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侯誠的許多低品質丹藥,可都是通過稍微讓利的方式,批發給其他郡城的商販的。

還有許多人是慕名前來采購丹藥,售賣藥材。

被這麼一鬨,銷售額直接縮水了七成多。

因此,這段時間以來,秦起也帶人,斬殺了不少的盜匪。

夜歡回來的時候,又積攢了三十多具屍體。

這些都已經投餵了夜歡事先分給秦起的雷屬性靈球。

保證屍體長期儲存,而不會影響煉製為傀儡。

不過,他的手下人也有折損,據說是一個叫做天玄宗的大宗門,對武神會出手了。

雙方都有死傷,這些傀儡屍體,便大都來自這個宗門。

這天玄宗是大夏國的三大宗門之一,坐擁數座鐵礦、金礦,還有一座廢棄的靈石礦,勢力異常強橫,遍佈數個郡。

而且此宗門背後由南宮世家扶持,平日裡囂張跋扈,幾乎連各郡的城防軍都不放在眼裡。

當麒麟拍賣行意識到侯氏商會的生意,嚴重威脅到自己在寒穀城的地位,甚至周圍幾個郡也受到衝擊後。

便安排南宮世家對其做出製裁。

說起麒麟拍賣行,那是在大陸存在數千年的超級勢力,比血魔帝尊血魂殿存在的時間還要早。

許多煉丹師公會的高級丹師,都被其吸納進拍賣行擔任要職。

就連四大世家中的南宮世家,也隻有唯命是從的份。

其影響力,在全大陸都屈指可數。

如今,有人影響其霸主地位,自然是引來瘋狂的報複無疑。

這一日。

夜歡終於將秦起新送來的三十多具傀儡煉製完成,並且每人都專門打造了新的連弩。

然後,他帶上狼王、猿王還有萱兒和元霸一起,趁著夜色,直奔武神會的臨時落腳處。

武神會一處秘密宅院內。

夜歡頭戴黑狐麵具,身穿黑袍緩步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個分彆戴有魔狼和魔猿麵具的高壯大漢。

院中的十多尊傀儡和二十多號彪形大漢,也都戴著各式各樣的麵具。

能夠進入這座小院的,都是武神會的骨乾級成員。

之所以選擇用麵具遮擋,是因為秦起擔心,萬一有人被對頭捕獲,就不必擔心其餘人被出賣的問題。

那些彪形大漢也都被秦起用丹藥特彆扶持,就算是戰死,也有很大的機率,煉製成傀儡使用。

見到夜歡出現,頭戴紅狐麵具的秦起率先開口。

“諸位,這位就是武神會的黑狐老大,快快行禮。”

唰!

“屬下參見黑狐老大!”

眾人整齊劃一單膝跪伏在地。

夜歡也微微頷首,示意眾人起身。

然後,他大手一揮,三十餘尊傀儡陡然出現,全都手持高品質的連弩。

那二十多人深知這些傀儡的恐怖所在,那可同階隻能,能單挑魔獸的存在。

其恐怖的肉身,已經完全不弱於尋常的金鐵,就算對方不主動攻擊,將其破開都有一定的難度。

更不用說那些連弩的價值了,看上去雖然小巧,卻是一擊就能夠破開玄皇階防禦的存在,有錢也冇地方買去。

他們之中,有五位統領有幸分了一柄,無不當作至寶,外人連摸一次都難。

“我這次來,主要是處理天玄宗的事情。”

“秦起,說說現在什麼情況了。”

聽到夜歡開口,秦起急忙回話。

“回主人的話,現在天玄宗的副宗主和三位堂主,分彆在寒穀城周圍的各個官道駐守。”

“有人在寒穀城中盯梢,隻要是從侯氏商會出來的人,都會被做上靈魂印記!”

“但凡出了寒穀城,他們便會對這些商客展開屠戮。”

“侯誠曾經派兵圍剿過數次,對方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狗,收效甚微。”

“不過,之前有兩位玄尊階的堂主,已經被我和侯正分彆斬殺了。”

“但是,這剛來到副宗主,卻是有著玄聖初期修為,我與他交過手,三百多回合未分勝負!”

聞言,夜歡也是微微一愣,玄聖初期,還隻是副宗主,倒真是,有幾分底蘊呢。

“好,今天就先對這副宗主下手,這三十多人還有這十支連弩交給你。”

“你分幾個人領我去收拾那副宗主,剩下的人去把那三個堂主除掉。”

“記住,除了能煉製傀儡的,一個都不留!”

“是!老大!”眾人齊聲喝令。

當下,秦起讓張三和吳四分彆帶兩隊,自己親自帶一隊,直奔那天玄宗的落腳之地。

另外,幾個熟悉地形的傀儡,帶夜歡去找那玄聖階副宗主。

一邊往外走的同時,張三和吳四還在嘟囔著。

“起子哥,我們哥仨的麵具能不能換換?”

“你和老大的都是狐狸頭,為啥偏偏我們哥仨的麵具看上去跟哈士奇似的!”

“這跟我們憨憨的氣質很不相符!”

“毛病真多,一開始不是你們自己挑的嗎?”秦起冇好氣地道。

“不,我們現在後悔了,我們也要狐狸頭!”

“那行,隻要今夜一戰,你們能保證無傷亡,我就給你們換!”

“好嘞,保證完成任務,殺人越貨,我們哥仨是專業的!”

“冇錯,我媽說我開口說的的第一句話就是舉起手來!”

兩人連連應喝,各自領著自己的人直奔寒穀城方向而去。

寒穀城正北的官道旁,一群大漢圍坐在篝火旁,正在劃拳喝酒。

“韓宗主,你說我們費這個勁在這乾等著乾嘛?為啥不直接殺進寒穀城,滅了那侯家父子不就得了!”

“就是啊,那爺倆不過才玄宗階修為,城防軍裡麵也冇幾個高手!”

為首的是一位鬚髮花白的老者,出言訓斥道:

“你們知道什麼?就算那侯誠冇有修武資質,他也是大夏國的郡主。”

“你們信不信,早上殺了他,晚上血衣衛的人就會找上門來,讓我們腦袋搬家!”

那幾人聞言一臉的難以置信。

“至於嗎?我們背後的勢力不是南宮世家嗎?實力不弱於大夏國的存在,他們有這膽量嗎?”

“無知!三十年前南宮世家那場浩劫你們不知道嗎?”

“我告訴你們個秘密,誰都不許說出去!

“三十年前,四大家族中最強的南宮世家,就企圖篡奪大夏國的皇權了。”

“當時,四路封王恰好在邊疆駐守,帝都兵力空虛!”

“大夏國和南宮世家之間,爆發出一場世紀大戰,後來連國君唐天武都被對方生擒了,就是為了逼迫對方交出皇權!”

“可是那血衣衛的創立者蘇墨風,硬是憑著玄帝後期修為,帶著血衣衛的三十多位骨乾,殺入南宮世家老巢,斬殺了數百位高手!”

“拚得一死把唐天武從南宮世家救了出來,這一戰足足把南宮世家的實力,打得至少倒退三十年!”

“也就是說,三十年前南宮世家就有如今的實力。”

“不僅如此,撤退之時,重傷的蘇墨風被血魂殿趕來的高手圍堵,險些喪命!”

“幸虧有武瘋子之稱的夜戰天從邊疆連夜趕回,以燃燒肉身為代價,斬殺十數位高手,將其救回!”

“夜戰天的玄聖後期修為,也因此跌落至玄尊後期!”

“當年這段佳話,幾乎傳遍了整個修武圈!”

“傳言,後來血魂殿直接派出玄天帝高手出馬,意圖幫助南宮世家報這一箭之仇!”

“不知道大夏國請了哪位玄天帝出馬,才平息了此事!”

“江湖也傳言,大夏國背後還是有一定底蘊存在的。”

“不然,二十年前,南宮家的一位老祖突破到玄天帝階時,就已經滅掉大夏國了!”

……

眾人聽得出神,這才知道,原來還有這麼一段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