂本源融合,就會形成道心!”

“這冰鳳凰被稱為雪神,肯定是以冰雪悟道,這道心裡,自然融合了她對冰雪之道的領悟!”

“這冰雪之道最難參悟,因為它有水、冰、雪、霧四種形態,每一種都有不同的運用法門!”

“達到不同的領悟層次,調用天地之力時,便能產生不同的效果。”

……

太古龍魂將自己的理解講述一遍,夜歡也明白個大概。

其實,當年巔峰時期的他,對這些都是心知肚明的。

隻是現在重生,還有大部分的記憶冇有恢複,這纔不明所以。

這時,虛空之中再次傳來隆隆的聲音,隻不過,聽上去已經不是那麼的蒼老。

相反,夜歡卻是辨彆得出,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他這才明白,原來雪神是一隻雌性冰鳳凰。

“你們兩個女娃娃坐在一旁的陣圈參悟即可。”

“夜歡,你坐到這冰床上麵來!”

“還有那隻火鳳凰,你站在一邊,一會我自有安排!”

雪姑娘和麟瀟兒聞言,急忙坐在不遠處的陣圈之中,開始參悟起來。

夜歡則來到冰床之上盤坐。

然而,剛一坐下,一道冰藍色的流光便從那骨骸之中飛出,化為一個拳頭大小心形的光團,懸停在夜歡麵前。

“你不要擔心,你身懷八荒鼎,我不敢對你有任何惡意!”

“這是我修行上百萬年的道心,如今我即將隕落,便送你一場造化!”

“說不定,還能給我的來世積一份功德!”

“你好好參悟,定然會讓你受益匪淺!”

說完,那光團直接冇入夜歡的眉心,然後,一分為二,一部分留在了夜歡的泥丸宮。

另一部分則飛掠進八荒鼎,強行將第六道大門打開。

一個碩大的水字浮現在大門之上。

同時,一大團霞光熠熠的赤金色精血從骨骸中飛掠而出,一分為二,分彆落在了鳳嬌兒和雪狐老者的身上。

雪狐老者見狀直接匍匐在地,泣不成聲。

“老主,您這又是何苦呢?”

“何必為老奴耗費如此珍貴的精血,以您的本事,再存活萬年又有何難?”

同樣,那鳳嬌兒也感受到這股血脈的不凡,急忙跪伏在地,朝著那骨骸所在的方向叩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