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喝聲落下,那囚牢中的九階後期惡魔身形微動,瞬間化為一道魅影,直奔那少女衝殺而去。

然而。

眼看對方的利爪就要觸及那少女的頭顱之時。

“麒麟焚天!”

謔!

清冷的喝聲傳來,少女周身登時爆發出一股強橫無比的熾白色火焰。

騰騰的火焰凝聚成一隻十數丈有餘的麒麟虛影。

就在那火焰虛影接觸到惡魔的手臂之時,居然直接將其焚燬。

凶悍無比的手臂,居然隻堅持了片刻,便直接被焚為虛無。

謔!

又是一口火焰從虛影口中噴出,森白色的靈火直接落在那惡魔的身軀之上。

恐怖至極的溫度,直接將那惡魔當場點燃。

淒厲的慘嚎聲響起,異常瘮人。

“啊,該死的娃娃,居然身懷如此恐怖的火焰!”

“老祖救我!”

……

眾人呆呆地望著眼前的一幕,卻是全都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咦?極致三品火焰!”不遠處的囚牢內,那隻氣息異常強橫的惡魔驚撥出聲!

夜歡看著眼前這熾白色的火焰,同樣麵露呆滯之色。

“這…這是排名第六位的蒼穹曜日炎,而且是本源火種!”

“如此貴重的本源火焰,居然藏在一個女娃娃體內!”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一千多年前,這火焰是我幫火兒從遺蹟山脈中奪回來的!”

“難道她也隕落了?”

夜歡心中自喃,他口中的火兒乃是座下七寵中的老四。

對方身為火麒麟族的天之驕女,當年在遺蹟山脈,費了好大的功夫,纔將那天地靈火搶了來。

後來爭奪八荒鼎的大戰爆發,對方去應對惡魔族中的一位魔帝強者,後來夜歡也隕落,便冇了音訊。

想來是對方隕落,這靈火才傳承給了同族的後輩。

一擊斬殺那惡魔之後,少女也悠然自得地走出囚牢,徑直朝著不遠處的玉台區域行去。

一邊行進的同時,她還扭頭看向夜歡。

“夜公子,怎麼樣?”

“我這火焰比起你的靈火如何?”

“還愣著乾什麼?快進去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實力!”

聞言,夜歡微微點頭,對著虛空說了句,“十階一品一下惡魔,請無需幫我壓製其修為。”

然後夜歡先是招出龍玄護盾,便緩步走到囚牢壁壘前的陣圈中。

剛一進入,夜歡便直接掏出數枚水桶大小的紫金色圓球。

嗖!嗖!

靈魂之力催動,圓球被丟到那九階後期層次的惡魔腳下。

“咦,這是……”那惡魔一臉疑惑地看著腳下的靈球。

恰在這時。

轟隆!轟隆!

兩顆堪比八階後期神獸魔核的火靈球爆炸,恐怖至極的火焰之力席捲而出。

堪比兩隻神獸自爆產生的撕扯之力,在囚牢內來回震盪,久久不能平息。

就連整座雪神山都微微搖晃了幾分。

漸漸地,動盪漸漸平息,此時再看那惡魔,已經完全不見了蹤跡。

隻有地麵上散碎的一些黑骨碎屑,暗示著對方曾經存在過。

眾人呆呆地望著緩步而出的惡魔,幾乎全都投去看怪物般的眼神。

“暴力!”

“太暴力了!”

“我從來冇聽說過,還有如此暴力的手段!”

“這傢夥剛纔招出來的紫球是什麼東西?爆炸的威力簡直比魔獸引爆魔核還要恐怖。”

……

同樣,那赤發少女看向夜歡,也是一臉的震驚之色。

“夜公子,我很好奇,你這火焰叫什麼名字,為什麼比我的蒼穹曜日炎還要恐怖?”

“他的品質,已經即將達到半真之品了吧?”

聞言,夜歡微微點頭,卻並不隱瞞。

“這火焰冇有名字,是我融合了數種天地靈火而來的!”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無不大驚。

天地靈火之間相斥相剋,這是人儘皆知的。

若是將兩種不同的火焰強行放在一起,非產生恐怖爆炸不可。

那赤甲男子卻是率先開口。

“啊?你是說你融合了數種不同的天地靈火?這怎麼可能?”

“你可曾聽說過,當年我赤焰龍族的一位老祖,同時得到了兩種強橫的火焰。”

“在嘗試動用空間之力,強行將其融合的過程中發生意外。”

“最終落了個神魂俱滅,連那兩股火焰都受到重創,本源火種曆經上千年才得以恢複。”

“我體內身懷的這顆赤蓮龍魂火,便是從其中一道靈火中煉化而來支源火種。”

……

此言一出,在場的許多人都暗暗點頭,這件事當年在聖域傳得沸沸揚揚,許多人都聽說過。

夜歡也點頭表示認可。

“不錯,你說的是千年前赤焰龍族的天才老祖,當年他大限將至纔敢冒險一試!”

“那兩種火焰分彆是排名地十一的赤蓮龍魂火,這也是你們赤焰龍族傳承數十萬年的靈火了。”

“還有一種便是排名第九的天燭煆星炎,當年是他在大荒域的天星虛空所得。”

“這位老祖當時就身懷赤蓮龍魂火,後來又將天燭煆星炎培養數百年。”

“然後用空間之力裹挾後,吞入腹中。”

“可是,就在他嘗試憑藉自身的恐怖修為,將其融合之際,兩種火焰發生排斥,引得爆體而亡!”

“最終使得赤焰龍族的一片秘境都被轟塌,上百位族人受到牽連!”

話說到這,夜歡便冇有繼續下去。

其實,當日他也在場,那位老祖曾經請他出手,煉製了數枚丹藥輔助。

隻是,他當時憑藉強橫的實力,全身而退了。

自從這位老祖隕落之後,有人為了維護龍族威嚴,不惜製造謠言,說是夜歡在丹藥中動了手腳,才使得對方融火失敗。

此後數百年,他便再也冇和赤焰龍族有過交集。

直到後來八荒鼎現世,赤焰大帝還針鋒相對,與夜歡爭搶。

好在後來惡魔族出現,赤焰大帝以大局為重,才先對付起惡魔族來。

……

不過,經過這赤甲男子一番話提醒,夜歡倒是想到一個不錯的武技。

既然天地靈火相互排斥,那麼,若是將從他們當中分出一枚強橫的火種相互融合,又會怎樣呢?

一念至此,夜歡便來到那能夠提升恢複速度的玉台之上。

一邊恢複靈力,重新凝聚靈球的同時,還在嘗試從火域大陣中,分出幾枚支源火種來。

現在的他,已經身懷五種天地靈火,分彆是:

排名第七的天麟紫心焰、排名第十的金烏墨心焰、排名第十三的青冥焚天焰、排名第十六的金鱗聖炎、排名第二十二的金橘焚天焰。

這些火焰哪一個不是擁有毀天滅地之力的存在?

差不多一刻多鐘之後,夜歡緩緩地站起身來。

幾乎同一時間,那赤發少女也恢複完畢,兩人幾乎是同時起身。

少女一臉驚異地看向夜歡。

“夜公子好快的補給速度,你剛纔的消耗非常恐怖,這麼快就恢複完了?”

“不如,我們再挑一隻十階一品層次的惡魔比一比?”

“看看誰殺得更快?”

“好啊,不過,這一次得有彩頭。”夜歡一口應下,然後便投來戲謔般的眼神。

“怎麼?你又看中我那玉佩了?”少女有些疑惑。

“額……冇有,我是看中你體內的火焰了!”夜歡毫不避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