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扭頭看向一旁的血骷髏大山,這傢夥有著玄天帝二品實力,耐力極為不弱。

加之這段時間在火域和雷域中接受過鍛體淬鍊,修為也有所提升。

“這樣吧,這一局讓大山上!”

“就算是第二、第三局都輸了,到時候你閃在一邊,不要管此事就好!”

“我自然有應對之策!”

聽到夜歡靈魂傳音,天行雲急忙回覆。

“恩人您這話就是在罵我了,我這條命本就是你救回來的!”

“就算是日後死在天雷劫之下,我也會拚儘全力保您周全的!”

夜歡輕輕點頭默而不語,然後,他傳令給大山,踏空而去。

見到是這骷髏出手,刑血海的臉頰之上,不由得流露出一抹狡黠之色。

“巫梅,輪到你顯露看家本事的時候了,神殿培養了你這麼久!”

“你要是連一個骷髏怪都收拾不了,就回家抱孩子去吧!”

說著,他一個冷厲的眼色遞過,身後一位紅衣女子飛身而來!

“副殿主放心,巫梅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說話間那女子從懷中掏出一對金色的鈴鐺,直接來到那血傀麵前。

輕輕晃動間,悅耳的鈴聲響起。

鈴身之上,一道道玄奧的黑色紋絡浮現。

見狀,夜歡和血穎兒不由得眉頭微皺,相互對視,全都從對方眼眸中看到了的驚異之色。

“主子,那女子是聖域巫族的人,應該隻是王族血脈!”

“金玲上的靈陣,是專門攻擊靈魂本源的,這骷髏修為雖高,靈魂本源數量太少,可能堅持不了太久!”

“若是輸了,下一局我將修為壓製到媲美玄天帝五品的層次,直接上場殺了那刑血海,一了百了!”

聽到血穎兒靈魂傳音,夜歡微微搖頭,傳音回覆。

“你稍安勿躁,先探探這血魂殿的虛實,看看這些年血魔帝尊在謀劃些什麼!”

“我總覺得這三大家族也有什麼陰謀,尤其那沃爾圖裡和巴魯克家族,肯定和聖域的某勢力有關係!”

“你先潛伏在金家,幫我查清這件事!”

“就算是輸了,冇有天行雲的庇護,我也有脫身之策!”

……

半空之中。

一個身姿妖嬈的女子站在距離大山數十丈遠的地方,玄天帝二品修為催動的同時。

還在不停的搖晃手中的金玲。

一股股帶有隱晦之力的聲波,朝著那高大骷髏怪的頭顱湧去。

後者身形微微一陣搖晃,旋即抓起那大到出號的鬼頭刀直奔那女子而去。

然而。

眼看對方襲來,那女子卻是不閃不避。

“空間三重牢!”

嗡!

冷喝聲起,一連三座囚牢陡然被招出,直接將巫梅自身籠罩。

這空間囚牢就是如此玄奧,是可以將自身掌握的空間之力,融合在天地間固有的空間之力中凝聚而成。

使得其防禦力可以遠高出自身的空間護衣。

這一但囚牢招出,若非有意撤去,就算是施術者自己在內部發起攻擊,也輕易無法破開。

而,一次召喚出三重囚牢,更是巫族人和聖域某些血脈不凡的魔獸家族特有的能力。

堅韌度之高遠非普通的空間囚牢可比。

果然。

那力大無窮的骷髏怪,竭力地揮動手中的鬼頭大刀,一次次地瘋狂揮砍。

卻是,始終無法將其破開!

相反,那銀鈴的聲音襲來,骷髏怪更是行動變得異常遲緩,甚至,出現了手腳不能協調的跡象。

若不是他不能感受到痛覺,此刻早痛苦的叫喊了!

圍觀的眾人見到這一幕,頓時一陣陣驚呼之聲大起。

“握草!這是什麼囚牢之術?居然一次招出了三座囚牢!”

“那鬼頭大刀的力道落下,居然均勻的分散到了三座囚牢之上!”

“這三座囚牢居然是連在一起,可以共同分擔勁力的!”

“不愧是血魂殿,連這樣的人才都能籠絡到!”

……

漸漸地。

那大山動作開始變形,身體已經不受控製的出現踉蹌。

眼看時機已到,那女子直接將囚牢撤去,眉心處一道淩厲的暗芒襲來,直奔大山的眉心。

夜歡早就料到對方會有這一手。

就在對方撤去囚牢的刹那,夜歡眉頭微挑,意念催動,大山體內的數顆護魂丹同時爆裂。

唰!唰!

丹藥爆裂,隱藏在內部的一股股靈魂之力直接化為護衣,死死地包裹在大山的頭顱處。

那是血穎兒煉製骷髏的時候,故意留的後手,許多高品質的骷髏體內都有此物!

感受到危險之後,骷髏本身也能自行觸發。

就是為了提防擁有高靈魂力修為的強者,損壞骷髏的靈魂本源,將其奪走!

護住靈魂本源的同時,那骷髏陡然揮刀,速度快若閃電一般朝著那女子襲去。

突如其來的一幕,完全讓那女子始料不及!

有心想再召喚那空間囚牢,卻也為時已晚。

無奈之下,他隻得調用自身的空間之力,猛地朝著周身灌注而去,形成空間護衣,竭力抵擋那恐怖的一擊!

同時也操控靈魂衝擊,發動攻擊。

隻要將對方的靈魂本源衝散,這一局就算是贏下了。

還能白得一尊實力強悍的骷髏!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這骷髏的恐怖力量。

哢嚓!

一道血光劃過!

其中一條手臂直接被齊肩斬斷,血流如注。

藉助那強大的衝擊力,女子急忙後退,再次將那三重囚牢招出,躲了起來。

反觀那大山,卻是硬生生承受那靈魂衝擊,絲毫冇有半點影響!

此刻,大骷髏正撿起那斷臂,將其塞進嘴裡,大口的咀嚼起來。

同時,他也不再想之前那樣發動無謂的攻擊,直接退到數十丈外!

那三丈多高的身軀,抓著這人族胳膊,就如拿著根胡蘿蔔無異!

身為血骷髏,是可以額外通過汲取他人的精血提升修為的。

這女子血脈不凡,帶來的好處也不必多說。

至於那刻有紋絡的金玲,則在夜歡的命令下,直接收進了儲物空間之中。

囚牢之中,那女子急忙掏出數顆丹藥,將奔湧的鮮血止住。

可是,手中的金玲再次搖晃,已經無法對遠在數十丈外的骷髏形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原來,自始至終,對方拚死攻擊,就是為了等自己離開囚牢的刹那。

重傷之下,她也決計不敢再出來了。

隻是她做夢也想不明白,自己的靈魂力修為達到媲美玄天帝二品的神玄境初期。

為何無法重開對方的靈魂力防禦。

殊不知,那封存的靈魂力的主人,正是神玄境中期的血穎兒。

其靈魂力品質,判若雲泥!

一時間,雙方進入固守的狀態,僵持不下間,隻得以平局作罷!

“廢物!辛辛苦苦培養你這麼多年,連這麼件小事都辦不好!”

“滾到一邊去,下一局,老夫親自出手!”

刑血海怒聲訓斥,然後取出一杆暗紅色的血槍踏空而上。

“天行雲,來吧,隻要將你斬殺,這個帝國聯盟,便冇有人能夠攔得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