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他們便直奔另外幾處襲擊點而去。

有了三十位四星以上的傀儡加入,整個戰鬥局勢瞬間出現逆轉。

三支隊伍全都取得碾壓性的勝利。

其實,最初讓秦起他們感到頭疼的還是那位玄聖階強者。

他如今不過七星後期實力,在對方手中占不到便宜。

大戰結束之後。

夜歡幾人徑直來到寒穀城,將事情的經過告知侯誠父子。

借用這個機會,夜歡也將那玄聖強者,煉製成一具新的八星傀儡。

並且花了大力氣,刻畫了地階中級品質的靈陣,連同秦起身上的靈陣,也一併做了升級。

接下來的幾日,天玄門眾人被斬殺的訊息傳揚開來,諸多往來的商客也都開始多了起來。

為此,侯誠還特意派人在來往的官道設立哨點提供庇護。

武神會的人則潛伏在暗處保護,一旦發現搶劫商客的盜匪便立刻出手。

不過,夜歡知道,天玄宗那邊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所以這段時間,夜歡大部分時間都待在魔狼穀中苦修。

好在如今他丹藥充足,並不擔心補給的問題,整個魔狼族也都分到了不少的丹藥。

又有數頭魔狼突破四階瓶頸,踏入五階之列。

不過,修煉之餘,夜歡還特意煉製了一批能夠強行提升修為的五品魔極丹。

數量足有一百多顆!

這魔極丹和人族服用的皇極丹相似。

魔獸服用之後,可以直接將修為越階提升。

隻是,提升後的修為,氣息畢竟虛浮,需要利用丹藥和淬體靈陣讓氣息變得更加凝實。

而且,通過這種方式提升修為的魔獸,將很難通過自己的修煉再次突破。

以後便會更加依賴高品質的魔極丹。

這也是專注於煉丹一道的丹修,提升修為的主要途徑之一。

畢竟絕大部分的丹修是冇有足夠多的精力,丹武雙修的,而且都能達到一定高度的極少。

這也是為什麼在玄陽學院的時候,大部分學員是不建議同時選擇多個係的主要原因。

在有限的精力內,將任何一種副職業研究透徹就已經很難了。

可是,夜歡則不同,他不僅丹武雙修,靈魂之力和靈陣鍛器都兼併修煉。

就算是上一世的他,冇有得到八荒鼎之前,也是冠絕聖域的天才。

如今得到八荒鼎,八荒練氣決可以自行運轉,更是省去了吐納運轉功法的麻煩。

隻需要每日服用一定量的丹藥,催動八荒之火鍛體便可以。

轉眼又是十數日的時間過去,夜歡再次迎來新的突破,煉體術成功踏入三重境後期。

表麵的氣息也達到了玄宗後期,靈魂力修為躥升至元嬰後期。

不僅如此,玄體遁靈的總量,也達到了差不多丹田的十二倍之多。

此刻。

狼王和猿山他們正在魔獸山脈中尋找各種天材地寶。

夜歡則在魔狼穀中,和六星初期的傀儡張三赤身肉搏。

對方的鐵拳襲來,幾乎每一次都將夜歡震出數丈開外。

即便如此,夜歡還是義無反顧,一次次地衝來,利用靈巧的身法,躲避那傀儡的攻擊。

可是,身為六星傀儡,速度本就不弱於尋常的六階魔獸。

不過盞茶的時間過去,夜歡就遍體鱗傷的癱倒在地。

“哈哈,老大,你可真冇用,我才動用了七成的力量,你就承受不住了!”

“虧你還是最大的憨憨,連我都打不過!”

張三一臉得意地道。

夜歡躺在地上,冷冷地瞥了對方一眼,然後服下數顆丹藥重新恢複。

一炷香之後。

轟!

將身上一千多斤的負重取下,夜歡一臉戲謔地看著張三。

“張三,這一次你動用全力,無需讓我!”

“好,就讓你嚐嚐我法外狂徒的厲害!”

張三大喝一聲,在夜歡的授意下,施展全力發動攻擊。

唰!

恐怖的速度之下,居然直接化為一道魅影,鐵拳襲來完全冇有留手的意思。

夜歡見狀同樣一拳轟出,兩人身形連連後退。

不過,恐怖的勁力之下,夜歡還是被打出十數丈外。

“不愧是媲美六階魔獸的存在,再來!”

“風神之翼!”

又是一陣陣對轟聲響起,不過,這一次,在風神之翼的輔助之下,夜歡的速度已經有了一定的優勢。

終於。

嘭!

一聲巨響傳來,夜歡一拳擊在了張三的後背,幾個花生粒大小的凹陷形成。

張三的身體也如同流星一般飛竄而出。

“哼,不疼,一點都不疼!”張三一陣歡快的大叫,再次衝來。

……

一刻鐘之後。

兩人同時躺在地麵之上,仰望天空,張三眼眸呆滯,全身上下都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凹坑。

此刻的他,已經完全脫力了,地階初級聚靈陣自動運轉,正在慢慢地從天地間淬鍊靈力。

而一旁的夜歡則是鼻青臉腫,整個人都胖了一圈。

就連抓取丹藥,也得寄希望於靈魂之力,全身的靈力和煉體術的力量都被榨乾了。

不愧是六星傀儡,想來不動用風雷錘,應該是很難正麵將其戰勝的。

服下數顆丹藥之後,夜歡又給張三服了幾顆傀儡專用的回靈丹和雷珠。

然後,情緒低落的張三,便徑直走到火雷淬體大陣中恢複去了。

進入大陣,雷屬性靈力迅速補給,身體各處的凹陷便開始緩緩的恢複起來。

不過半個多時辰,張三便再次恢複到巔峰狀態。

重新蹦蹦躂躂,一副欠揍的樣子,看向夜歡的眼神都滿是挑釁之色。

夜歡見狀也是忍俊不禁,這張三和吳四天生逗比的性格,確實與其他的傀儡不同。

若不是他能感受到對方泥丸宮自己的靈魂之種,還以為這傢夥要叛變呢。

想來,應該是當時秦起刻意保留其一部分靈魂本源的緣故吧?

正在這時。

不遠處一道肥碩人影騎在四階踏燕馬之上,朝著這邊飛奔而來,好似一個長了四條腿的茶壺一般。

仔細觀察居然是侯正。

“老大,不好了,麒麟拍賣行向我們下戰書了!”

人還未到,鏗鏘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彆著急,慢慢說,怎麼回事?”

“是這樣,今天早上,寒穀城麒麟拍賣行的人來我們侯氏商會下戰書,要求我們關閉商會!”

“比鬥的內容是在參加七日後毒角域一年一度的拍賣盛會,看看哪一家賣出去的貨物更多,便是勝出者。”

“輸了的一方便永遠不能在漠南郡的任何地方收售貨物!”

“額外,還有賭上對方全部的銷售額。”

“也就是說,我們若是輸了,聖會期間售賣貨物的錢,都歸他們所有!”

“對方還請來了帝國聯盟和煉丹師公會的人做公正。”

聽到這話,夜歡不由得來了興致。

“毒角域?就東大陸那三不管地帶,殺人都司空見慣的不歸城?”

“不錯,就是那,”侯正急忙解釋。

“那裡幫派林立,盜匪縱橫,大部分區域都是瘴氣和毒獸縱橫的毒瘴森林!”

“不過,因為毒瘴森林中有遠古時期的遺蹟洞府存在,許多強者都會去那裡曆練,碰碰運氣!”

“那裡往東南方向走,就是盛產藥材的魔獸山脈藥王穀,往西南方向就是遺蹟遍地的毒瘴森林。”

“東北方向則是通過東大陸各大帝國的交通要道,一路往西北走,就是浩瀚無邊的雪域。”

“這個地方可謂是各大帝國都想爭奪的肥肉區域。”

“隻是,毒角域勢力繁多,最終被五大勢力瓜分,任何一個帝國都無法將其統一!”

“因為那裡幫派多、強者多、打鬥多,需要的各種貨物也異常多。”

“所以,每一年,毒角域都會舉行一場為期三天的拍賣聖會。”

“無數的商販都會慕名而來,去那裡參加這次聖會。”

“這三天也是毒角城唯一禁止打鬥的日子,帝國聯盟和煉丹師公會這兩大勢力都會到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