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歡聞言有心發作,卻礙於對方兩位玄聖強者在旁。

正在他打算向這安提發起挑戰之際,一道底氣十足的聲音卻從遠處傳來。

“哈哈,夜歡,居然真的是你!”

“你好大的狗膽,居然敢在天武城殺人!”

“禁衛軍何在,把這小子給本皇子拿下!”

聽到皇子下令,他帶來的皇城禁衛軍一擁而上,將夜歡幾人團團圍在中間,就要上前拿人。

可是,鑒於狼王幾人的恐怖的氣息,他們也隻能做做樣子。

若是真動起手來,就算那玄皇階的隊長,也未必是這五階魔獸的對手。

見狀,小院之中,那血衣衛頭領使了個眼色,旁邊的城防軍也衝了出來。

他收到的命令隻有五個字:坐山觀虎鬥。

可是,如今皇子摻和了進來,他便不得不現身,萬一那魔獸發狂傷了皇子,折損了皇家的顏麵,那便不好了!

見到城防軍的人到來,三皇子也是麵色大喜。

“唐千刃,快把這小子給本皇子抓起來!”

“我要跟他算算當日在寒穀城那筆賬,敢跟本皇子搶女人,你好大的狗膽!”

聽到最有希望奪得太子之位的三皇子開口,那小統領急忙行禮,然後他轉身看向夜歡。

“夜歡,你放縱手下人,殺了烏拉帝國的使臣,麻煩你們跟我去城防軍大營走一趟吧?”

“我保證,不會讓你耽誤參加陛下的加冠大典便是!”

“不過,這幾位嘛,恐怕就得死在城防軍大營了!”

那漢子一臉冷厲地看向夜歡,身為城防軍的小統領,他平日裡最恨的便是那些違反城規的人。

算上皇城內的禁衛軍和城中的城防軍,這天武城足有十萬的大軍駐守。

整體實力比東西南北四路封王中的任何一位,都要強大。

所以,身為城防軍他們也都有著自己的驕傲,一個昔日王爵的孫子,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

何況,如今的夜戰天隻是個侯爵,說起來比郡主還要低上一籌。

跟未來的太子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恰在這時,夜歡戲謔的聲音響起,卻是使得唐千刃麵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哼!區區一個城防軍的中隊長,就敢說讓我的人死在城防軍大營?”

“有本事你上前試試?看看誰先死?”

聽到夜歡開口,還處於人形狀態的猿王也怒吼一聲,登時現為原形。

吼!

身形足有兩層樓高的猿王,如同一座小山一般陡然出現在眾人麵前,滾滾的肌肉隆起,如同小山包一般。

異常狂暴的魔獸氣息肆虐而出,所有人都嚇得連連後退。

一些實力弱小者甚至嚇得麵無血色,當場癱倒在地,一陣汙穢排除體外。

“啊?這…這是一隻五階後期的金臂魔猿!”

“你……你居然馴服了最難馴服的成年魔猿!”

“不過,如果這就是你在我麵前囂張的底氣,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唐大人,請您出手,製住兩頭畜生吧?”

說著,那大漢轉身朝著不遠處的小院躬身行禮。

聞聽此言,那小院中端坐的血衣大漢飛身而起,反手握著柳葉長刀閃身出現在驛館之前。

其餘十數位血衣衛也緊隨其後,那迅捷的身法,颯颯英姿,毫不拖泥帶水,給人一種乾淨、利落的感覺。

見到此人出現,那禁衛軍和城防軍的人急忙單膝跪伏行禮。

“屬下參見五統領!”

與此同時,那三皇子唐建安也麵露欣喜之色。

“唐寅,原來你也在這裡,你來的正好,快把這幾個人抓起來!”

“本皇子要帶回去好好拷打!”

“夜歡,把老子的玉佩交出來,皇家的東西你也敢搶,你個亂臣賊子!”

眼看三皇子跟自己說話,那唐寅卻隻是微微頷首,連一個拱手禮都冇有行。

他血衣衛七位統領中的老五,與另外六位統領,合成‘血衣七星’,直接聽太上皇號令。

按照規矩,他不得與皇子私下來往,也不得參與皇子間的爭鬥。

至於行禮,除了太上皇之外,血衣衛的人見了當今陛下,也隻需要行躬身禮。

明眼人都知道,他們是淩駕於皇權之上的存在!

“夜歡,把三皇子的玉佩交出來,然後叫你的人乖乖跟我走,或許你還有機會參加陛下的加冠大典!”

“否則,彆怪我不給夜老將軍麵子了!”

這時,一旁的狼王和猿山爭相上前,“老大,把他交給我,一百招內,我一定廢了他!”

“狼王,你把狼牙棒借我一用,不出三十招,此人必定是一堆肉泥。”

狼王聞言,稍作猶豫,還是將那粗重的狼牙棒遞到猿王手中。

後者手握巨棒,體內那一絲上古魔猿之力催動,雙眸猩紅地盯著那唐寅。

隻等夜歡一個眼神,他便會衝上前去,與之一戰。

雖然隻有五階後期修為,但是,金臂魔猿一族肉身本就最為強橫,加上那一絲上古血脈。

對上這唐寅還真就尚未可知。

後者也感受到這魔猿的氣息,手中柳葉長刀緊握,神情之上儘是凝重之色。

正在他掏出一枚玉哨,打算呼叫援兵時。

不遠處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傳進每個人的耳朵裡。

“想要玉佩是嗎?在老朽這,拿去便是!”

“何必為一點小事,傷了和氣!”

嗖!

一塊玉佩飛掠而來,直奔唐寅的麵門,速度之快猶如閃電。

唐寅大驚,還以為是什麼暗器,一個靈巧的飛身躲過,確認是枚玉佩,這纔將其抓在手中。

恐怖的力道直接將其震飛出數丈之外,整隻手臂都被震得痛麻不已。

而那塊翠玉卻是被一層薄薄的空間之力包裹,毫髮未損!

“這…這是空間外衣!玄帝強者!”

唐寅登時大驚。

眾人順著玉佩射來的方向看去,發現一個枯瘦的老者正端坐在驛館的簷角之上,手裡舉著一個破舊的酒葫蘆,大口地往嘴裡灌著酒。

正是老乞丐,蘇墨風!

“閣下是何人?為什麼上來就對我出手?難道是與這夜歡一夥的?”

“拋開帝國的供奉不說,我們血衣七星中就有兩位玄帝高手。”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憑你這玄帝階的修為,就可以在天武城為所欲為了吧?”

老乞丐淡然一笑,冷冷地掃了那大漢一眼。

“小子,看你腰牌,應該是排行第五的廉貞星吧?”

“不好好負責你東南城的城務,偏偏來管這皇子的內事和來使的外事。”

“難道你忘了昨夜收到的指令了嗎?”

聞聽此言,唐寅登時怔在原地。

昨夜他收到指令,若是今日驛館前發生爭鬥,隻得坐山觀虎鬥。

不承想,自己居然不知不覺被捲了進來。

他呆呆地看著那簷角的老者,對方腰間居然有一塊血紅的玉製腰牌,其中一麵同樣寫著一個‘血’字。

而另一麵,卻赫然寫著天狼二字!

“啊?你…你是淩駕於血衣七星之上的‘天狼星’蘇…蘇老統領!”

“屬下該死,未能領會老統領的意思,請您降罪!”

唐寅單膝跪倒在地,態度異常謙卑。

聽到天狼星三個字,那三皇子也登時傻眼了。

那可是和自己皇祖父一起打江山的人,當然是除了自己祖父唐天武之外,大夏國的第二人!

掌管十萬皇城禁衛軍和城防軍的存在,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這大夏國,除了太上皇的北極星令牌,天狼星腰牌便是最高的令牌,完全淩駕於血衣七星之上!

隻是,當年發生了一場變故,太上皇退位,此人已經杳無音信。

傳言,對方早就在那場變故中隕落了,不承想今日回出現在這裡。