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國延續兩百多年,諸多疆土都被鄰國吞併。

直到唐天武繼位,與四路封王一起,將近九成的失地都奪了回來。

隻是,最終不知何故,他退位讓賢,連蘇墨風和自己的祖父也受傷隱退。

“辦法是有,我刻畫一座地階品質的雷靈淬魔大陣即刻,不過,過程可能會有些痛苦!”

“畢竟我不可能每個人都給他們一顆麻醉丹。”

聽到這話,幾人登時怔在原地。

唐天武剛端起的茶盞也陡然停住。

“什麼?地階初級品質的淬魔靈陣?”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地階品質的靈陣,且不說那陣譜何等的珍貴!”

“這種層次的靈力,以你的靈魂力修為,應該還不足以刻畫吧?”

聽到這話,一旁的慕容龍城卻是急忙看向夜歡,微不可查地遞過一個眼神。

“陛下,您有所不知,我聽夜戰天那老頭說,這夜歡拜了一個世外高人為師!”

“想來,應該是請那高人出手吧?”

“我之前跟您說的那一百支連弩,聽說也是出自那高人之手。”

“是這樣嗎,小歡?”

慕容老頭這話一出口,夜歡便覺得此人高明。

之前的時候,他明明是告訴自己的爺爺,這連弩是出自自己之手的。

對方這樣一說便高明的很了。

且不說這樣能夠掩飾自己過人的靈陣修為,還能平白多出一個世外高人起到震懾作用。

君臣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微妙,既不能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威脅,也不能徹底令其攥在手裡。

夜歡聞言也附言道。

“不錯,這種級彆的靈陣,我還是得請師尊他老人家出手的!”

“加冠大典的時候,我自然會帶過來。”

就這樣,將驅魔的事情簡單敲定之後,夜歡便和慕容雪一起,進入城中閒逛去了。

直到夜幕時分,幾人酒席散罷,唐天武再次回到自己的小酒館。

夜歡二人纔再次回到慕容家的彆院。

見到夜歡現身,蘇墨風、慕容龍城兩人直接將其拉過,閃身鑽進地下的暗室之中。

“小歡,今夜你就在這地下暗室中刻畫那地階靈陣,讓蘇兄幫你守護。”

“有他坐鎮,血衣衛的人還冇人敢靠近!”

“還有一件事,我們希望你能知曉,蘇兄調查這皇室魔種的源頭時發現!”

“種種跡象,都指向四大家族中的南宮一族,以後遇到這一族的人要格外小心!”

“尤其是你有機會進入烏拉帝國,玄陽學院總院的時候,務必要小心!”

“那裡是南宮世家的老巢,與烏拉帝國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兩個月後,四大分院間的切磋,就是在烏拉帝國的總院舉行!”

……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將南宮世家和其餘三族的諸多事蹟講述一遍,夜歡這纔有個大概的瞭解。

這四大家族底蘊深厚,尤其南宮世家近些年發展異常迅猛。

完全不是現在的夜歡,能夠輕易招惹的。

不過,這也是在夜歡打算猥瑣發育的前提下。

否則,一個訊息傳到魔獸山脈,甚至是聖域,定然會有頂級高手前來相迎。

隻是,那樣一來,會給夜歡帶來諸多的麻煩。

最關鍵的原因是,夜歡喜歡這種經常在死亡邊緣遊走,不斷逼迫自己逐步提升的感覺。

隻有在這種情況下得到的實力,纔是最紮實,最能經受住考驗的。

不然,用丹藥堆積,閉關修煉的方式突破,就算冇有走火入魔,得到的修為也是經不住考驗的。

更何況,當年的諸多對頭得到他重生的訊息,也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追殺於他。

到那個時候,這日子便更不好過了。

至於慕容龍城之所以回到帝都,一來是為了阻止和親的事,二來是打消唐天武心中的疑慮。

最近,夜家和慕容兩家接連告捷,唐天武定然是得到訊息,兩家得到了一批強橫無比的連弩。

這連弩若是足夠多,兩家聯手,便是能夠威脅王權的存在。

隻要將唐天武心中的芥蒂消除,和親的事便隻是小事。

而消除對方戒心的便是夜歡,唐天武閱人無數,一眼就看出夜歡不是一個覬覦他皇位的人。

此人野心勃勃,卻完全冇有把他一個太上皇放在眼裡的意思。

當日,若是夜歡百般隱忍,表現出一番討好的模樣,反而會讓他多疑。

可是,見到對方破口大罵,毫無忌憚的樣子,他就知道,此人不是他想的那種人。

最關鍵的,他從玄陽學院自己的叔父唐鵬那,也得到訊息,夜歡背後之人深不可測。

那小女孩有可能是魔獸山脈那我王的後人,他便更不敢拿對方怎麼樣了。

而且,他和唐鵬這層關係幾乎無人知曉,就連關係最為密切的蘇墨風也不知此人身份。

大夏國姓唐的人足有數千萬,完全不必擔心會有人猜疑。

對方可是位玄天帝高手,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這張底牌是不能掀開的。

唯獨古塵是個例外,他和唐鵬是師兄弟,對方的來曆他心知肚明。

……

簡單的交流過後,夜歡直接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三十六塊一尺見方的玉石。

驚人的一幕出現,夜歡施展分神術,同時召喚出九柄刻刀,對著玉石便開始刻畫起靈陣紋絡來。

那硬度完全不遜色於金鐵的璞玉,頓時一陣碎屑紛飛。

“啊?好凝實的靈魂力,這品質,居然不在我的靈魂力之下!”

“真不知道,他區區一個元嬰境中期,是怎麼練就如此凝實的靈魂力的!”

“還有這分神控物之術,居然一心九用,還都能達到細緻入微的地步,簡直是讓人歎爲觀止!”

“相比之下,我這靈魂之力便有些拙劣至極了!”

“怪不得,我最多也就刻畫一些玄階中級以下品質的靈陣。”

“完全不在一種層次!”

“龍城,你可真是找了個妖孽級的孫女婿啊!”

蘇墨風立於原地,靈魂傳音道。

聽到這話,慕容龍城再次看向夜歡,已經忍不住流露出愛惜般的眼神。

下一刻。

他直接閃身來到院外,把自己的孫女叫到跟前,好一頓說教。

少女噘著嘴,一副不服氣的樣子。

“哼,我不管,他要是敢找彆的女人,我就閹了他!”

“你……我白跟你說這麼多了!”

“你父親對你母親不錯吧?不還是娶了你的學姐,還是你給介紹的!”

“不許你說那個賤人,下次見了她,我就殺了她!”

“虧我還拿她當好姐妹,送她去參軍!”

“爹爹也是,我讓他幫忙照顧一下,這倒好,照顧成我二孃了!”

“你們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說完,少女頭也不回,徑直回到自己的臥房。

慕容龍城愣在院中一陣的搖頭。

“這倔脾氣可真有他奶奶當年那股子衝勁!”

“希望我這番話冇有起到反作用,反正夜歡連劍南那樣的傷勢也能恢複!”

“想來閹個一兩次,也不太要緊……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