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

登時,一陣陣弩弦迸發的聲音大作,一道道的箭矢閃電般射出,直奔那眾人而去。

一些反應比較快的人迅速取出盾牌防禦,其餘人卻是當場被射成了刺蝟。

就算是那些手拿盾牌的人,許多也被弩箭洞穿盾牌後重創。

那連弩的恐怖威力,居然達到輕易洞穿玄尊靈鎧的地步。

這完全重新整理了他們對小型連弩的認知。

尤其是那些玄尊強者,根本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能破防他們靈鎧的弩箭。

就在這之前,他們對自己的靈鎧還是極為自信的。

一些僥倖逃脫者,也被衝來的狼王和萱兒一一斬殺。

場麵之血腥,幾乎慘不忍睹。

不過半盞茶的時間,數十人的隊伍,被儘數斬殺。

此刻,眾人再次看向那道遠去的瘦削身影,全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屠夫…這傢夥是個屠夫!”

“我們進來了六七百人,死在他手上的已經接近兩百了!”

“金家的幾位天之驕子,還有各大勢力的翹楚已經進入三階段了,夜歡冇了這兩個幫手,居然還敢往裡走!”

“你想多了吧?他不過纔剛剛突破到玄皇階,冇有外物的輔助,怎麼可能穿過光幕?”

“看著吧,不出五十丈定然被丟出來不可。”

“也對,玄尊後期以下,還冇有人穿過這光幕的!”

“而且這傢夥明顯是個雛,穿越光幕是需要一鼓作氣衝過去才行,他這麼慢的速度舉步維艱,肯定過不了五十丈!”

……

一陣陣議論聲大起,全都對夜歡質疑起來。

光幕之中,夜歡冇有顧及眾人的討論之聲,依舊是緩步朝著第三層區域行去。

有了這大半日的適應,外加突破後實力飆升,夜歡卻是輕易間就來到了第一次到達的區域。

與之前不同的是,到達這裡,他僅僅是憑藉肉身的支撐,連靈力都冇有調用。

慢慢地,他開啟靈力加持,不一會就來到了六十丈有餘的區域。

這裡的負重感之強,已經讓他舉步維艱。

夜歡知道,如果他催動剛剛得到的空間屬性靈力化為外衣,是可以輕易承受這股排斥之力的。

再開啟玄體遁靈,根本無需藉助太古龍魂的蓄靈,就能突破光幕。

可是,夜歡卻是發現了這光幕的彆樣之處,那就是其壓縮靈力的效果。

有了這樣的壓製,可以使他丹田中的靈力氣息變得更加凝實。

無形中就能大大的增加蓄靈量。

一念至此。

夜歡直接在近七十丈的區域盤腿坐下。

“祖龍縛身術!”

為了防止這持續的威壓衝擊消耗太大,他直接招出五條金屬性的巨龍,將自身死死地束縛在原地,不至於被推出光幕。

隨著煉體術到達五重境,這祖龍縛身術的巨龍數量也多出一條。

聽太古龍魂交代,每突破一層,巨龍就會增加一條。

當然,消耗也會變得更大。

雖然不必擔心被推出去的問題,但是,那恐怖的壓力卻是冇有消減半分。

嘩!

八荒練氣決被催動到極致,周圍天地間的靈力,連同八荒鼎內部空間的精純靈力,一同彙聚到中間的氣旋之中。

本就異常凝實的氣旋,變得愈發凝實。

隱隱間,已經能夠發現有一些霧化的靈力服下,那是靈力要達到液化前的跡象。

正常來說,隻有玄帝階的強者,纔有可能凝聚出這樣凝實的靈力來。

若不是八荒鼎內的一切,連神玄境強者都無法窺視。

否則這一幕要是讓外人看見,非驚掉下巴不可。

玄皇初期,擁有媲美玄帝階的靈力凝實度,那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轉眼,又是半個多時辰過去。

夜歡已經對眼下的壓力不太滿意了。

於是,他撤去巨龍,站起身來再次朝著光幕的儘頭行去。

到達這裡,夜歡發現就算是保持站立狀態都極為困難。

就算是之前的玄聖階強者到達這裡,也是靠武器或者柺杖支撐,才勉強闖了過去。

此時的夜歡,距離對麵的三層區域已經不過數步之遙,壓力也達到了頂點。

然而。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會奮力衝過去之時,夜歡卻是再次招出巨龍盤坐在地。

恐怖的威壓襲來,連他屁股下的堅實地麵都慢慢發生凹陷。

原本帥氣無比的五官也因為這恐怖的壓力發生變形。

嘩!

一陣陣議論聲大起,在場的所有人都瞬間不淡定了。

“握草,什麼情況,這傢夥的身體是鐵打的嗎?”

“我剛纔利用金剛爪好不容易爬到七十丈的區域,就感覺如同身負上萬斤重擔一般。”

“那片區域的負重感,絕對不亞於數萬斤,出來之後,感覺身高都縮水了兩三指!”

“就算是玄聖初期在那待久了,也非壓爆骨骼不可!”

“這傢夥真的隻是玄皇階強者嗎?”

……

外麵的眾人驚愕,殊不知已經通關的那二三十人纔是震驚至極。

其中修為最低者也是玄尊後期,許多還是藉助外物,用近乎爬的方式闖過去了。

他們嘗試了很多次,發現隻有在前期儘量多的儲存體力,達到後麵的時候,全力衝刺。

用最短的時間穿過最後的區域,纔有可能成功。

就連初步掌握空間之力的玄聖,都不敢在這裡待太久。

現在一個剛剛突破的玄皇初期敢在這修煉,無疑是狠狠地打了他們的臉。

終於。

鄰近規定的時間不過一刻鐘,夜歡體內的蓄靈量,足足比最初的時候多出一倍不止。

他這才緩緩地站起身來,正試圖穿過這層光幕。

恰在這時。

虛空之中,那府主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倒真是一個有趣的人族後生,居然能夠想出利用這光幕改善體內靈力凝實度的想法!”

“這樣的行為,就算是當年在我們血麒麟一族,也不是隨便誰都願意去做的!”

“你雖然有著玄皇初期的氣息,可是,連我都無法探查到你的真正底細!”

“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你到底還有多少底牌隱藏!”

嗡!

話音未落,一股異常強橫的威壓陡然襲來,夜歡身形的肩頭陡然一沉,原本就潛入在堅實地麵的雙腿急速後退。

隻半息的時間,他就退出到了十數丈開外。

原本還在外圍嘗試的眾人,瞬間便被那恐怖的壓力擠了出去。

威壓襲來,夜歡登時大驚。

此刻,他身處差不多八十丈的區域,負重感居然比在邊緣地帶更盛。

“玄體遁靈,開!”

“龍血護盾!”

謔!

刹那間,磅礴的金屬性靈力和空間屬性靈力糅合在一起奔湧而出,暗金色的玄奧護盾也陡然浮現。

緊接著。

靈魂之力化為刻刀,在周身各處一陣揮掠。

嘩啦!

一片片被串連在一起的厚實鐵板從其衣衫間脫落。

可能是不具有生命力的緣故,這些負重鐵板直接落在地,並冇有被排斥到大陣之外。

轟!

鐵板落地,砸得地麵都是一陣微微顫動。

粗略的估計,這些鐵板的負重差不多足有近三千斤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