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夜歡忙碌了一夜,便將刻畫好的陣基石交到蘇墨風手中。

然後,還是在皇城前鬥武場,大夏國皇帝唐校由親自登台,將一頂金冠分彆戴在夜歡和慕容雪的頭上。

並且,還開金口為兩人賜婚,額外恢複夜戰天鎮北王的封號。

對其重創蒼狼帝國和銀月帝國的事大加表彰。

天武城的百姓振臂高呼萬歲,對夜家和慕容兩家大肆讚揚。

臨行前,唐校由還在夜歡耳邊私語道。

“夜歡,我聽血衣衛的人說,你是一位打鐵高手,我也喜歡打鐵,有機會你來皇宮我們切磋一下?”

“你頭上這金冠,就是我親自做的,還有這幾個侍衛手中的長刀,也是我做的,怎麼樣?”

說著,唐校由直接取過一柄刻有玄階中級靈陣的長刀,遞到夜歡手中。

當日,唐天武在場,他不便開口,今日逮著機會,怎能放過?

過了這個村,夜歡離開天武城,再找可就難了。

聞聽此言,夜歡登時怔在原地。

“鐵匠?怪不得唐天武選這哥們當皇帝。”

“原來這傢夥的心思,根本不在當皇帝上,鐵匠纔是他的真愛。”

鑒於手藝人之間的惺惺相惜,夜歡直接伸手取出一套還算不錯的鐵匠工具,遞到對方手中。

唐校由見狀急忙吩咐手下人將兩人圍起來。

“我靠,可以啊,兄弟,這些器具品質很不錯啊,快趕上我製作的工具了!”

“不過,我靈陣冇你刻畫的好。”

說著,唐校由同樣掏出一套精美的器具來,這一出手,夜歡登時怔住了。

因為,單從這器具胚體的成色來看,對方居然還要在自己之上。

雖然,比起自己的頂級水平還有些距離,但是,已經不弱於歐冶杵臼了。

最關鍵的,這唐校由是風屬性功法,而不是火屬性。

詢問得知,對方居然是靠風屬性靈力催動爐火進行鍛器的。

風屬性靈力可以提升火焰的溫度,也能達到數千度高溫,倒也不會弱於尋常的靈火,也是適合打鐵的一種。

而且,對方憑藉元嬰初期的靈魂之力,刻畫的玄階中級靈陣,也極為細膩。

此人鍛器上的功底,絕非尋常玄陽學院的學員可比,至少是跟歐冶杵臼一個層次的。

如果靈魂力修為提高,肯定是一位頂級的鍛器大師,超越歐冶的存在。

夜歡更加肯定,這唐校由的主業是鐵匠,當皇帝隻是兼職!

出於惺惺相惜的考慮,夜歡又掏出幾方玉盒,塞進剛纔的儲物戒指中。

“校由兄,這裡麵有幾顆五品潤澤丹、洗髓丹、淬體丹種種丹藥!”

“你每日一顆,將其服下,定然對你的全方麵的修為有一個極大的改善!”

“啊!早就聽聞夜兄弟煉丹術出神入化,校由這邊謝過了!”

“等我把體內的魔氣祛除,就服用你的丹藥!”

“來而不往非禮也,這東西你拿著,是我個人的一點心意。”

“祛除魔種後,父皇對你還有額外封賞,到時候自然會有人給你送去。”

……

兩人被圍在中間,你一句我一句嘮叨了許久,連夜歡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相比之下,他更喜歡這鐵匠皇帝,而不是腹黑的唐天武。

這唐校由如今不過玄皇後期修為,最終也在夜歡丹藥的改造下,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不光靈魂之力大增,靈力修為和肉身力量都有顯著提升。

這直接導致他的鍛器之術突飛猛進,內心深處,對葉歡感激至極。

不止一次的偷偷派血衣衛的人將自己打造的兵器,送給夜歡鑒賞。

兩人你來我往,成為了少有的莫逆之交。

……

加冠大典結束,夜歡之名也徹底響徹整座天武城。

鬥丹戰勝五品丹師,並且一擊將烏拉帝國的皇子擊殺。

這樣的豐功偉績,可不是隨便哪個十八歲的少年都能夠擁有的。

好不容易來到帝都,夜歡也陪著慕容雪好好在城裡玩樂了幾日。

不過,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兩人還是選擇服用易容丹出行。

這易容丹倒也方便,服下之後,可以幻化樣貌和外形。

不同的品級,持續的時間和幻化的部位不同,根本不必擔心被人認出的情況。

除非是蘇墨風那樣的高手級靈魂念師。

同樣,萱兒幾人夜歡也每人發了數萬金幣,令其在城中揮霍。

小女孩魔獸進城,見了什麼都喜歡,花錢不討價還價不說,還不找零。

哪怕是買糖葫蘆,也是一個金幣丟過去,冇幾日,半個天武城的人便認識這丫頭了。

隻要一出門,各種賣好吃的、好玩的商販們便圍攏上來。

為此,夜歡又額外特批了三十萬金幣。

那丫頭脖間的項墜也不知道儲物空間到底有多大,整車整車的貨物往裡塞,跟不要錢似的。

每一次出現在坊市都是橫掃全場,夜歡都懷疑這丫頭有囤積癖好。

就在夜歡打算離開的時候,血衣衛的人再次找上門來。

對方表示,皇城的淬魔大陣奏效,已經將魔氣儘數淬鍊。

除了泥丸宮潛伏魔族的丹皇古陀情況特殊,不方便打草驚蛇,冇有將其拉入陣中外。

大半個帝都的魔種,都被血衣衛的人清繳。

為了表示感謝,唐天武安排人送來了大量的謝禮,除了海量的藥材之外。

還有諸多用來刻畫陣基石的玉石、稀有金屬等等。

此外,還有一卷地階高級品質的武技,是一套棍法。

夜歡拿來無用,直接將其丟給了猿山。

後者最喜歡使棍,夜歡也抽時間,專門打造了一根齊眉長的遊龍棍。

因為猿族的靈魂之力還算不錯,夜歡特意為其刻畫了一座五重靈陣。

並把感應暴擊的方法傳授給對方,後者登時大喜,對那遊龍棍愛不釋手。

地階武技催動,在那一絲上古血脈的加持下,實力更是遠在狼王之上。

最終。

夜歡特意為慕容龍城煉製了一批丹藥,令其帶回漠北使用後,夜歡便和慕容雪,在血衣衛的護送下,回到玄陽學院。

剛一回來,夜歡便得到訊息,最近有不少的幫派在針對侯誠的商會搗亂。

不僅經常有人上門鬨事,還有人在進出寒穀城的要道上,專門打劫、砍殺出入對方商會的商客。

一時間,竟然無人敢前往寒穀城購買丹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