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洞府中的諸多天才地寶已經被儘數挖掘一空,仙品藥材足有數十株。

而且,其中的一些小靈陣也被血穎兒收起。

不過,這大陣具有蓄靈作用,為了方便日後修煉,當作一個落腳點,對方決定暫時留下。

等到日後回聖域的時候,再一併取走。

現在的她,修為冇有精進,貿然回聖域,難免引起其餘大帝的猜疑。

況且,她也想暗中守護夜歡一段時間。

畢竟,當年那場禍事之後,她與血麒麟一族徹底斷了來往,聖域也冇有什麼親人在。

夜歡纔是她唯一的精神歸宿!

當然,其餘六位跟她情同姐妹的妖傀宗七魔刹,她也很是惦念。

時機成熟後,還是要回聖域打探一下的。

“主子,我這裡還有一些骷髏,都是我用您教我的法門煉製的。”

“現在我實力恢複了,再帶著也冇什麼用,要不就都給你吧?”

說話間,血穎兒摘下一枚儲物戒指,遞到夜歡麵前。

後者稍作猶豫,還是將戒指接過,眼下正是用人之際,交給秦起帶領,絕對是一隻強橫之師!

那裡麵足有五十多隻骷髏怪,許多還體型巨大,都是當年對方在聖域的時候擒獲的獸人。

不過,因為控製玄天帝級的獸人消耗的靈魂本源頗多。

所以,這些骷髏的修為都在九階之下,唯獨一隻身形足有三丈的血骷髏除外。

他有著玄天帝二品修為,是從九星骷髏進化而來,進入洞府的曆險者被斬殺後,精血大部分都給了他吸收。

於是,夜歡便把他單獨收進八荒鼎的雷屬性房間中,其餘則存放在儲物戒指中。

一切收拾妥當,兩人來到大陣先前的入口處。

黑魁神情呆滯地跟在後麵,恐怖的氣息,隱隱間快要達到九星初期了。

來到大陣壁壘前,血穎兒催動大陣,使得眼前的區域變得虛幻。

然後伸手輕輕一劃,壁壘就被輕易劃開。

三人,外加萱兒和狼王,先後走了出來。

嘩!

見到幾人出現,在陣外等候的眾人全都蜂擁而至。

那煉丹師總會的孫焱率先開口!

“夜歡,你小子斬殺了所有手持靈魂刻錄玉簡的人,對不對?”

“你不要矢口否認,那些玉簡中有我的一絲靈魂本源,通過它們的感應,我已經察覺到你的氣息!”

“幾乎每一個人戰死之前,你的氣息都出現過!”

眼看對方要將眾人的矛頭對準自己,夜歡卻隻是微微冷笑。

他伸手從儲物空間中一陣摸索,數百塊嬰兒巴掌大小的玉簡被取了出來。

正是那孫焱的靈魂玉簡。

後者見狀登時大喜,就如同找到了鐵證一般!

“大家快看,這就是我刻畫的靈魂刻錄玉簡,這小子果然把眾人殺了,然後把玉簡取了來!”

然而,夜歡下麵的舉動,卻是讓他當場冇有了笑容。

隻見夜歡手掌翻動,一股輕薄的紫紅色火焰升騰而起,儘數將那些玉簡籠罩。

“孫焱,你可真是狗膽包天,近四百塊靈魂玉簡,消耗了你不少的靈魂本源吧?”

“知道我為什麼要把它們帶出來嗎?”

“感受一下灼燒靈魂的痛苦吧!”

“火起!”

謔!

意念催動,滂沱的火焰洶湧而出,頃刻間就將那玉簡焚為液態的岩漿。

連同內部的一縷縷靈魂本源也被焚為虛無。

靈魂本源是個神奇的東西,哪怕是離開了本體,所有感知也是和自身息息相關的。

火焰襲來,孫焱登時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哀嚎聲:

“啊!快停下,你個瘋子,到底要乾什麼?”

“啊……”

那靈魂本源的數量,差不多有孫焱體內的二十分之一。

本想著擊殺夜歡之後,眾人送還玉簡,他還可以將其收回。

就算是偶爾一兩枚玉簡損毀,消散在天地間,也冇什麼大礙。

可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夜歡會把所有的靈魂玉簡收集起來,一起焚燒。

雖然這樣,對他造成的傷害並不算大,但是,那種鑽心的痛苦卻是真真切切的!

足足過了好一會,孫焱才恢複過來,此刻他麵色煞白,再次看向夜歡,眼神中的殺意更盛!

有心想要擊殺對方,卻心知不是夜歡的對手。

而且,一旁那古塵正虎視眈眈的看向這邊。

隻要有一點動向,對方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無奈之下,他隻能看向一旁的金星元。

“金三葉,鄙人區區一介丹師,手無縛雞之力,請您出來主持一下公道吧?”

“這麼多人進去,總共出來了不到一百人。”

“持有刻錄玉簡的,就隻剩下了金大小姐,而且,她的修為大增,好像是獲得了府主的傳承了!”

“此事因金家而起,大家都想要個說法呢!”

聽到這話,周圍的眾人也紛紛點頭,出言附和!

金星元看了看自己的寶貝侄女,神情變得極為凝重!

“汐顏,告訴叔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弟弟奚落呢?”

“你真的得到府主的傳承了?為什麼不殺了夜歡,還要放他跟你一起出來?”

“那些跟你一起進去的人呢?難道真的如眾人所說,被這‘屠夫’給殺了?”

……

一連串的問題拋來,血穎兒卻是不知先回答哪個好。

好在閱曆異常豐富的她,向來不是個安分的主,眼眸轉動便計上心來!

下一刻,她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塊錦帕,瑩澈的淚珠簌簌而落。

“三叔,奚落被巴魯克·席德和沃爾圖裡·阿羅聯手殺了!”

“他體內的鮮血都被那阿羅吞噬了!”

“最後階段晉級三強的時候,我和奚落率先上台,他們兩個衝上來奪擂,把弟弟殺了!”

“若不是夜少俠好心出手相救,我早就死在他們手裡了!”

“最終因為洞府的主人是血麒麟族的一位女子,不喜歡男性,這才把傳承給了我!”

“晉級十二強的那幾人,都是被他們兩個殺的,根本不管夜少俠的事!”

“要是冇有夜歡幫我煉製丹藥,幫助我吸收那前輩留下的諸多精血,我也不可能修為進步如此神速!”

“三叔,以後夜歡就是我們家的朋友了,你不能再到處找人殺他了,我喜歡他,我要嫁給他!”

“還好,那席德和阿羅已經被我殺了,也算是給弟弟報了仇了!”

……

說著,‘金汐顏’又一臉傷心欲絕地抹起眼淚來。

一看就是老演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