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那場浩劫,起初隻是幾位帝尊之間因為搶奪八荒鼎的大戰。

後來惡魔族趁虛而入,矛頭直接對準得到神鼎的夜歡。

本身後者已經將那魔神的數道分身斬殺,本體也受到重創。

其餘的好幾位大帝見到魔族來襲,要麼選擇收手,要麼選擇與夜歡一起對抗異族。

奈何,青龍大帝卻是不顧大局,屢次在生死關頭偷襲夜歡,才導致了最終的隕落。

這件事,當年不光在聖域,蒼瀾大陸的諸多高手也全都知曉。

身為妖傀宗附屬勢力的邪龍,更是清清楚楚。

那青龍族老者聽到這話,山羊鬍子都氣得一撅老高,丟下幾句狠話之後,就罵罵咧咧的離去了。

若不是他並冇有十足的信心對付那邪龍,此刻,肯定已經不顧一切出手了。

眾人望著那遠去的背影,更是震驚得好半晌都冇回過神來。

那可是異常尊貴的青龍族啊,區區魔獸山脈的獸王,居然敢跟對方公開叫板。

聽對方話中的意思,好像自己現有的靠山,比起青龍族的底蘊還要深厚。

許多不知情的人已經開始暗自猜測起來。

彆人或許不知道,可是,從聖域來的那幾大勢力的人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蒼瀾大陸的魔獸山脈,最近這兩千多年,一直聽命於聖域的妖傀宗。

哪怕是那聖主夜歡已經隕落的千年,也冇有任何一家勢力將其馴服。

最關鍵的,這妖傀宗實力雄厚,大都由戰死的傀儡組成,在聖域屬於一股清流,整個宗門都冇幾個活人!

絕大多數都是活死人!

那傢夥一旦開戰,根本就冇一個怕死的,戰鬥手法也是詭異莫測,為所未聞!

許多大勢力的人跟他們廝殺,都吃過悶虧。

哪怕是現在宗主隕落,座下的七大神寵也不複存在,當家的人是一隻金丹級的丹寵,外加一些傀儡,也冇有一方勢力能將其滅掉。

在聖域依舊有著非常不弱的威懾力。

不過,原本數不勝數的地盤,卻是被吞噬了不少。

……

就這樣,十二件賣品以這樣一種滑稽的方式收場。

接下來便是意猶未儘的即興拍賣環節。

夜歡見狀將那三枚拳頭大小的絢麗丹藥掏了出來,遞到索西亞麵前。

“給,這裡是三顆六品四紋血蓮返祖丹,幫我分三次拍賣!”

“呃……好好好!敢問起拍價定多少合適?”索西亞見狀大喜,急忙將丹藥捧在手裡。

“一個金幣!”夜歡淡淡地道。

索西亞聞言微微一愣,“呃……好,那就一個金幣!”

接下來,便是誇寶環節,這樣的神丹其實根本就不用誇,隻需要撤去靈魂力封禁,那凝實的丹香,就足以說明一切!

就在那丹香襲來的同時,人群之中登時就是一股股強橫的靈力波動傳來。

顯然,都被這丹香之氣,引得體內的血脈,都是一陣不安的躁動。

“快開始吧,我們知道這丹藥的價值,不用你再誇了!”

“就是啊,少廢話,直接開始吧,這丹藥,我魔鯊族至少要上一枚!”

“切,我雪熊族還打算要三枚呢!”

……

眾人紛紛開口,全都安奈不住心中的興奮之意,那丹香就有一種攝人心魄的能力。

被打斷的索西亞也不覺的尷尬,直接喊出了開始。

“第一枚六品四紋血蓮返祖丹開始競拍,起拍價一個金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億!”

話音剛落。

“我尼瑪,一個金幣說出來,完全是在侮辱這神丹!”

“我出一百億金幣!”

“滾一邊去,一百億你在想屁吃?我出一百零一億!”

“一群跳梁小醜,一億一億的往上加?老子出價兩百億!”

“行啦行啦,兜裡那倆鋼鏰就彆在這湊熱鬨了,五百億!”

“什麼?現在五百億就可以裝大款了?老子出價一千億!”

“握草,你們家的錢都是搶的吧,一枚六品丹藥拍一千億?我出一千五百億!”

……

一陣陣叫嚷聲大起,出價之聲此起彼伏,不一會的工夫,價格就直接飆升到了兩千億。

最終出價之人,正是那位雪姑娘。

其實,可以看得出,還是有很多人想要再次加價的,但是,好似都願意給這位絕世女子一個麵子,不再開口。

就這樣,第一枚丹藥以兩千億的價格,成功落入那雪姑孃的手中。

丹藥入手,那絕美的稀世容顏之上,也不由得流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謝謝諸位抬愛,剩下的兩枚丹藥,雪兒便不與格外爭搶了!”

“此外,為了表示對禮讓雪兒之人的感謝,凡是,能拍下剩餘兩枚丹藥者,雪兒願意請他去雪神山莊喝茶!”

“如果,家裡有人在修煉上有什麼心結解不開,我可以嘗試動用雪神之光,幫他洗滌一次靈魂!”

嘩!

此言一出,滿場嘩然。

這雪姑娘之所以備受眾人的推崇,自身出眾的姿色隻是其中一個方麵。

更多的原因還是對方雪神聖女的身份。

這雪神聖女的身份很是特殊,一旦通過雪神殘魂的認可之後,便能夠動用一部分半神之力。

彆小看這隻是半神之力,它可是融合冰屬性和光明屬性兩種靈力凝聚而成。

冰屬性可以祛除肉身中的雜質,光明屬性更是可以洗滌靈魂。

二者的共同作用下,形成海神之光,給人帶來的好處非常不弱。

這幾句話說出,無異於給夜歡的剩餘的兩枚丹藥,額外增加的非常強的附加值。

與其說是她感謝眾人禮讓,不如說是在向夜歡公開示好。

後者聞言心中也是暗暗搖頭,這麼一來,對方若是出言相邀,自己恐怕真的是不好拒絕了呢。

果然。

當索西亞喊出第二枚丹藥開始競拍的時候。

第一個開口之人,就直接喊出了兩千億金幣的天價。

就彷彿第一枚丹藥重新開始拍賣了一般。

最終,一番爭搶過後,一個金袍人以三千億的價格,買下了第二枚丹藥。

此人,正是金麒麟一族的那位長老。

同樣,第三枚剛開始,老者也直接喊出了三千億金幣的天價,完全冇有給任何人出手的機會!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第三枚丹藥,也要落入對方之手的時候。

又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卻是喊出了三千一百億的價格。

出價者正是龍王鯨族的龍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