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深知此物的恐怖,所以,這樣的至寶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拿出去售賣的。

精血和丹藥入體,狼王的身體瞬間變得滾燙了起來,狂暴的氣息如同是已經暴走的魔獸,氣勢逼人。

原本赤紅色的毛髮,也隱隱間已經泛出赤金色的星芒。

嘩!

一個方圓上百丈的靈力氣旋形成,房間內的風屬性靈力,以一種恐怖的速度,正在急速地朝著狼王的體內洶湧而去。

其周身氣息也開始以一種非常不弱的速度迅速攀升。

夜歡呆呆地立在一邊,動用靈魂之力仔細地窺視著其體內的各種變化。

同時,他又取出一大堆珍惜的藥材,繼續煉製起七品層次的血蓮返祖丹來。

這血蓮返祖丹的藥材非常稀有,品質要求也極高,之前的時候他也是勉強湊齊了幾副藥。

如今,這麒麟聖會走一遭,又得到了數十枚丹藥的藥材。

而且,八品、九品層次的藥材,也湊齊了好幾副,可謂是不虛此行的。

當然,新得到的金烏墨心焰火種,也被他送到了火域之中。

那煉火大陣正在源源不斷地吸收火屬性靈力,激發這支源火種內的本源之力。

終於,解決一整日的時間過去,本源火種被凝聚而出,火域中的火焰品質也再次提升,達到了極致三品層次。

夜歡的修為也稍稍攀升,卻是冇有突破到玄皇後期。

手掌翻動間,一股紫黑色的火焰升騰而起,周圍泛著金邊的顏色,顯得異常的妖異!

夜歡粗略的估計,這融合後的火焰品質,已經完全不遜色於排名第五的祖龍之火。

……

同樣,狼王周身狂暴的氣旋終於穩定下來。

嗷!

一聲暢快的吼叫聲傳來,響徹整個風屬性房間。

狂暴的氣息釋放,居然已經達到了九階初期!

再看其外形,也躥升至六丈有餘,龐大魁梧的身軀肌肉滾滾,孔武有力!

整體身形想必從前強壯了不止一星半點,就算是現在的猿山站在他身旁,也要遜色許多。

妥妥的肌肉狼一個!

“好傢夥,這嘯月天狼吸收了嘲諷皇族的精血之後,居然直接實力躍升了一階還多!”

“而且,看它這副肉身形態,還有血脈氣息,應該是上古六代層次的上古天狼獸!”

“風雷雙屬性靈力,速度和力量兼備!”

“同階之內,吊打皇血十品的神獸和凶獸也是易如反掌!”

“真不愧是夜老大,血蓮返祖丹當真是名不虛傳呐!”

……

體內傳來太古龍魂的聲音,對夜歡和狼王都是讚不絕口。

夜歡將丹爐內的三枚七品五紋血蓮返祖丹收起,隨手又丟給狼王一枚,也是不由得連連點頭。

“好樣的狼王,冇有枉費我海量的丹藥加持,居然真的覺醒了上古六代級的血脈!”

“這枚丹寵你帶在身上,自行用低品丹藥餵養,定期服用其丹液!”

“希望有一天,你的血脈品質能夠達到上古三代級的品質!”

“到那個時候,可真的可以在聖域橫著走了!”

狼王接過丹寵用力地點點頭,熾熱的眼神看向夜歡,滿是感激和崇敬之色。

任他怎麼也想不到,魔獸山脈那一次遭遇,居然給他帶來了這樣的造化!

要知道,正常發育的情況下,他最多也就能成為一隻五階魔獸便是巔峰了。

也就一百多年的壽命便會隕落,如今血脈品質達到了上古六代層次,正常來說,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是可以輕易達到十階層次的。

壽命也將突破到千年以上!

上古血脈是從四大太古級神獸的後代開始算起的,他們的第一代後人便是上古一代血脈。

直到上古十代左右,血脈和天地間的靈力同時衰弱,便成為遠古級的血脈品質。

上古六代,已經算是非常不弱的存在了。

一旁的太古龍魂,聽到夜歡這話,卻是搖頭晃腦,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夜老大,上古三代血脈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達到的!”

“至少也得是仙品層次的血蓮返祖丹,外加上古級的精血為引,才能覺醒!”

“再說了,現在這個位麵的靈力,也很難吃撐這種品質的血脈存在!”

“就算是在聖域,甚至是大荒域,靈力品質也達不到上古三代時期的要求!”

聞聽此言,夜歡莞爾一笑,戲謔道:

“哦?我不是擁有八荒鼎嗎?”

“隻要我的靈力品質不斷的提升,這神鼎空間的靈力品質和濃鬱度,應該會跟隨變化纔是!”

“如果我達到真靈境,想來,支撐上古一代的神獸存在,也不是什麼難事吧?”

“呃……這……”太古龍魂啞然。

“好像確實是這樣,如果你能達到真靈境,我的肉身血脈,也能達到太古級!”

“若是所有的房間都能達到真靈境,我老龍自己就能收拾了巔峰時期的異道魔像!”

“我經曆了這麼多的八荒鼎擁有者,冇有一個人,在任何一種屬性上達到真靈層次!”

“夜老大,你是這些人中實力最弱的一個,現在說這種話,好像還為時尚早!”

“不過……”

話說了一半,太古龍魂戛然而止,卻是冇有再說下去。

夜歡聞言眉頭微皺,繼續追問,“不過什麼?”

老龍稍作猶豫,還是開口道:

“其實,告訴你也無法,你和其餘的八荒鼎擁有者,有一個非常大的不同!”

“哪不同?”夜歡聞言都有些好奇起來。

“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是一位實力達到近乎位麵巔峰,又再次轉世重生者!”

“他們都是在巔峰時期,或者實力已經非常強橫的時候纔得到了八荒鼎,可塑性要遠比你差!”

“我思來想去,覺得他們不能對付惡魔族的原因,還是無法發揮出八荒的諸多優勢!”

“於是,我不惜欺騙了上一屆宿主龍玄陽,在他重傷的情況下,燃燒靈魂和肉身,讓我借用他的力量,發動了時間層次的時間真意!”

“苦尋數千年,纔在時間長河中找到了更為中意的你!”

“讓你竊取了,本應該屬於龍玄陽的重生果實!”

“所以說,你現在之所以能夠擁有八荒鼎,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我的盤算內!”

“從八荒鼎問世的訊息開始,就是我故意放出來的!”

“所以,夜老大你一定要好生努力,不要辜負我一番苦心!”

“如果這次敗了,我們就真的冇有任何機會了!”

……

嘶……

聞聽此言,夜歡直接倒吸一口涼氣,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得到八荒鼎的背後,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掌握時間奧義的存在,當真是恐怖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