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山脈,魔狼穀。

夜歡盤坐在一塊巨石之上,正在梳理著剛得到的幾枚儲物戒指。

這次的收穫並不小,尤其那上官雲龍的戒指中,有不少的高品質藥材。

搜尋之前的記憶,夜歡得知,對方是一位一品煉丹師。

收集而來的金幣,也足有三千多枚。

這可是三十個軍人,一年的餉銀。

尋常的百姓,一年的收入還不過幾十個金幣。

此刻。

夜歡盤坐在地,將數顆低品質的藥材吸收淬鍊,先將周身的諸多外傷初步修複。

然後,一股不弱的火屬性八荒之氣奔湧而出,化為一隻鼎爐模樣。

緊接著。

一連數顆藥材被丟進火爐之中,慢慢被淬鍊為藥力精華。

意念催動,體內的八荒鼎發出一股隱晦之力,居然直接將天地間的渾濁靈力調動起來。

嘩!

一個碩大的靈力氣旋形成,彙聚到藥力洪流之中。

在八荒之氣的淬鍊之下,藥力和靈力開始融合,藥液的藥性第一次發生躍升。

這一幕若是讓尋常丹師看見,非驚掉下巴不可。

引動天地靈力進入丹藥之中,使得藥性得到二次提升,這可是六品以上的煉丹師,才能掌握的能力。

放眼整個東大陸,這樣的人物,也不會超過一手之數!

而且,眼前之人,還是昔日的廢柴,血脈品質隻有凡品低級的存在。

正常來說,那樣的血脈,是被認為冇有修煉天賦的。

時間不大。

一枚核桃大小的圓潤丹球浮現,丹球通體瑩澈、通透,絢麗的丹韻浮現其上。

嘩。

頓時,一股濃鬱的丹香之氣四處蔓延,充盈著整個魔狼穀。

眾魔狼全都站起身來,眼神中滿是貪婪之色,嘴角的口水都流了一地。

夜歡見狀莞爾一笑,直接將其朝著狼王拋去。

“給,這是你的了!”

“三品血蓮返祖丹,雖然有些拙劣,也足以讓你體內沉睡的遠古血脈甦醒一部分了!”

“以我眼前的實力,隻能煉化出這種品階的丹藥了!”

“若是煉體術達到二重境,修為媲美玄宗階,引來雷雲刻畫丹紋,我有信心煉化出帶有丹紋的四品丹藥!”

眼看丹藥飛來,魔狼雙腿蹬地,直接躍起一丈多高,一口將其吞下。

入口的刹那,那丹藥中的藥力,便化為一股洪流,奔湧進魔狼體內。

那乾涸的肉身,瞬間就將那精純的藥力吸收殆儘。

頓時,體內的血液幾乎要沸騰起來,狂暴的血脈之力奔湧,如同井噴一般。

一股滿是滄桑的氣息從血脈深處流露,原本銀白色的毛髮,也呈現出暗紅之色。

“是遠古魔獸,嘯月天狼!”夜歡驚撥出聲。

下一刻。

通體暗紅的狼王,揚起碩大的頭顱,雙目猩紅地朝著蒼穹的銀月吼去。

嗷!

雄渾的吼聲傳來,狂暴、凶殘的魔獸氣息,居然帶起一陣劇烈的狂風。

漸漸地。

半空中銀月也慢慢發生變化,居然呈現為暗紅之色。

月光灑落,周圍的銀狼頓時獸血沸騰,進入一種狂暴狀態!

天狼嘯月!

這是嘯月天狼的天賦技能,足以讓整個狼群戰鬥力短時間內提升的存在!

感受到自身恐怖的提升,那狼王也不由得麵露狂喜之色。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魔獸山脈,有哪一隻魔獸不想提升自己和族群的實力呢?

狼王再喝一聲,其餘眾狼已經匆匆而去,全都在自己的領地間搜尋起藥材來。

黎明時分。

夜歡已經煉製了十數顆丹藥。

自己也接連服下了數顆,之前夜冥等人留下諸多外傷也一一修複。

就連斷裂的骨骼,也儘數歸位、癒合。

不僅如此。

在八荒煉體術的改造下,血脈品質,已經從凡品低級,一躍躥升至了凡品高級。

正常來說,血脈品質是與生俱來,代表修煉天賦的存在,幾乎是貫徹一生的。

除非遇到大的際遇,否則很難發生改變。

但是,八荒煉體術則不同,他可以吸收萬物精華,利用八荒之氣改善修煉者的肉身和靈魂,使其全麵提升。

此刻。

夜歡正盤坐在地,八荒鼎正在自行凝聚天地間的渾濁靈力,煉化為八荒之氣。

根本無需夜歡刻意催動,運轉速度便極為不慢。

“不愧是被稱為位麵第一至寶的存在,自行修煉,倒是省去打坐的麻煩了!”

“如今,修為已經達到了玄師初期,是時候回家族看看了!”

“爺爺遠在邊疆,三叔肯定在記掛我了吧?”

“還有那仙子臨凡般的大嫂……”

想到美豔絕倫的倩影,靈魂深處,一股邪念居然莫名地湧了出來。

夜歡登時愣在原地,要知道,他可絕對不是一個好色之人。

就算是上一世的自己,實力冠絕聖域,任憑九大聖主中的任何一人,都無法與之比肩。

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是孑然一身,冇有與任何人成為伴侶。

女人隻會影響他拔劍的速度,這個觀唸對他來說是根深蒂固的。

可是眼下,自己居然不知為何,對一個女人生出了邪念。

那人還是自己亡兄的未婚妻!

想來,一定前身的那位紈絝靈魂不死,與自己融合後,改變了自己的意誌。

說起來,他算是轉世重生,跟之前的紈絝,同屬一人。

想起之前自己的種種劣跡,即便以他兩世為人的閱曆,也不由得老臉一紅。

十二三歲就敢去偷看對方洗澡的廢物,居然就是自己!

呼!

夜歡長舒了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

然後,他騎上那狼王,用樹枝托著夜冥,直奔天狼城而去。

那裡正是夜家的所在。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夜歡取了一件破舊衣衫,將狼王的頭矇住,隻露出兩顆眼睛。

遠遠地看去,倒像是一匹真正的駿馬!

天狼城,夜家。

聽說夜歡回來,夜劍南拄著柺杖疾步而來。

他在一次大戰中受傷,如今隻剩下一條左腿和右臂,連男人最引以為傲的那一物,也失去了。

但是,玄皇階的修為,卻讓他行動自如。

“歡兒,你回來真是太好了!”

“我聽說你跟著夜冥他們進入魔獸山脈,擔心死三叔了!”

“夜冥呢,他怎麼冇回來?”

可是,不等夜歡回答,地上裝死的夜冥卻率先開口。

“義父,我在這,夜歡身陷狼群,我為了救他身受重傷!”

“他卻恩將仇報,欲殺我而後快,還說,怕我搶了他家主繼承人的位子!”

“你要替我做主啊!”

聞聽此言。

夜劍南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歡兒,可有此事?”

“跪下回話!”

夜歡雙眸微眯,森寒的殺意一閃而逝,他父兄早逝,眼前之人待他如生父無異。

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天經地義!

夜歡緩緩地跪下,語氣異常平淡。

“三叔,我若是有心殺他,何必帶他回來?”

“是他聯合上官雲龍,借魔獸之口殺我,蓄意要奪得夜家的繼承權!”

“他已經答應,將大嫂許配給上官雲龍的師傅,丹王蕭河!”

“這件事,夜冥的隨從葉離應該知道。”

“當日是他傳話給我,說魔獸山脈發現了一隻好看的鸚鵡,領我去取的!”

“當時,大嫂也在場。”

夜劍南冷冷地掃了那夜離一眼,狂暴的殺伐之氣釋放,後者做賊心虛,當場便癱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