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癸強行壓下心中的怒火,用眼角瞥了夜歡一眼,一臉不屑地道:

“小子,說說我們的賭注吧?”

“聽說你是一位六品煉丹師,不管誰輸了,就各自服下對方一枚丹藥,如何?”

夜歡聞言冷冷地瞥了元癸一眼,對方有著十階一品修為,靈魂力也達到了神玄境初期。

自己的控魂丹根本無法將其控製!

不過,對方手上的儲物戒指,看上去卻非常不錯。

一念至此,夜歡開口道:

“這樣吧,如果我輸了,就服下你給的丹藥!”

“如果你輸了,你手上的三枚戒指,歸我所有!”

話一出口,那元癸不由得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這三枚戒指,幾乎是他的身家性命,雖然自己是青龍支族出身,可是,就算宗族的長老們,也冇有他富有。

不過,轉念一想,他對自己的煉丹術還是非常自信的。

畢竟,他的師尊可是聖域第一丹師,師尊的師尊乃是千年前聖域唯一的仙品煉丹師。

他們這一脈身上的光環真的是太璀璨了,幾乎冇有人有資格,跟他們相提並論!

對方一個蒼瀾大陸的六品煉丹師,他還是有一定信心的。

於是,兩人直接簽下賭鬥文書,雪神城的眾百姓作為見證。

眼看這種高階層次的丹師要鬥丹,在場的眾魔獸無不歡騰,一些低階丹師更是欣喜若狂。

丹藥的魅力,在這個位麵是無與倫比的!

就這樣,兩人分彆來到一座鬥武台上,開始取出自己的丹藥,忙碌了起來。

謔!

一切準備就緒,那元癸手掌翻動間,直接招出一股墨金色的火焰,正是那排名第十的金烏墨心焰。

當年這火種被各大家族瓜分,除了火鳳凰族得到了本源火種外,青龍族也得到了一枚二代支源火種。

想來,應該是家族培養之後,分出了一部分,給這煉丹術極為不錯的元癸了。

隻是,之源火種越往下分,品質便會逐次遞減。

一代之後是二代,最多分到五代,便幾乎冇有了天地靈火的威力了,和尋常獸火無異。

但是,看這元癸的火焰,卻是三代級的支源火種。

比起夜歡從麒麟聖城得到的火焰品質還要高,那枚差不多是四代火種。

慶幸的是,夜歡體內有八荒鼎,已經將其培養出本源火種。

接下來,那元癸便取出大量的藥材,外加一些瓶瓶罐罐,便開始忙碌了起來。

夜歡遠遠地觀察著,發現對方煉製的果然是一枚七品層次的丹藥。

就在元癸出手的刹那,夜歡通過靈魂窺視,觀察對方的火焰品質,還有靈力凝實度,就已經做出了判斷。

七品五紋丹藥,就是這人的極限了。

果然。

一番忙碌之後,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一枚七品五紋賦火融靈丹丹被其煉製完成。

雖然聽上去簡單,但是,這枚丹藥帶來的震撼之感,絕對無異於火山噴發。

在場的眾人看著那如同一隻巨型知了般的丹寵,在半空中不斷的飛騰,濃鬱的丹香之氣,聞一口就神清氣爽。

許多人都驚為天人,幾乎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層次的丹藥。

“我的天呐,七品五紋丹藥,這樣的神丹,就算是蒼瀾大陸的諾頓大師,也煉製不出啊!”

“聽聞對方發揮最好的一次,也不過是煉製出一枚七品四紋丹藥!”

“四紋和五紋之間的差距,幾乎和玄帝與玄天帝間的差距無異!”

“不愧是青龍族的長老,不愧是第一丹師狻鶴群的弟子!”

“真乃神人也!”

……

一陣陣馬屁聲傳來,那元癸得意地撇了撇嘴,舌頭差點能夠到耳朵根了!

他拭去額頭上的汗珠,一臉戲謔地看向夜歡。

“小子,怎麼樣?看傻了吧?”

“七品五紋丹藥,你這輩子也冇見過吧?”

“你回去問問你師傅,他見過這樣的丹藥嗎?敢跟老子鬥丹,長本事了你!”

“看了這麼久,學會了嗎?快開始吧!”

“哈哈……”

狂傲的笑聲傳來,氣焰何等的不可一世。

眾人聞言也紛紛出言附和,試圖討好這位天才丹師。

唯獨一旁的雪姑娘不同,他是親眼看到對方給自己師尊數枚七品四紋丹藥的。

而且,自己儲物戒指中,就有一枚七品五紋層次的金髓丹。

不管是外觀還是氣息上,都要比你元癸的丹寵強上三分不止。

可是,就是這樣一位身懷高超煉丹術的人,居然在麒麟聖城就開始刻意隱藏自己的實力。

現在更是表現得極為平靜。

想到之前自己從那座囚牢中無意中聽到的訊息,她這才反應過來。

對方是那妖傀宗的聖主葉歡重生,如今的聖域第一丹師狻鶴群,不正是其當年座下的弟子嗎?

說起來,這元癸還得恭恭敬敬地叫對方一聲師祖纔是。

徒孫挑戰師祖,結局可想而知!

此時的雪姑娘,再次看向那得意洋洋地元癸時,已經忍不住流露出看傻子般的眼神。

她這才明白,什麼叫班門弄斧!

眼看,周圍的許多圍觀者,已經忍不住投來嘲諷般的聲音,夜歡也並不計較。

大手一揮間,一座碩大的丹爐浮現,一大堆的藥材也被取了出來。

然後,他扭頭朝著囚無牢遞過一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直接招出一座囚牢,將自己的鬥武台儘數籠罩。

那元癸見狀正想出言譏諷。

恰在這時!

謔!

一股紫金透黑的妖異火焰升騰而起,狂暴的氣息就算是隔著囚牢,都引得那元癸一陣心驚肉跳。

原本戲謔般的笑容戛然而止,呆滯之色取而代之。

“啊……這……這是什麼火焰!”

“我為什麼從來都冇聽說過!”

“看其品質,應該遠在我的金烏墨心焰之上,天地靈火排行榜,應該冇有這樣的火焰纔對!”

……

就這樣,那元癸臉上的呆滯、震驚之色,自始至終都冇有消失過。

夜歡行雲流水般的操作,高深莫測的融丹順序,細緻入微的操控之法,都讓他歎爲觀止。

尤其到了後麵召喚七彩雷雲,刻畫丹紋,更是讓他震驚不已!

“老天爺啊,是七彩渡劫祥雲,若是修為達到玄天帝五品之後,用這樣的祥雲度劫,突破瓶頸的概率將大大提升!”

“要是能夠得到傳說中的九彩祥雲,那可是對突破到半步半神,甚至是半神境都有極大幫助的!”

“你一個七品煉丹師,怎麼可能招出這種層次的祥雲!”

“還有這煉丹的手法,幾乎比我師尊大人還要嫻熟!”

“這秘傳的丹方更是少有人知道,難道,你是暗夜精靈族的後人?”

“除了伊利丹的女兒伊詩蘭,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如此嫻熟的煉丹術!”

“你一定是暗夜族的後人,定然是這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