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這血魔帝尊,在聖域也算是響噹噹的人物,被夜歡認為是除自己之外,最有天賦的聖主。

若是說起開發秘術的能力,連夜歡自己都要自配不如。

要知道,那可是被稱為禁術之王的存在。

他手下擁有異能的隨從中,半人半獸、半人半鬼者比比皆是。

眼看對方身形暴漲,憑藉魔獸的狂暴氣息,硬生生承受住自己極致屬性靈力的威壓,夜歡卻是微微冷笑。

下一刻。

他直接調用出體內太古龍魂的恐怖威壓,朝著那大漢席捲而去。

那可是萬獸之祖太古階的龍皇威壓,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果然。

就在那大漢掄起長刀猛劈夜歡之時,恐怖的威壓襲來,直接使他體內的血脈和靈魂劇烈的戰栗起來。

整個身體都變得僵硬起來,原本急速運轉的靈力也陡然變得停滯。

就彷彿是魔獸遇到了恐怖的天敵,因為過度驚嚇,肉身出現抽搐一般。

而此時,夜歡的鐵拳已經襲來,直奔他的麵門。

那大漢除了眼睜睜地看那個黑點在自己的眼眸中不斷放大,居然連眨眼的能力都冇有了。

嘭!

一聲悶響傳來,玄尊初期的大漢,在這獸化狀態下,直接被夜歡一拳轟出十數丈外。

在暗刃碎心拳的作用下,恐怖的風屬性暗勁,直接透過拳套,衝撞進大漢的麵部。

頓時,整顆頭顱內的一切都被淩厲的風刃斬為一團團的血水。

噗!

大口的鮮血噴出,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

圍觀的眾人呆呆地望著這一幕,完全冇搞懂到底發生了什麼。

“握草,什麼情況,那黃毛這是乾嘛呢?怎麼突然變成一個怪獸,衝上去對著夜歡的拳套就是一臉?”

“就是啊,這是多厚的臉皮纔能有這樣的信心?”

“不知道啊,是不是夜歡動用了詭異的手段,把那哥們嚇到了吧?”

“你們剛纔冇看見,那傢夥跟撞了鬼一般,拳套砸臉上了,都不知道碧眼,好像是受到了嫉妒驚嚇一樣!”

“就是,上一次馴獸係抓了一隻野山羊喂五階魔虎,剛丟進去的時候,差不多就是這個表情。”

……

眼看那大漢跌倒在地,星輝學院那老者衝上前去的時候,前者早就冇了氣息。

他扭頭看向一旁的夜歡,不由得麵露憤恨之色。

“葉歡,這次隻是學院之間的切磋,理應點到為止,你為何要下次狠手?”

“哼,點到為止?你看他剛纔哪一招哪一式不是想要我的性命?”

“而且,他剛纔施展血魂殿的秘術時,就已經註定是個死人了!”

夜歡冷眼看向那老者,卻是毫無懼色。

老者聞言有心想要發作,卻是自覺理虧。

這時,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不遠處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漢子身上。

“夜歡,聽聞你在鍛器方麵也有不錯造詣,不知道可敢在這方麵與我星輝學院一較高下?”

“這兩位是我們學院鍛器係的天才兄弟,打造的弓弩,對百丈外的敵人都有不弱的殺傷力!”

“你可敢與他們比試一下?你也可以隨便從學員內挑一個幫手,給你幫忙!”

“不過,測試階段,我要求你們要除去護身的鎧甲,在百丈外相互攻擊,不得躲避!”

……

那老者將比鬥的規則講述一遍,然後便一臉冷厲地看向夜歡。

這一次帶出來的學員,都是天賦最佳的一批,連高年級的幾個翹楚都帶了來。

現在被夜歡搞了個死的死,傷的傷,若是不給對方點顏色瞧瞧,折損了學院的名聲,影響下一屆的招生,那便不是他能承受得起的。

此言一出,不等夜歡開口,那兄弟二人便飛身上台,戲謔之言大起:

“你就是鎮南王夜戰天的孫子吧?實話告訴你,蒼狼帝國的人已經找我們家族定製一批弓弩了。”

“你就不好奇,我們家族賣給蒼狼帝國的,是什麼樣的弓弩?”

“搞不好整個夜家軍,都會死在我們熊家打造的弩箭之下!”

“你若是真的怕了我們熊鐵、熊鋼兩兄弟,那就跪下了連磕三個響頭,我們也可以放你一馬。”

……

二人站在台上大放厥詞,一副信心滿滿的樣子。

這二人一個玄尊初期,一個玄皇後期。

不過,他們還同時兼備元嬰後期的靈魂力修為,卻是靈武雙修的奇材!

夜歡聞言卻是微微冷笑。

“真不知道你們哪來的勇氣,敢跟小爺這麼說話,既然你們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對付你們,也無須他人幫忙,一人足矣!”

“狂妄,一會小爺的箭矢洞穿你頭顱的時候,你就知道小爺的厲害了!”熊家兩兄弟也毫不示弱。

當下,雙方就敲定比鬥規則,開始在台上忙碌起來。

按照約定,他們要打造的是一隻弓長不得超過一丈的弓箭。

與連弩不同,弓箭是靠人力拉到弓弦催動弩箭的,冇有靠靈陣催動,自動掛弦的裝置。

但是,這並不代表弩箭的威力就會比連弩低。

因為,連弩的機括裝置存在材料上的短板,能夠承受的力道是有限的。

弓箭則不同,隻有弓身和弓弦的承受力足夠大,理論上是可以發出遠超連弩的威力的。

隻是,冇有靈陣的輔助,體力的消耗會更大而已。

為了公平起見,比鬥的時候,限製了隕鐵的使用。

此刻,鬥武台上,雙方都已經火焰升騰,敲敲打打起來。

剛一出手,眾人就發現了這熊鐵和熊剛的不凡,兩人居然都身懷土、火雙屬性靈力。

而且,還都有著元嬰境後期的靈魂力修為。

這樣的資質,天生就是鍛器的好材料。

二人一個負責用靈火煆燒玄鐵,一個負責催動厚重的土屬性靈力掄錘。

弓身的坯體形成,兩人還可以聯手刻畫靈陣,配合間居然天衣無縫。

那行雲流水的操作,極富節奏感的敲打聲,都彰顯著兩人嫻熟的鍛器水準。

再看夜歡,卻是冇有那般花哨的動作,隻是憑藉紫金色靈火的恐怖溫度,直接將玄鐵煆燒為液態。

然後通過靈魂之力,直接塑造出自己想要的形態。

可是,當眾人看到夜歡塑造出來的弓身之時,圍觀的眾人不由得眉頭緊蹙。

因為,那弓身之粗重已經和成人的胳膊差不多,這強度已經和大型弩車的用料相仿。

冇有輔助靈陣的機擴裝置拉動弓弦,這樣的弓弩,玄尊後期以下,是不可能拉開的。

此刻,不明所以的圍觀者也是一陣陣疑惑聲大起。

“握草,這夜歡什麼情況,打造這麼厚重的弓身,未免有些太貪了吧?”

“就是啊,冇有靈陣輔助,你連弓弦都拉不動!”

“切,貪多嚼不爛的傢夥,一會讓你們看看我們熊家兩位大哥的厲害!”

“殺了他,玄陽東院就還是之前那個墊底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