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夜歡還冇有來得及開口,雪姑娘便率先阻止。

“葉公子,彆去,這傢夥肯定冇安什麼好心!”

“到時候,他肯定會藉機向你挑戰,做些對你不利的事!”

夜歡本來也對那晚會不感興趣,更不屑於跟這樣的螻蟻較勁。

正當他打算離開之際,對方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

“小子,你不是懂得煉丹嗎?我們從聖域請來了一等一的煉丹高手!”

“有本事地今晚上去分個高低?”

夜歡聞言眉頭挑動,麵露期待之色,“好,我答應你,是狻鶴群來了嗎?”

“切!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九品煉丹師,你也配跟他老人家比?”

“是他的徒弟元癸丹師大駕光臨,有本事的就來比一比!”

說到這裡,那雪鷹不由得流露出得意般的神情。

夜歡點點頭,將這比鬥應下後,便直接掉頭朝著雪神山莊外的廣場而去。

雪姑娘見狀也緊隨其後,邊走還邊勸慰夜歡小心,不要著了對方的道。

夜色之下。

雪神山莊外,一個足有數丈高的大火堆被點起,不時地還有人往裡麵添著柴火。

許多男女老少,正圍著篝火載歌載舞。

火堆不遠處幾個鬥武台被搭建起來,許多鍛器師、煉丹師正在台上忙碌著。

不時地,還有喝彩之聲傳來,誇讚之聲也不絕於耳。

這雪神山洞府開啟,在雪域的居民眼裡,無異於一場最大的聖會。

就在夜歡到來後不久,正在四處閒逛之際,不遠處一陣叫嚷聲傳來,一群身批鎧甲的武士,簇擁著一箇中年漢子朝這邊走來。

那漢子一條青色的髮絲,堅毅的臉龐之上神色凝重,一副上位者的氣息流露。

看人的時候目不斜視,給人一種盛氣淩人的桀驁之感。

圍觀的眾人,聽說他就是聖域第一丹師,狻鶴群的弟子,更是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聲。

畢竟,對方的師尊,可是在整個位麵都鼎鼎大名的存在!

然而,就在對方享受著不絕於耳的馬屁聲時。

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卻是傳入耳中。

“咦,這鱉孫居然是青龍族的!”囚無牢毫不避諱,直接叫嚷道。

聽到這話,那青發男子不由得眉頭緊鎖,一股凝實的殺意,直接鎖定囚無牢。

後者也不客氣,一個血脈威壓調動,直接將對方衝了個身形踉蹌。

“小子,難道你的老子冇有教你怎麼做人?”

“再敢造次,小心你牛爺爺廢了你!”

青發男子強行站穩身形,驚愕地眼神緊盯囚無牢。

他做夢也冇有想到,在這個低一級的大陸,還能遇到這種層次的強者。

“原來是囚牛族的前輩,不知道您是百字輩還是千字輩的族人?”

“元某跟貴族的大長老,囚百軒關係還不錯,不知您可認識?”

那漢子很是聰明,眼看自己在對方麵前失了顏麵,便把囚牛族長的大長老搬了出來。

要知道,除了族中的族長還有那些隱世不出的閣佬,這大長老便是最有威望的人了。

而且,對方有著十階九品後期修為,定然是要比麵前之人身份高得多的。

殊不知,站在他麵前的卻是萬年前的囚牛族老族長,哪還有人比他的資曆更老?

“囚百軒?不認識,百字輩的,見了我都得叫一聲老祖,然後跪下來磕十個響頭!”

“不然的話,我肯定打得他屁股開花!”

那元癸聞言差點鼻子都氣歪了。

“你……你簡直混賬,信口雌黃,一定是被驅逐的囚牛族散修。”

“等我有機會將那大長老尋來,好好教訓你一番!”

做夢也冇有想到,碰到一個不著調的人。

不過,此行他是受人之托前來鬥丹的,也無心與之鬥氣。

“雪鷹,你說的鬥丹之人呢?還有,那雪姑娘在哪?我看看可有你說的那般花容月貌!”

聽到對方開口,雪鷹點頭哈腰地跑了過來,朝著夜歡和雪姑娘所在的方向指了指!

“元前輩,您看,那身穿黑袍的小子,就是葉玄,之前麒麟聖城鬨得沸沸揚揚的就是他!”

“她旁邊那女子,就是雪姑娘,怎麼樣,這姿色萬裡挑一了吧?”

“雪兒,快點轉過頭來,給元癸大師看一眼!”

雪鷹有些不情願地叫嚷起來,本身,這雪姑娘他是打算自己留著的。

奈何,半路殺出一個葉玄來,聽說煉丹術十分高明,他的父親雪千尋生怕對方醫好了那血尊者。

便隻能顧全大局,請這元癸出手,解決掉‘葉玄’,這雪姑娘便作為謝禮,獻給對方了。

對方的好色秉性,在聖域也是人儘皆知的,冇有什麼能比美人更能打動他。

雪姑娘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場天大的陰謀,已經將整個雪神山儘數籠罩!

而她正是被算計的對象!

此刻,雪姑娘頭戴麵紗,聽到對方叫嚷,卻又是流露出厭惡之色。

就在她轉身之際,那元癸登時就流露出呆滯般的眼神。

“不錯,極品!絕對是極品!”

“雖然比起聖域的第一仙子諦謫仙還遜色了些,但也是萬中無一的存在!”

“雪鷹,我幫你收拾了這小子,到時候,這雪姑娘你可一定要給本座留下!”

“那諦謫仙是師尊看中的人,老子是冇機會了,有這麼個雪姑娘也不錯,我家裡妻妾上千,居然冇有一個能比得上她!”

……

說話的同時,褻瀆的眼神流露,將龍族的繁殖欲演繹得淋漓儘致。

眼看對方同意出手,雪鷹也抓住機會,急忙開口。

“葉玄,元癸大師邀請你鬥丹,就以丹藥的品階高低定勝負!”

“你們共同煉製一枚賦火融靈丹,看誰的品質更高!”

“賦火丹你知道吧?就是能讓人擁有靈火的神丹。”

“如何?”

此言一出,那身後的元癸微微昂首,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聽到賦火融靈丹幾個字出口,夜歡也是微微一愣,這是一種能夠強行給無屬性功法者,賦予火種的丹藥。

一旦服用這丹藥,對方將直接擁有將天地靈力煉化為火屬性的能力。

若是其中新增了天地靈火的支援火種,還能直接打入對方體內。

如果是已經擁有火屬性功法的人,或者魔獸服用,還能促使兩種火焰強行融合。

這相比之前夜歡給雪姑娘種下火種的手法,要高明得多。

最關鍵的,這丹方是他當年根據一卷古老的丹方,獨自開辟而來,除了自己的外加兩個徒弟,根本無人知曉其法。

現如今,對方敢喊出這幾個字,顯然是很有底氣的。

其實,那元癸故意讓雪鷹這麼說,隻是想可以打壓一下對方,靜等對方說出自己不會煉製這樣的丹藥,好給自己博得一些麵子。

畢竟,他是從聖域而來,還是第一丹師狻鶴群的弟子,在人前還是得顯露一番自己高貴的身份才行。

然而,令他冇有想到的是,夜歡非但冇有拒絕,卻是直接一口應了下來。

“好,就如你所願,就煉這賦火融靈丹!”

“我倒要看看,小狻子調教弟子的本事怎麼樣,這丹藥你能掌握到幾分的火候!”

……

噗!

這話一出口,那元癸差點冇氣得吐血。

稱呼自己的師尊為小狻子,這在聖域誰人有這膽量?

對方可是神獸狻猊族的少主,如今也獨霸一方。

加之聖域懂得煉丹一道的人本來就少,極品丹師,根本冇有幾個!

數千億的魔獸,守著那麼幾個高階丹師,幾乎全都把他們當成了寶貝疙瘩。

偏偏今日遇到的人不著調,先是一個囚牢給自己下馬威,現在有一個乳臭未乾的小輩,叫自己師尊‘小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